庄梦蝶盯着小男孩那张清纯干净的脸,感慨万千,竟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呆呆地看着小男孩。因为二十年前的周晓光和二十年后的周晓光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

    “阿姨,谢谢你。我得赶紧去找爸爸了。现在不打雷了,我可以自己走了。”

    小男孩从她怀里挣脱出来,往前跑去。

    “小朋友,你等等。”

    庄梦蝶站起身,追了过去,可是这次,小男孩跑得飞快,眨眼间,就不见人影了。

    只剩下庄梦蝶一个人站在雨雾中发呆,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恐惧感再次攫住了她,响雷在她的头顶渐次炸开,耳边只剩下哗哗的雨声。

    庄梦蝶深一脚浅一脚地朝前走去,冰凉的雨水刺得她踝骨生疼。

    雨水虽然不会**她的鞋袜,可是那冰凉的感觉却是一样的。

    她朝着小男孩消失的方向往前走,发现前方有一间房子亮着灯,她战战兢兢地朝那间房子走去。

    那房子是什么地方?既然亮着灯,会有人住吗?

    可是等她走到跟前一看,不禁失望了。

    原来那房子是厕所,厕所怎么可能有人住呢?

    她失望地往回走,却惊诧地发现小男孩打着一把伞,垂头丧气地走回来了。

    她急忙迎上去,一把抓住小男孩,“小朋友,你怎么了?”

    小男孩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你的伞是哪里来的?”

    “爸爸给我的。”

    小男孩的声音轻的像蚊子哼哼。

    “你找到爸爸了?”

    小男孩点头。

    “那你爸爸为什么不带着你一起回去呢?”

    “爸爸说让我先回去。”

    庄梦蝶觉得小男孩的眼神看上去怪怪的,急忙抓住他问道,“你爸爸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男孩却答非所问,“爸爸说他刚才做了很不好的事情,所以让我先走。”说完,他打着伞木然地朝前走去。

    庄梦蝶追上去,抓住他,“小朋友你到底怎么了?你爸爸现在人在哪里?”

    小男孩伸手指指身后迷茫的雨雾,“他在那边,跟一个阿姨在一起。”

    这时,一个响雷在头顶炸开。

    庄梦蝶不得不提高嗓门喊道,“跟一个阿姨在一起?哪个阿姨?”

    小男孩摇头,“我不认识。”

    庄梦蝶拔脚朝着那一片雨雾跑去。

    雨越下越大,她看见雨雾中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那男人侧身对着她,正骑在什么东西上面。

    那东西离远了看,是软绵绵的一团。

    闪电一亮,照得那东西白花花的,看上去十分骇人。

    等她走的再近了些,她看清了,男人是骑在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身上,男人举起蒲扇般的大手正在掌括女人,谩骂声不绝于耳。

    “你个无耻表子,明明是自己穿着暴露勾引我上你,完事了又说我QJ。你这种无耻的婆娘就该下地狱!难怪现在好多QJ案都是冤案,就是因为你这种表子太多了,自己一爽完,马上翻脸不认账,今天就是对你这类人的惩罚。”

    闪电照在男人身上,庄梦蝶看见的是一张极度扭曲、面目狰狞的脸。

    庄梦蝶想要上前阻止,却感觉女人应该已经死了。因为她看见无论男人怎么抡巴掌扇那女人,那女人始终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她的脑袋之所以动来动去是因为男人的掌括所致。

    她屏住呼吸,不敢走过去了。

    那男人骂完,就抓起女人的尸体往肩上一抗,就在男人把女人的尸体从地上抓起来的同时,一个红色的东西一闪,轻飘飘地落在水洼里。

    因为那东西太轻了,男人并没有觉察,而是迈开大步,朝着远处走去了。

    眨眼间,男人的身影就消失在雨雾中了。

    毫无疑问,那对男女就是二十年前的老周和曾雨晴。

    这一幕场景应该是老周杀死曾雨晴之后发生的事。

    那落在水洼里的红色东西又是什么呢?

    庄梦蝶跑上前,发现躺在水洼里的,正是那支红色蝴蝶发卡。

    在雨水的冲刷下,那支发卡显得更加鲜亮,每一次闪电袭来,那支发卡都会发出炫目的光彩。

    庄梦蝶伸手想把发卡从水洼里捡起来,可是奇怪的是,她的手竟然穿过了发卡,而且在她的手指穿过发卡的时候,感觉那里空无一物。

    原来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幻境中的一部分,她并不能拿走其中的任何一件。

    她感到很失落,茫茫的雨雾中,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

    这时,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阿姨,你全都看见了?”

    庄梦蝶回头一看,看见小男孩打着伞站在自己身后。

    一接触到小男孩清澈的目光,庄梦蝶的心立刻猛地一沉。

    雨水僵硬地打在伞面上,扑簌簌滑落。

    小男孩稚嫩的脸蛋蒙上了一层奇怪的东西,他看上去有几分成年人的哀伤和落寞。

    那绝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表情,此刻却出现在小男孩的脸上,让人看了不由地心疼。

    庄梦蝶只好骗他,“不!阿姨什么都没看见,阿姨赶到的时候,你爸爸已经带着那个阿姨离开了。”

    小男孩却低声道,“可是,阿姨,我什么都看见了。”

    “你都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爸爸把那个阿姨搂在怀里,爸爸在亲阿姨,还看见爸爸把阿姨的裙子撕开,然后爸爸把阿姨按在地上,骑在阿姨身上,之后就看见阿姨在跟爸爸吵架。我全都看见了。爸爸被阿姨骂,觉得很生气,就伸手掐阿姨的脖子,然后阿姨就跟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阿姨,请问那个阿姨是不是死了?”

    庄梦蝶的心不由地收紧了,原来周晓光目睹了老周QJ杀人的全过程。

    “不!那个阿姨没死,她只是睡着了。”

    看着小男孩纯洁清澈的目光,庄梦蝶只好撒谎。

    “你骗我,那个阿姨已经死了。你们俩全都在骗我,爸爸骗我,你也骗我,你们全都说那个阿姨睡着了,可是我知道那个阿姨已经死了,被爸爸掐死了。”

    小男孩说完,举着伞拔脚往前方跑去。

    “小朋友,你别跑,等等我。”

    庄梦蝶拔脚追了上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