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和何楚耀把老周的尸体搬上车之后,三人立刻返回警局。

    叶天开着警车在前面开道,何楚耀开着面包车跟在后面。

    暹罗猫卧在挡风玻璃上,微眯着眼睛打瞌睡。

    庄梦蝶坐在副驾驶座上,把身后的背包拿下来放在腿上,忽然感到包里有个东西扎了自己一下,伸手一摸,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

    令她惊诧万分的是,扎她的东西居然是那支红色塑料发卡。

    她把那个发卡拿在手里仔细观察,隔着透明的物证袋,发卡看上去格外诡异。

    忽然,那发卡发出一道奇异的亮光,击中了庄梦蝶。

    庄梦蝶猛地一怔,感觉自己像是一下子被一只看不见手拉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黢黑所在。

    怎么回事?自己刚才不是跟叶天和喵喵一起坐在警车里的吗?

    可是现在他们全都不见了,专心开车的叶天和打瞌睡的喵喵全都不见了。

    饶是如此,就连警车、马路、路上的行人车辆以及蓝天白云,全都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

    一片只有她自己的黑暗。

    怎么回事?

    “叶天!喵喵!你们在哪里呀?”

    庄梦蝶吓得浑身发抖,扯开喉咙大喊。

    可是没有任何人回答。

    她猛然想起那支发卡发出的异光击中了她,她是被发卡带到了什么地方了呢?

    这时,头顶上响雷炸开。

    瓢泼大雨哗哗地下了起来。

    雷声轰鸣,紫电闪闪,响雷一个接一个地炸开,闪电把大地照得忽亮忽暗,使得周遭的一切看上去更加诡谲。

    周围依旧是黑暗的,只是这次,不是完全的黑暗,庄梦蝶感觉自己像是在一大片空地上,不远处有着稀稀拉拉的灯光,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庄梦蝶虽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凭着昏暗的天空,可以判断出时间是在深夜。

    雨水浇在身上冻得她浑身发抖,可是令她惊讶的是,衣服却没有被雨水淋湿,这地方真的好奇怪啊。衣服虽然是干的,雨水带给她的冰冷刺骨的感觉却是真实的。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

    她回头一看,看见一个小男孩从她眼前跑过去。

    小男孩看上去也就八、九岁的模样,他走在暴雨中,身上的衣服和鞋子全都湿透了。

    满地的水洼被小男孩踩得啪嚓啪嚓直响,小男孩显然没有看见庄梦蝶,自顾地往前跑去。

    这是谁家的小孩?他怎么这么晚了在雨中乱跑,冻病了怎么办啊?

    庄梦蝶看着前方在雨雾中跋涉的小身影不由地有点心疼,于是她加快脚步跟在他身后。

    “小朋友,你等一下。”

    小男孩似乎没听见她的喊声,继续往前跑去。

    “爸爸!你在哪里?”

    小男孩因为害怕,他小小的身体不住地发抖,连喊声都带着颤音。

    庄梦蝶追过去,一把抓住小男孩,发现他的小手凉的像冰块。而且小男孩似乎很冷,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

    庄梦蝶蹲下身子,看着小男孩。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阿姨,我要找我爸爸。他让我在宿舍写作业,可是外面的雷声太响了,我觉得好害怕。”

    “可是你该听爸爸的话,好好待在房间里啊,这样乱跑会感冒的。”

    “不会的,我没事。我想找爸爸。”

    “那小朋友,阿姨陪你一起去找爸爸,好吗?”

    “好。谢谢阿姨,你真好。”

    小男孩说着,在庄梦蝶脸上亲了一口。

    尽管小男孩的嘴唇凉冰冰的,可是庄梦蝶却心里甜丝丝的,这真是个爱撒娇的小孩子呢,一点也不认生。这样的孩子最讨人喜欢了。

    “对了,小朋友,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啊?”

    “我爸爸叫周旭光啊。”

    “周旭光?”

    庄梦蝶听见这个名字,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

    这时,一个响雷在她头顶炸开,她懵了,如果说这孩子的爸爸是周旭光,那么这个孩子不就是周晓光了吗?

    难道说,自己被那个发卡发出的异光击中之后,竟然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雨夜吗?眼前的这个孩子那么小,很显然就是二十年前的周晓光啊。

    这发卡把她带到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想要告诉她什么呢?

    庄梦蝶越想越害怕,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阿姨你怎么了?”

    看见小男孩清澈纯洁的目光,庄梦蝶有点不好意思了,“阿姨没事。”

    “怎么阿姨听见我爸爸的名字,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很奇怪,阿姨认识我爸爸吗?”

    庄梦蝶尴尬地摇摇头,“不,阿姨不认识你爸爸。”

    小男孩自豪地笑笑,“我爸爸可厉害了,我爸爸会修水龙头,会修自行车,我爸爸烧得红烧肉特别香。爸爸一有空就陪我玩,还教我做数学题,我爸爸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

    “你妈妈呢?她不管你吗?”

    听见庄梦蝶问起妈妈,小男孩低下头,半晌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妈妈爱生气,她经常跟爸爸吵架,不许爸爸跟别的阿姨说话,妈妈很凶。妈妈一生气就摔东西,不做饭,家里的碗都是妈妈摔碎的。”之后,他语气缓和了些,“妈妈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烧饭给我吃,妈妈做的可乐鸡翅最香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晓光啊。”

    果然是周晓光啊,庄梦蝶瞬间石化了。

    这时,又一个响雷在他们头顶炸开。

    小男孩惊呼一声,钻进她的怀里。

    “阿姨,我害怕。我最害怕打雷了。每次一下雨,我就要爸爸搂着我睡觉,否则我会吓得睡不着觉的。”

    小男孩仰头看着她,目光中满是祈求,让人怜爱顿生,那是一个八、九岁男孩的单纯目光。

    “没事,阿姨保护你。”

    庄梦蝶搂紧小男孩,心情却十分复杂。

    二十年前的周晓光的确跟普通的小孩一样,纯洁可爱,爱撒娇,不认生,可是二十年后的他却发生了质的变化,变得残忍变态冷血,这中间似乎经历了什么环节,才让一个单纯的孩子变成了一个犯下滔天罪恶的QJ杀人犯。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