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和庄梦蝶翻出围墙外,叶天把暹罗猫放在庄梦蝶怀里,自己拿出手机,发现手机还是没信号,于是他走到马路对面,才发现手机有信号了。

    叶天立刻拨通何楚耀的手机,“何法医,快来啊,又发现尸体了。”

    何法医大吃一惊,“嗯?又有尸体,你们是在青影片场吗?”

    “对啊。不过,这次发现的是老周和张爱红的尸体,他俩一个用皮带上吊自杀,一个额前被石头砸了窟窿,全都死了。”

    何楚耀叹气,“老周死了,整件事终于可以画上句号了。你们特案组也可以稍稍放松下了。”

    “放松什么啊?于勇和小瘦子至今下落不明呢。”

    “别着急,那俩早晚会找着的。”

    叶天苦笑,“我就只能呵呵了,现在他俩的状况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别着急,慢慢来。嗯,叶组长,我马上就到。尸体你们先别动。”

    “嗯,知道,一会儿见。”

    就在叶天和何楚耀通电话的时候,庄梦蝶身后破旧的围墙忽然噗地响了一声,然后一只泥捏的手缓缓从围墙中伸出,朝着庄梦蝶的脖子抓去,趴在庄梦蝶怀里的暹罗猫见状,立刻伸出小爪子一挠,嗷呜一声。

    那只泥捏的手立刻没趣地缩了回去,消失了。

    围墙内传来愤怒的低吼声,“又是这只讨厌的小肥猫!”

    庄梦蝶见暹罗猫怒视着身后的围墙,不解地回头一看,看见墙上空无一物,立刻搂着它安慰道,“好了,喵喵,墙上什么都没有。”

    暹罗猫瞪大眼睛,盯着着那只手消失的位置,呜呜地低吼着。

    叶天穿过马路回到庄梦蝶身边,发现暹罗猫神色异常,便拍拍它的小脑袋,“乖了,喵喵,你又看见什么了?”

    庄梦蝶皱眉,“不知道,好端端的,它又冲着那堵围墙又吼又叫的。”

    叶天道,“好了,电话打通了,何法医马上过来,咱们现在去正门等着他吧。”

    庄梦蝶点头,“也只能从正门进入了,这里隔着一堵围墙没法往外搬尸体啊。”

    叶天把警车挪到正门,不多一会儿,就看见何楚耀的小面包赶到了。

    何楚耀朝叶天一招手,“叶组长,尸体在哪里?”

    叶天道,“走吧,跟我走,我带你去。”

    大门口的保安见是叶天,立刻打开大门,让警车进去。

    叶天进了片场大门,直奔废街方向,很快找到那间破屋子。

    一直等在破屋门口的三只女鬼见他们来了,立刻兴奋地围了上去。

    小护士道,“警察来了,咱们看热闹去。”

    何楚耀套上鞋套,戴上手套,走进屋里。

    他先是蹲下查看张爱红额前的伤口,点点头,“尸体上没有别的伤口,额前的伤口就是致命伤。”

    庄梦蝶指指尸体边上那块染血的石头,“凶器就是那块石头吧。”

    何楚耀捡起那块石头仔细看了看,再看看张爱红额前的伤口,“嗯,根据石头的形状和女尸额头上创口的外形基本可以判定,凶器就是这块石头。相信这块石头能告诉咱们凶手是谁,凶手拿着它行凶,必定会把指纹留在上面。”

    何楚耀把石头装进物证袋,又走过去看了看男尸。

    结果他的脚无意间踹到一个塑料袋,哗哗的响声吓了他一大跳。他弯下腰,狐疑地盯着那个塑料袋。

    “袋子里会是什么?”

    何楚耀打开塑料袋,发现两个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馒头。

    三人看见那两个馒头,不觉呆住了,那是两个表面布满了黑色霉斑的干馒头。他们不自觉地看着吊在钢管上的瘦到脱形的老周。

    庄梦蝶低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老周藏匿期间的食物。”

    何楚耀道,“可是这两个馒头根本不能吃了呀。”

    庄梦蝶道,“在常人看来,这两个馒头根本无法下咽。可是老周现在深陷囵圄,墙外满是缉捕他的通缉令和悬赏通告,他根本不敢翻墙出去也更不敢拿钱买食物了,更何况,他现在很可能是身无分文了。所以这两个馒头他是不吃也得吃了,因为他现在找不到任何食物。”

    何楚耀道,“那这两个发霉变质的馒头是从哪里来的?”

    庄梦蝶道,“说不准是垃圾桶里捡来的。”

    何楚耀惊道,“去翻垃圾桶吗?老周以前可是青影片场的场长啊,居然跟乞丐一样在垃圾桶里找食物吗?”

    庄梦蝶叹气,“你们看看老周现在的样子,难道不像个叫花子吗?”

    叶天和何楚耀不约而同地抬头打量着吊在钢管上的老周,黏在一起的头发和脏的看不出颜色的衬衫,由于长期不洗澡,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气甚至盖过了破屋中的血腥气。现在的老周寒酸落魄,的确跟乞丐没啥区别了。

    叶天叹气道,“那老周现在的境况一定是弹尽粮绝,走投无路,所以只好选择上吊自杀了却自己的生命。可是这样的他,又怎么会在临死前杀死自己的妻子呢?”

    一直偷听的三只女鬼听见叶天的话,哈哈大笑。

    小护士道,“雨晴姐姐,你坏死了,你布下的迷阵就是福尔摩斯和柯南联手也查不出事实真相。”

    白晓柔道,“雨晴姐姐就是那种黑寡妇般的毒妇,任何男人遇见她就倒大霉了。幸亏老周及时杀了她,为人间除了一害,否则不知有多少男人中了她的毒计呢。”

    曾雨晴咳咳两声,“嗯?你俩是怎么说话呢?我这叫做高智商,你们晓得伐?”

    小护士道,“可是这样一来,他们会认为杀死张爱红的人是老周,因为法医回去查那个石头上的指纹就会发现石头上的指纹是老周的。”

    曾雨晴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就是希望警察认为是老周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

    白晓柔道,“雨晴姐姐,你实在是太坏了。”

    曾雨晴道,“谁叫老周要惹到我的,他惹了我,这就是他的全部报应。”

    白晓柔道,“仙鹤顶上红,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曾雨晴怒道,“晓柔妹子,你这是在说我吗?”说完,举手佯作打下去。

    白晓柔尖叫着,躲在小护士身后,曾雨晴追过来打她,三只女鬼闹成一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