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猫撅着小屁股在前面狂奔,叶天在后面紧紧跟上,庄梦蝶和司机各自开着车跟在叶天后面。

    尽管这样奇葩的队伍让路上的行人很吃惊,不过,好在现在才刚七点钟,路上行人不多,再加上这条路原本就荒僻,没有多少行人,所以还没有造成好事者跟在后面看热闹的队伍。

    庄梦蝶伸头看了下路边的电线杆,发现几乎每个电线杆上都贴着悬赏通告和通缉令,通缉的主角自然是周旭光了。

    庄梦蝶道,“昨晚,张爱红就这样一路走过去,看见周围的电线杆上贴的全是悬赏通缉她丈夫的公告,她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呢?”

    叶天笑道,“我看这里的路灯,大部分都瘪了,大晚上,这条路一定没什么光线,这些通告,她看没看见还两说着呢。”

    “可是几乎每根电线杆上都有通告,这么多张通告,她就愣是一张都没看见吗?”

    “那就只有天知道了。不过这个张爱红一定很爱老周,这么黑的路又这么偏僻,她竟然一个人走了这么老远,着实令人惊讶,这条路别说是女人独自行走,就是我这个大男人一个人也难免会汗毛倒竖呢。”

    “看来真的如你所言,是爱情的力量支撑张爱红在这么荒僻无人的马路上走出这么老远。只可惜张爱红那么深情的爱换来的只是老周二十年的抛弃。”

    正在这时,暹罗猫走到一个小岔路口附近,它的脚步慢了下来,然后,它在地上仔细嗅了嗅,选定一条路继续朝前跑去。

    司机在后面狂按喇叭,滴滴响个不停。

    庄梦蝶回头看着司机,司机朝她使劲摆手,“不对,你们的猫走错地方了。去青影片场应该是走另一条路。”

    庄梦蝶看着叶天和暹罗猫的背影,朝司机摇摇头,“司机师傅,喵喵是不会错的。喵喵是依靠嗅觉追踪的,它既然走这条路,那么这条路一定是张爱红走过的。”

    司机皱眉,“啊?难道说昨晚这疯婆子走错路了?那她一个人摸着黑得走多远啊。”

    庄梦蝶道,“那么这下,你心里会不会有点内疚,让一个女人大半夜的走出那么老远。”

    司机冷哼一声,“那也好过我提心吊胆地把她送到青影片场门口,关键是她老公名气太大,我害怕呀。”

    这支奇葩队伍继续前进,暹罗猫终于在一堵破旧的围墙跟前停下来。

    庄梦蝶和司机把车停在围墙边上。

    叶天道,“看来,张爱红昨晚应该是翻过这堵围墙进去了。”

    司机道,“可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疯婆子不是跑错地方了吧?这里根本不是青影片场啊,青影片场哪有这么破?”

    庄梦蝶在破旧的围墙上仔细寻找,终于看见围墙上钉着一个生锈的小铁牌,铁牌上写着青影片场四个字。

    “喏,看这里,张爱红没有走错,这里就是青影片场,看这个铁牌就知道了。”

    司机皱眉,“青影片场我又不是没去过,哪有这么破的地儿呀?”

    叶天趴在破旧的围墙上使劲往里看,发现围墙里面全是破房子,苦笑道,“我知道围墙里面是什么地方了。”

    司机道,“什么地方?”

    “这里青影片场里的废街。”

    庄梦蝶皱眉,“又是那条废街啊。”

    暹罗猫喵呜一声,跳到叶天怀里撒娇。

    叶天拍拍它的小脑袋,“嗯?喵喵累坏了吧,刚才跑了足足有两站地呢。”

    暹罗猫喵呜一声,像是在说是的。

    “喵喵,乖啊,等回去给你好好按摩一下小爪子。”

    暹罗猫像是听懂了,噌地一下,跃上墙头,然后它低头在墙上闻了闻,焦急地想要跳进墙里,猫链的束缚让它很无奈,它着急地站在墙头上走来走去,不停地喵呜喵呜叫唤。

    叶天道,“咱们仨得做好翻墙头的准备了,喵喵着急了,它意思是说咱们追踪的目标翻墙进去了。”

    司机惊得合不拢嘴,“啊?要知道那大姐穿着长裙子又穿着高跟鞋,她竟然还能从这么高的墙上爬进去。”

    叶天哈哈大笑,“一个人在精神失常之后,往往能做出常人无法做到的事。”

    叶天、庄梦蝶和司机三人在说笑声中鱼贯翻墙而入。

    看着三人全都翻过墙头,暹罗猫才迈开小爪子朝前跑去。

    三只女鬼正在墙边嬉戏,看见叶天、庄梦蝶和司机翻墙进来,不由地大吃一惊。

    小护士道,“哎哟,警察那么快就来了呢,他们的消息还真灵通啊。”

    曾雨晴冷笑,“这次又是小肥猫带路。”

    这时,暹罗猫正巧发现了她们,立刻窜进灌木丛,嗷呜一声,扑了过来。

    三只女鬼吓得齐声尖叫,掠起身形,飞到一边。

    叶天使劲扯着猫链,把暹罗猫从灌木丛里弄了出来。

    “幸亏我没松链子,要不喵喵又跑了。”

    庄梦蝶皱眉道,“可是喵喵好像听见什么声音了,我好像还听见女人的尖叫声了。”

    司机吓得直哆嗦,“女人的尖叫声?在哪里啊?”

    庄梦蝶指指前方的灌木丛,“好像就是从这片灌木丛里传出来的。”

    司机揉揉眼睛一看,“我说警察妹子啊,这片灌木丛里什么都没有啊,哪里会有女人尖叫呢?”

    “可是我刚才真的听见了。”

    司机吓得脸色发白,“这片场里不是在闹鬼吧?我听说片场里死过好些人。”

    叶天道,“这是个事实,片场里有一栋废弃的大厦叫做银宝大厦,那栋大厦是凶案的高发地。”

    “哦,我知道那栋大厦,电视里报道过。”

    司机说完,汗珠大颗大颗地从额前滚落。

    庄梦蝶道,“啊?司机师傅,你没事吧。你的脸色怎么变得那么差,还在不住地发抖,现在是大白天,不用怕的。白天,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是不会出来的。”

    司机道,“对不起,我忽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就不奉陪了。再见。”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跑了,跑到围墙边时,他身体僵直地抓住墙头往外爬,可是因为抖得太厉害,爬了好几次才爬到墙头上。

    之后,叶天和庄梦蝶听见轰隆一声巨响。

    庄梦蝶惊道,“司机师傅不会是吓得手脚不能打弯,直接一头栽到地上的吧?如果是那样跌落在地上,那得有多疼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