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道,“在去青影片场之前,咱们得先找何法医借一样东西。”

    叶天道,“找何法医借什么东西?现在还不到六点半,何法医估计还没上班吧。”

    庄梦蝶笑道,“在不在的,咱们去物证科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叶天和庄梦蝶带着司机来到物证科,发现物证科的门虚掩着,从门缝里看见何法医正趴在桌上写报告。

    庄梦蝶笑道,“怎么样?咱们运气不错,何法医正好在呢。”

    叶天敲门,“何法医,在吗?”

    何楚耀点头,“在呢。进来吧。”

    叶天道,“司机师傅,警局的物证科禁止外人出入,你在外面等我们吧。”

    司机点头。

    庄梦蝶道,“何法医,你又一宿没睡觉啊?”

    何楚耀伸了个懒腰,哈哈大笑,“干什么要睡觉啊?睡觉最浪费时间了。几十年后,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睡觉。”

    叶天笑道,“何法医,你这句话不是法医秦明里的一句台词吗?”

    何楚耀笑道,“你们两个大忙人,平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找我啥事?”

    庄梦蝶笑道,“我想找你借一样东西。”

    何楚耀愕然,“什么东西?”

    “曾雨晴的发卡。”

    何楚耀仍旧觉得大惑不解,“哦,就是那支红色的塑料发卡吧。不知你们找她的发卡干嘛?”

    “昨晚有个出租车司机拉着一位疑似周旭光妻子张爱红的女人去了青影片场,所以我们怀疑周旭光现在很可能就藏在青影片场的某处,我们得赶紧把他找出来,张爱红之前戴过那支发卡,发卡上应该还留着她的气味。咱们让喵喵追踪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张爱红,我估计张爱红现在没准正跟老周在一起呢。”

    叶天点头,“如果昨晚那个神神叨叨的女人就是张爱红的话,那他俩现在肯定在一起呢。不过,难以想象的是,一对二十年没见面的夫妻,再见的话,会什么样的场景。”

    何楚耀道,“好吧,我这就去把发卡给你们拿出来。”说完,他起身在物证柜里翻了半天,找出一个大号牛皮纸信封,从信封里拿出一个透明物证袋,袋子里装的正是那支漂亮的红色蝴蝶发卡,尽管历时二十年,塑料发卡表面的釉光已经不复存在,可是发卡的形状依旧堪称完美。

    庄梦蝶接过发卡赞道,“不错嘛,这发卡过了二十年还是那么美,难怪当年曾雨晴这么喜欢它。”

    何楚耀道,“这可是很重要的物证,千万不能搞丢了啊。”

    庄梦蝶道,“知道了,多谢何法医。”

    庄梦蝶把发卡小心翼翼地放进背包,朝叶天一挥手,“咱们现在可以出发了。”

    司机在前面带路,叶天开车紧随其后,两辆车,一前一后,很快来到昨晚张爱红下车的地方。

    由于青影片场附近都比较荒凉,这附近一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而且旁边连一个公车站牌都没有。

    庄梦蝶啧啧两声,“司机师傅,您还真是狠心啊。大半夜的,把张爱红一个女人扔在这种地方就跑了,您就不担心,她一个女人家在这里遇见坏人可怎么办?”

    司机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办法,最近,电视里报道的全是她丈夫周旭光和她儿子周晓光的丰功伟绩,我就是一介俗人,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万一我给她送到青影片场,她丈夫从草丛里跳出来袭击我怎么办?我可不是杀人犯的对手,再说了,那疯婆子也不省油,到时候,他们两夫妻联手,我还不完蛋了。然后,第二天一早,你们发现,青影片场里又多了一具男尸。”

    庄梦蝶苦笑,“你不应该当司机,你应该去做编剧,要不这想象力做个司机太屈才了。”

    叶天哈哈大笑,“是啊,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如果这就是你昨晚拒载的理由,不知你们领导会怎么看?”

    司机道,“无所谓,反正她一个疯婆子估计也不会投诉我,就算投诉也没人信她的话。”

    庄梦蝶道,“现在该喵喵出场了。”说完她给暹罗猫穿上猫背心,再在背心上系上猫链,暹罗猫喵呜喵呜地抗议。

    庄梦蝶道,“不许抗议,上次你私自跑丢,急死我了,所以今后只能给你穿上猫背心了。好了,亲爱的小喵喵,现在就看你的了。”说完,她从背包里拿出物证袋,取出那支红色发卡给暹罗猫闻了闻。

    暹罗猫立刻噌地跳下地,鼻子警觉地在地上嗅来嗅去,然后,它喵呜一声,迈开小爪子朝前跑去。

    叶天道,“喵喵找准方向了,咱们赶紧跟上,算了,梦蝶,你把猫链给我。然后你跟司机师傅一起开着车慢慢跟在我身后。”

    庄梦蝶摇头,“不用,我可以的。”

    叶天道,“不行,咱们还不知道张爱红走了多长的距离,你一直跟在喵喵后面跑的话,太辛苦了,不如我牵着喵喵,你开车跟在后面吧。再说你每次牵着喵喵,都牵不住它,还是我来吧。”

    庄梦蝶不满地哼了一声,把猫链交给了叶天。

    叶天笑道,“其实我主要是担心你再把喵喵给搞丢了。”

    庄梦蝶道,“可是我很少开车啊,驾照也是很久以前考的了。”

    “没事,你慢慢跟在后面就行。”

    此刻,暹罗猫已经进入状态,它撅着肉呼呼的小屁股,在前面越跑越快,看上去很兴奋。叶天只好牵着猫链,紧紧跟上。

    庄梦蝶开着跟在叶天身后,大声道,“叶天,我真的搞不懂张爱红,老周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还杀过人,她竟然大着胆子大半夜的跑到青影片场这种鬼地方来找他,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叶天道,“我哪知道,也许是因为爱情吧。”

    “爱情?可是他们已经二十年没见面了呀。而且这二十年来,主要是老周不肯回家见她吧。”

    “真爱不会因为时间而改变的,不管老周爱不爱张爱红,张爱红一定很爱老周,所以她才会做出旁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半夜跑到青影片场这种鬼地方来找他。”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