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雨晴拼命挣扎,嘴里还不住地谩骂,“你个老畜生,今天被你糟蹋,算我自己倒霉。原来你刚才装成好人送我回去,其实是想占我的便宜。我真是瞎了狗眼,会相信你这个畜生的话,说什么送我回剧组的鬼话。”

    老周听着曾雨晴一通骂,也是一肚子的火,“曾雨晴,你嘴巴放干净点,别畜生长畜生短的,我的本意的确是好心送你回去。结果你穿成这样往我怀里扎,是个男人都会做出跟我一样举动,话说你穿成这样扎我怀里,不是你主动投怀送抱是什么呀?你跟我根本就是你情我愿,你告什么QJ啊?”

    曾雨晴气得柳眉倒竖,“你简直放屁!我主动给你投怀送抱?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份,我好歹也是个演员,再有生理需要也不会考虑你这样一个保安。你说出这种话来,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吧?”

    老周哈哈大笑,“你是演员,你高贵,我是个不值一提的臭保安。请问曾小姐,目前女三号的角色是你跟导演还是投资人潜规则换来的呀?”

    “闭嘴!你这个畜生,你少污蔑我了,女三号的角色是我凭自己的实力换来的。”

    老周冷笑,“我在片场工作的这些年,你们娱乐圈里的肮脏事我见得多了。剧组里所谓的女一号、女二号和女三号,哪个不是用肉换来的呀?”

    曾雨晴听了,恼羞成怒,“你这个畜生,我必须去警局告发你,你不但侮辱了我的身体,还侮辱我的人格。”

    “你个贱人,明明是你自己犯贱勾引我的,现在反而怪我QJ,你真是贱的可以。既然你打算毁了我,那我也就不用再跟你客气了。我直接送你去地府,你去了地府找阎罗好好告状去吧。”

    老周骂完,双手用力掐住曾雨晴的脖子,曾雨晴想喊不出,想动动不了,最后,身子一软,终于倒地不动了。

    老周伸手试试她的鼻息,发现没有呼吸了,才恨恨地骂道,“你个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非把事情闹僵,那就去死吧。曾雨晴,你就是个贱货,是你自己勾引老子的,现在又逼着老子杀了你,这一切全是你找的。你活该!”

    看着刚才还直着脖子跟自己较劲的曾雨晴咽了气,老周心里说不出的酸爽。

    可是,又一阵暴雨急促而下,浇在老周身上。

    清凉的雨水浇醒了老周,老周看着身下的尸体,呆住了。

    自己竟然把她掐死了,这尸体要怎么处理呢?

    这样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自己勾引男人上她,上完又反告人家QJ,这种贱货真是死有余辜,掐死她虽然解了心头恨,可是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清醒过来的老周心里乱到了极点,其实现在他非常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先是一时冲动占有了曾雨晴,然后又一怒之下掐死了她,这前前后后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竟然接连做下两件错事。

    现在面对这具死尸,他感到手足无措。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爸爸,你在干什么?”

    老周回头一看,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居然是儿子晓光。

    而自己现在正骑在曾雨晴身上,曾雨晴的裙子已经被自己扯破,胸前的双峰暴露在外。

    雨水在她雪白的双峰上溅起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小水花,看上去更加诱人。

    她雪白的脖子上还留着青紫的掐痕,那当然是自己的双手留下。

    儿子还小,让儿子看见女人的LUO体怎么行?老周慌忙抓起裙子的碎片把她的胸遮住。老周抓起碎片替曾雨晴遮住双峰时,心情是何等的慌张,现在没有镜子,他看不见自己的脸。如果有镜子,他相信镜中的自己一定是极度的慌乱和狼狈。

    做完这一切,老周才咳咳两声,“晓光,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才雷打得太响了,我害怕,所以我想跟爸爸待在一起。就自己跑出来找爸爸了。”

    “晓光,你站在这里多久了?”

    “很久了。”

    “到底有多久?”

    “从你跟阿姨撑着一把伞说说笑笑地走过来的时候,我就站在这里了。”

    老周心里咯噔一下,儿子该不会看见自己杀人的全过程了吧?这样的话,对于儿子幼小的心灵会造成怎样的阴影?儿子今年才八岁呀,他根本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这个年纪的孩子只会把他眼中父母的行为不加甄别地照单全收。

    “晓光,你都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爸爸把阿姨搂在怀里,爸爸在亲阿姨,还看见爸爸把阿姨的裙子撕开,然后爸爸把阿姨按在地上,骑在阿姨身上,之后就看见阿姨在跟爸爸吵架,爸爸,我觉得阿姨太凶了。”

    老周听了,感到欲哭无泪,原来自己刚才做的所有丑事都被儿子看见了。

    “晓光,对不起,爸爸刚才做了很坏的事情。这些事情不该让你这个八岁的孩子看见的。”

    老周搂紧儿子的小身体,失声痛哭。

    “爸爸,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哭?阿姨现在怎么了,她为什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呢?”

    “爸爸没事,阿姨太累了,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晓光,听爸爸的话,你现在赶紧回到宿舍继续写作业,忘记你刚才看见的一切,明白吗?”

    也许老周说话的样子太过严肃,儿子吓得直哆嗦,发出蚊子般的小细声儿,“明白。”

    “那你现在赶紧回去写作业,不要管爸爸。快去!”

    “爸爸,那这个阿姨怎么办?”

    “爸爸会把阿姨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去,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她累了。现在,你赶紧回去吧。雨伞给你。”

    儿子接过雨伞,点点头,转身走了。

    看着儿子打着雨伞的小身影渐渐消失在雨雾中,老周心如刀割。

    老周叹口气,扛起曾雨晴的尸体,朝着废街的入口走去。

    头顶上,响雷轰鸣,紫电闪闪,暴雨继续下个不停。

    原先躺着曾雨晴尸体的位置上,一支红色蝴蝶发卡在水洼里随着闪电的一亮一灭而熠熠闪光。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