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知道这女人一定会出来的。

    果然,几分钟后,刚才那个白裙女人从洗手间出来了。

    她站在洗手间的门口,叹了口气,大概是对于天气的无奈,不过,她还是再次走进雨幕中,细密的雨点打在她近乎只穿一条白色内裤的身上,她竟然毫无知觉,继续往前走着。

    老周紧盯着女人,此刻他很羡慕那些打在她身上的小雨点,可以肆意触碰她的身体。而他却只能干看着。

    就在这时,她脑袋一歪,发现站在灌木丛中的老周,吓得尖叫一声,准备逃跑。

    老周走出来,叫住她,“小姐,你别怕,是我啊。”

    女人认得他,刚才不是他为自己指路的嘛,而且他穿着制服,让她觉得安心。

    女人不傲意思地笑笑,“是你啊,吓我一跳。”

    老周笑道,“小姐,您是哪个剧组的。”

    “是烈火雄心剧组。”

    “我送您回去吧?”

    “好啊,那就多谢了。”

    “您怎么不打伞就出来了。”

    “我刚出来的时候,雨还不大呢,可是这个片场好生古怪,一走出去就迷路了,我明明记得洗手间就在这边附近,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走着走着,雨就越下越大了。幸亏你刚才告诉洗手间在哪里,否则我自己瞎转,不知要被雨淋到什么时候呢。”

    “现在这个季节就是这样,雨说下就下了,而且瞬间就会变成暴雨,真是让人措不及防啊。”

    老周体贴地给女人打着伞,俩人边走边聊。

    “你们剧组是新来的吧?”

    “是啊,今天第一天开机。”

    “我说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呢。”

    “今后就会常常见面的,这部戏要拍半年多时间呢。听导演说,都在你们片场拍摄。我们剧组就住在片场附近的青柠酒店里,离这里很近,走路就可以到片场了。”

    “哦,青柠酒店,我知道那酒店,条件不错吧,好像是三星级酒店呢。”

    “挂牌三星,其实哪里够三星级,所有家具都很陈旧,我房间里的空调还是坏的。跟服务台说了好几次,也没人来修。”

    “烈火雄心是什么片子啊?”

    “战争片,就是抗日战争时期游击队的故事。”

    “看您这么漂亮,一定是主演吧。”

    “我是女三号。”

    “您叫什么名字?”

    “曾雨晴。”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旭光,同事们都管我叫老周。”

    “那我也叫你老周吧,我们剧组刚来,今后少不得要麻烦你呢。”

    “没问题,有事尽管找我。”

    到此时,老周和曾雨晴的谈话很顺利,曾雨晴对老周的第一印象很不错,感觉既体贴又热情,甚至对老周心生好感。大雨夜的,把自己送回剧组。

    老周也在尽力克制自己心中的想要占有她的欲念,他尽量不去看她的胸,因为他担心再多看几眼,会管不住自己,产生想要抚摸的冲动。

    她身上的香气也不断地涌入老周的鼻孔,撩得老周心里痒酥酥的。

    可是两人共撑一把伞,她的肩膀就挨着他的胳膊,他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她坚挺的双峰,他感到紧张,嗓子发干,可他还是尽量克制自己。

    就在这时,曾雨晴不小心踩在了水洼里,脚脖子一歪,身子一下倒在老周怀里。

    老周猝不及防,想要伸手去扶她,结果一把正好抓在她的胸上。

    那软绵绵的触感让他体内原始的野性瞬间爆发,而且她的脸蛋和嘴唇就在离他不到十公分的地方,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一把搂住曾雨晴疯狂亲吻,然后撕碎她的裙子,把她按在满是雨水的地上。

    老周这一连串动作只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就完成了。

    曾雨晴还没反应过来,可怕的一切已经发生了。

    一阵疯狂过后,老周提上裤子,狼狈地站起身来。

    曾雨晴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对不起,曾小姐。请你原谅我吧,我刚才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滚!你给我滚开!我不要再看见你。你就是个畜生。”

    “实在对不起。”

    “我知道你的名字叫周旭光,我一定要把你做的丑事告诉你们场长,让他开除你。”

    “别,不要啊。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而且我有老婆孩子,我还指望这份工作养家糊口呢。”

    “啊?你有老婆孩子,你还做这种事?我不会饶了你的。我才不管你们领导会怎么处罚你呢,最好是开除你。从此以后,我就眼不见为净了。”

    曾雨晴说着,又是一通大哭。

    “曾小姐,求你了。不要向领导告发我吧。你要是告发我,我的一生就被毁了。拜托你不要这么做吧。”

    “那是你的事,你侮辱了我,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老周蹲在她身边,哀求,“求你了,曾小姐,不要啊。我真的不是成心的。”

    “滚开!你不要碰我,把你的脏手拿开。我现在看见你就恶心得想吐。”

    曾雨晴厌烦地甩开他的手。

    “你就等着坐牢吧,我要去警局告你QJ。”

    “啊?QJ?不要啊,曾小姐,你要是告我QJ。我的人生就彻底完蛋了。”

    “走开!给我滚!我现在就去警局告发你。我要让你进警局吃牢饭,看你再随便占女人的便宜。”

    “不要啊。求你不要毁了我。”

    曾雨晴推开老周的手,打算站起身来,老周琢磨可不能让她告发自己啊,要是今后背上个QJ犯的罪名,这一辈子都完了呀。

    老周一着急,抓住她的胳膊,曾雨晴想甩开他的手,却甩不开,于是她扯开喉咙喊起来。

    “非礼啊,抓QJ犯啊!有人非礼我啊!”

    曾雨晴这一喊,老周害怕了,虽然现在下着暴雨,没人会到这里来,可是这里离着洗手间最近,万一有人尿急或者拉肚子,跑来上厕所不就全听见了。

    老周一着急,扑到曾雨晴身上捂住她的嘴巴,厉声道,“不许喊,再喊我就不客气了。”

    曾雨晴在他身子下面剧烈挣扎,双脚拼命乱踢。

    “放开我,你这个道貌岸然的流氓。”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