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哗哗地下着,无边无际的雨幕,让老周瞬间想起了许多事。

    二十年前的夜晚,也是同样的大雨。

    那晚正好是他值班,他像往常那样去巡逻,没办法,无论天气如何,巡逻是例行工作,每晚必做的。老周穿着雨鞋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一手撑伞一手举着手电筒。

    手电筒的光线在这种暴风雨的天气里,弱的简直不值一提。

    老周刚走了没几步,就看见前方有个小身影朝着自己跑过来了。

    “爸爸!爸爸!”

    “晓光?”

    老周怔住,儿子浑身湿透,像只落汤鸡。

    老周赶紧跑上前,一把搂住儿子,用雨伞遮住儿子。

    “晓光,这下着大雨,你不在家里好好待着,跑这里来干嘛?”

    “我想爸爸了。”

    “你撒谎,是不是你妈妈又在家里胡闹来着?”

    即使儿子不说,老周也能想到一定是妻子在家里,儿子不想待在家里,才偷偷跑出来找自己的。

    儿子不说话,只是搂紧父子的脖子。

    “你自己跑出来,你妈妈知道吗?”

    “她不知道。”

    “爸爸,我害怕打雷。”

    “别怕,有爸爸在呢,爸爸保护你。”

    老周看着怀里的儿子,心里犯了难,自己正在上班,还要巡逻呢,再说今天有暴雨,哪能抱着儿子在雨中巡逻呢?

    “儿子啊,爸爸还要上班,你先待着爸爸宿舍里写作业,好不好啊?”

    儿子懂事地点点头。

    “那现在,你给爸爸打着手电筒照亮,爸爸带你去宿舍,到了那里你好好写作业,知道吗?”

    儿子点头。

    老周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打着雨伞,走回宿舍。

    老周拿毛巾给儿子把脸上身上擦干,又给儿子倒了一杯热水。

    “乖,你就坐在这里,乖乖地等爸爸回来啊。”

    儿子摊开作业本,皱着眉,认真地做起习题来。

    看着儿子踏实写作业,老周才叹口气,拿着手电筒和雨伞再次走出宿舍。

    此时,暴雨似乎下得更大了。

    地上的雨水已经汇集成河,脚踩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老周边打着手电筒往前走,边惦记着正在写作业的儿子,心说了,这张爱红可真能胡折腾,闹就闹,竟然连儿子都不管,晓光这下着大雨独自跑来找他,万一路上再出点事,她这做母亲的心里能过意得去吗?娶了张爱红这不省心的婆娘,老周一想就晕气。

    老周心烦意乱地往前走着,忽然看见前方雨幕里有一个白色人影。

    那人影在雨幕里走来走去,似乎正在找寻着什么。

    不会是贼吧?

    近日来,总有些贼翻墙进来偷剧组的东西,虽说剧组丢东西跟他们关系不大,完全可以归咎于他们自己的监管不善,可是东西是在片场丢的,一旦传出去,势必影响片场的声誉。

    “干什么的!没事在这里瞎晃悠什么啊?”

    老周紧走几步,举起电筒照在那个人影身上。

    那人影听见喊声,惊得一下子转过身来。

    老周看见一张被雨水淋湿的明艳脸蛋,这张脸蛋在雨水的冲刷下令他想起花瓣上挂着水珠的荷花,纯洁清新,又不失妖媚,看得老周一下子呆住了。

    平时见惯了片场里浓妆艳抹的女演员,再猛然看见这张干干净净的清水脸,的确给人不一样的感觉。

    其实这些并不是老周发呆的重点。

    在女人转身的一刹那,老周看见了女人的身体,她的白裙子被淋得湿漉漉的,全都贴在身上,曲线毕露,性感无比。

    最要命的是,她没有穿内衣,胸前的那一对波暴露无遗。

    她的胸并不大,也不算很饱满,可是形状漂亮,不下垂,结实坚挺,白裙子湿透贴在她身上,现在的她看上去就如同只穿了一条白色内裤站在老周面前。

    关键的是,她自己好像还没发现这一点。

    老周紧紧盯着她坚挺的双峰,感到喉咙发干,说不出话来,按正常程序,他应该是询问她是谁,为什么大半夜的在这里晃悠,可是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她的****了。

    女人原本看上去很害怕,可是她看见他身上的制服,才稍稍心安了些。因为她知道穿制服的都是片场的工作人员。

    “哦,请问片场的洗手间在哪里啊?”

    老周看得太过于专注,以至于忘了自己该回答她的问题。

    女人发现这人不但没回答自己的问题,而且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忽然感觉不对劲了。

    老周也觉得自己有点失态,赶紧伸手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在那边。”

    “哦,谢谢啊。”

    女人如释重负,立刻撒开腿朝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看着女人在雨雾中拔足狂奔的身影,她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再回想起她胸前的那对波,让他忽然有了一种原始的冲动,

    他感到浑身燥热,血气上涌,自从妻子跟他闹别扭以来,他就彻底没了X生活,不是她不想,而是他不想,现在的他一看见妻子立刻想到某种疯狂咆哮、歇斯底里的怪物,而不是风华正茂的女人,平心而论,张爱红的样貌也称得上美女,可是她的狂躁和没完没了的折腾,让他对她一点想法都没了。

    生理需要这种东西虽然平时处于压抑状态,可是一旦爆发出来,却宛若一匹脱缰的野马,在这样的雨夜,看见这样一个女人,老周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原始欲求,这女人的脸蛋和身影让他感觉到一种令人窒息的性感,他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他只想得到她,把她压在身下,听到她的呻吟和喘息。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什么伦理道德,什么心理防线,逐一崩溃,他完全不能抗拒她的诱惑。

    他站在雨雾中,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发呆。

    然后,他关了电筒,打着雨伞,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了。

    远远的,就看见洗手间的灯亮着,里面有个白色的人影晃了一下,不用说,这人影一定是刚才那个美女了。

    老周打着伞,站在洗手间门外的灌木丛里静静地等待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