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俩正看着火焰露出开心的笑容,儿子忽然在老周的怀里不安地扭动起来,他想要挣脱老周的怀抱。

    “儿子,怎么回事?你难道不希望爸爸抱着你吗?”

    儿子摇摇头,“不是的,爸爸,你误会我了。”

    老周道,“爸爸,那么久没看见你了,请允许爸爸多抱你一会儿吧。”

    儿子还是使劲扭动身体,想要下地。

    “爸爸,马上要下雨了。”

    “下雨?不会吧?”

    老周抬头看天,可是天空黑呼呼的一片,看不见星星月亮,更看不见下雨之前必会在天空中出现的乌云。

    “真的会下雨的,马上就要下雨了。”

    儿子说完,趁着老周愣神的功夫,从老周怀里挣脱,跳下地,背着书包朝前跑去。

    “儿子,别瞎跑啊,等等爸爸。”

    老周立刻拔脚去追。

    可是儿子跑得飞快,一眨眼,就钻进密林,消失不见了。

    老周傻眼了。

    老周猛然想起,妻子张爱红曾经告诉过他,这片密林就是儿子的成长环境,密林就是儿子的内心世界,难不成自己现在是被儿子带入内心世界了吗?

    这样的话,儿子应该还在这片密林里。

    “晓光!你在哪里啊?快出来啊?不要把爸爸一个人扔在这里啊。爸爸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如果你不出来,爸爸会迷路的。”

    老周放开喉咙大喊,可是没有任何回应。

    儿子可爱的小身影并没有立刻出现。

    四周静的可怕。

    整个幽暗阴森的密林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老周不安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密林中的那块空地上,在他身后,那堆枯枝仍旧在燃烧,鲜红的火焰有着超强的摧毁力量,此时,火焰已经烧光了全部的枯枝,风一吹,火焰借着风势,呼啦一下,朝着他包抄过来。

    老周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就已经被火焰包围了。

    空气中满是枯枝充分燃烧后发出的焦糊味,浓烟毫不客气地钻进他的鼻子和嘴巴,呛得他直流眼泪。站在原地都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所带来的窒息和压抑。

    自己会被烧死吗?

    不容他细想,已经有零零星星的火苗喷溅到他的身上。

    噗地一声,他感到自己的身上的衣服全都着火了,同时着火的还有头发和眉毛吧,因为他已经闻到空气中蛋白质燃烧所发出的臭鸡蛋的味道。

    老周吓得尖叫一声,他脱下着火的上衣,使劲扑打身上,想把火焰扑灭。可是他越扑火势越旺,并没有减弱的趋势,火焰灼烤着身体,使得他苦不堪言,他甚至闻到自己身上有浓烈的皮肉烧焦的臭味。

    再这样下去,一定会被烧死的吧?

    “晓光,你出来啊!救救爸爸啊!你躲着不出来,难道忍心看着爸爸被烧死吗?”

    老周着急地大喊,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不能再站在这里了,必须穿过火堆,跑出这块着火的区域。

    就在他打算拼死穿过火焰逃生的时候,头顶传来炸雷般的声音。

    轰隆隆

    嗯?那是打雷的声音吗?

    紧接着,雷声轰鸣,紫电闪闪,瓢泼大雨瞬间从头顶的苍穹倾泻到地面上。

    狂风裹挟着暴雨在天地间肆孽,响雷震得人耳朵发麻。

    雨水的冲刷,瞬间浇灭了他身上的火焰。

    他身后的火堆也被雨水浇灭了。

    那些被火焰灼烧的伤口经过雨水的滋润,瞬间痊愈,这里的雨水真的是很神奇的液体呢。

    老周脱离了火焰的桎梏,兴奋地在暴雨中跑来跑去。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童年时代,脖子上系着红领巾,光着小脚丫在雨水中拔足狂奔。

    “晓光,儿子,你在哪里啊?原来你真的没骗爸爸,果然下大雨了。”

    “晓光,快出来啊,跟爸爸一起在雨中漫步,快出来啊。”

    老周的呼唤被狂躁的风雨

    不多一会儿,他看见一个小身影慢吞吞地朝着自己走来。

    是晓光啊,儿子晓光淋得像一只落汤鸡,茫然走在雨中,看上去很害怕的样子。

    这时,一个响雷在他头顶炸开,晓光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老周心疼地跑过去,搂紧了儿子,轻轻拍着他的小脑袋。

    “乖儿子,别怕,爸爸在呢,爸爸保护你啊。”

    儿子点点头,他的小眼睛红红的,看上去十分委屈,脸上流淌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儿子忽然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爸爸,你该离开这里了。”

    老周吃了一惊,“离开这里?”

    儿子点头。

    “那爸爸现在该去哪里?”

    “爸爸,你该回到片场去了。”

    一想到片场,浮现在老周眼前的是潮湿发霉的破屋和破屋中的那根钢管、拴在钢管上的皮带,以及吊在钢管上自己的肉身。

    “可是,爸爸不想回去啊。”

    老周说什么也不想回到那种可怖的环境里去。

    “可是爸爸,你该回去了。”

    “晓光,就让爸爸留在这里,陪你看火焰,好吗?爸爸只想跟你在一起。”

    儿子使劲摇头,“不行的,爸爸,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老周大吃一惊,“他们是谁?”

    “黑白无常,也许是牛头马面,不知阎罗会派谁过来抓你。”

    “不!爸爸不能跟他们走。”

    “爸爸,你必须得跟他们去地府,每个人死后都得去地府报到,就好像每个人出生之后,必须要去户籍管理单位报户口那样。这是每个人都必须要经历的,你也不能幸免啊。”

    “可是去了地府,阎罗一定会审判爸爸的,爸爸害怕啊。”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是每个人必须要经历的。你还是回到片场去吧,如果他们来了,找不到你,会跟阎罗奏你一本,说你无辜滞留阳间,不去阴间报到,那是要加重处罚的,您还是赶紧回片场去吧。”

    儿子说完,身影慢慢变淡,最后消失不见了。

    老周抬头一看,不光是儿子,连周围的密林也消失了。

    唯一没有消失的就是暴雨和闪电,轰隆一声,一记响雷在他头顶炸开,瓢泼大雨哗哗地浇在他身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