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雨晴显然对老周说自己引诱他极为不满,拉着脸站在一旁。

    白晓柔道,“雨晴姐姐,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可千万不要生气,我只是很好奇,那个雨夜,你究竟穿的什么衣服会被老周认为性感呢?”

    小护士道,“我也很好奇,姐姐究竟穿的什么会导致老周对你起了色心,做出了那种事?”

    曾雨晴道,“那个雨夜,我穿的就是身上的这件白裙子呀。这件白裙子一点也不暴露啊,老周就是个禽兽,我就是穿棉衣估计也会遭他的毒手。”

    白晓柔和小护士仔细打量曾雨晴身上的裙子,发现她说的没错啊,这条白裙子长度及膝盖,裙子的上半身,领口和肩膀全都包得严严实实的,单从款式来说,保守的近乎土气,当然这条裙子是二十年前的款式,那时候的风气还很保守,敢于穿露肩露背超短或者细吊带裙子的女孩还是少数,而曾雨晴显然是属于保守型女孩。

    白晓柔苦笑,“这老周是怎么想的,这条裙子根本跟性感不沾边啊。怎么也能给他看出邪念来?”

    曾雨晴道,“就是说啊,老周本身就是个见到女人走不动路的家伙。”

    小护士盯着曾雨晴的裙子看了半天,皱眉道,“这次,我真的无语了。我也觉得这裙子保守到家了。”

    曾雨晴道,“那么保守的裙子都能给他看出邪念来,就说明老周骨子里就是好色之徒。”

    三只女鬼忙着谈论曾雨晴的白裙子,她们仨谁也想不通曾雨晴这条保守到家的白裙子究竟哪里性感了。

    那边厢,老周紧紧搂着张爱红的尸体,失声痛哭,“爱红啊,咱俩是不是得罪阎王爷了,咱俩刚刚和好,阎王爷就把你喊去报到了。我这一生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连报答你的机会都没有,这临了还是我亲手把你送上黄泉路。你对我的情意我如何报答呀。”

    不知哭了多久,老周才伸手替张爱红合上双眼,抱着她渐渐变凉的尸体,心也凉到了极点。

    “老婆,你刚才不是说要跟我死在一起吗?你嫁给我那么久,我一直都在伤你的心,把你一人扔在家里不管,这一扔就是二十年,我把儿子带走也没能把儿子管教好,我是个非常失败的丈夫和父亲。对于你,我心里满是愧疚,现在,我就满足你的愿望,跟你死在一起吧。这样的话,咱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在地府团聚了。”

    老周说完,深情地在妻子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听了老周的话,三只女鬼很是吃惊。

    白晓柔道,“哎哟,这老周是要寻短见了吗?”

    小护士道,“我看像是,老周一家三口死了俩,就剩下他一个人,现在又病得一塌糊涂,还被警方以涉嫌杀人通缉,想要自杀也毫不奇怪啊。”

    曾雨晴哈哈大笑,“老畜生,赶紧上路吧。你要是死了,我的心愿也就彻底了结了。”

    白晓柔道,“雨晴姐姐真毒啊,就盼着他死呢。”

    曾雨晴道,“没办法,你要是我,你也恨他。”

    小护士道,“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老周在临死前终于跟妻子和好了,而且还选择跟妻子一同离世,这一点就很值得点赞了。”

    白晓柔点头,“我也很为他们感到开心,这样的话,老周至少可以跟妻子在地府团聚了。而且老周也不用再躲躲藏藏的,终于可以解脱了。”

    曾雨晴冷哼一声,“看来你俩还幼稚,还相信爱情。”

    白晓柔惊道,“雨晴姐姐,你不相信爱情吗?”

    曾雨晴摇头,“爱情只是昙花一现的某种感觉而已,我要是还活着,才不会把生命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东西上面。”

    小护士道,“像雨晴姐姐这么精明会设套的女人,哪个男人看上她是幸福还是灾难呢?”

    白晓柔哈哈大笑。

    三只女鬼紧盯着老周,看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老周擦干眼泪,站起身来,抬头望向房梁上的那根钢管,那根钢管很长,从周围相邻房间的顶部穿过,不知这钢管以前是做什么用的。

    如果打算离开这个世界,这根钢管也许能帮助到自己。

    他走到钢管下方,发现自己踮起脚尖、伸直了手臂仍旧够不到那根钢管,那根钢管跟自己的手指相距至少五十公分以上。

    看来,自己需要找个垫脚的东西。

    老周环顾整间屋子,发现屋里有块方方正正的大石头。

    目测石头大约六十公分高,用来垫脚再适合不过。

    老周搬起大石头,把它挪到钢管的下方,然后他踩着大石头,解下皮带,把皮带搭在钢管上系好。

    老周手抓皮带使劲往下拽了一下,感觉皮带和钢管都很结实,看来它们完全可以承受自己体重。

    小护士道,“哇,是上吊啊,老周玩真的呢。”

    白晓柔道,“那还用说,家里人全死光了,自己又是个杀人在逃犯,活着没意思呗。”

    曾雨晴道,“我倒是很享受看着他自杀的全过程呢。”

    老周忽然扯着喉咙大喊道,“卑鄙无耻的曾雨晴,你在吗?老子现在就准备上吊了,这下你满足了吧?你不是一直盼我死吗?”

    曾雨晴气得大吼,“赶紧去死吧,老畜生。”

    小护士笑道,“雨晴姐姐,老周恨死你了。”

    白晓柔道,“估计老周现在一定在心里默默祈祷,祈祷自己来世再遇上雨晴姐姐,再给她来个先奸后杀,痛快报仇。”

    老周喊完之后又柔声道,“看来,是时候离开这个世界了。老婆,咱俩在地府再会吧。来生咱俩还做夫妻,再生个胖儿子,到那时,我说啥也不离开你了,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绝对服从你的指挥。咱俩永生永世都不分开。”

    老周拽着皮带,把脖子伸进皮带圈里,双脚猛地踹了下脚下的大石头,他听见大石头骨碌碌滚到一边的声音,紧接着,脚下就悬空了,他的双脚奋力猛踹,双手抓牢皮带,一阵强烈的窒息感袭来,他感到自己马上就要停止呼吸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