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打着手电筒,搂着妻子张爱红走进楼梯间,楼梯间里更黑,伸手不见五指。

    张爱红犹豫了一下,不过她看见丈夫继续往前走,也跟了进去。

    老周借着手电筒的光线找到13层的竖井,看见竖井里面黑黢黢的,里面全是大大小小的配电箱,张爱红害怕了,她抓紧了老周的胳膊。

    张爱红道,“老公,咱们孩子的尸体就藏在这种阴森可怖的地方吗?”

    老周道,“老婆,没办法,警方追得太紧,无法安葬他。等风声过去,我再找块风水宝地,把他好好安葬。我知道孩子的尸体放在这里很委屈,可是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张爱红禁不住又流下泪来,“晓光,我可怜的孩子呀。”

    老周擦去妻子脸上的眼泪,哽咽道,“老婆,孩子能有这种不幸结局,全是因为咱俩不幸福的婚姻所致,如果当初你不那么小气,我当初再容忍一点,就不会闹成今天这样了,咱们就还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张爱红放声大哭,“老公,我真的很后悔,好好的儿子就这么没了。想想我都心疼啊。”

    老周抱紧妻子,“乖,不要哭,振作一点,咱们马上就要见到儿子了。别让他见到你哭的样子啊,要尽量开心一点。”

    张爱红点头。

    老周把妻子扶到隧道的入口处,指着黢黑的隧道对妻子说,“老婆,孩子的尸体我就藏在这里了,我担心他寂寞,就把他最爱的女人的尸体也放在这里面陪伴他了。”

    “哦,是谢宝儿的尸体吗?”

    “是的。”

    “可是谢宝儿已经死了吗?”

    张爱红回忆梦中儿子对谢宝儿的描述,她一直以为谢宝儿是个活生生的人。

    “是啊,谢宝儿早就死了,咱们儿子就是在她死后才彻底爱上她的。”

    张爱红听得哆嗦了一下,“在她死后才爱上她?你是说咱们的儿子爱上了她的尸体吗?”

    张爱红终于明白儿子为什么说谢宝儿一直安安静静了,因为谢宝儿原本就是一具尸体,尸体没法不安静啊。

    “是的,晓光每天都握着她的小手甜言蜜语、卿卿我我的,就像在跟情人聊天那样。”

    “每天握着尸体的手卿卿我我?”

    张爱红难以想象那种极度病态的场景,忽然感觉胃里酸水上涌,可是等她想明白之后,再次放声大哭,“老周,这都是因为在他成长期间,我没陪伴在他身边的缘故,使得他对女性没有正确的认识。要知道,在一个孩子长大成人期间,母亲的陪伴不容忽视,他内心深处渴望得到一份宁静相守、不离不弃的爱情,却不知如何去获得它。于是就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来解决。晓光之所以具有这种很强势和强烈地控制别人的欲望,是因为在他成长期间,只有父亲的陪伴,他完美地继承了父亲身上男性旺盛的控制欲,却根本不懂女人缘故。在一个孩子成长期间,父母的陪伴和教育非常重要。因为这直接影响到孩子将来的感情生活和家庭。”

    老周叹气,“儿子已经死了,咱们再分析他的性格成因,还有什么意义呢?分析得再好,儿子又不能起死回生。”

    “我只想知道我可怜的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老周拍拍张爱红的肩膀,“老婆,孩子得尸体就在隧道里,你要坚强点。这隧道太小,咱俩不能并排走,你紧紧抓着我手好了。”

    张爱红点头。

    于是乎,老周左手打着手电筒,右手牵着妻子的手,俩人一前一后地钻进了隧道。

    隧道里浓郁的腐尸臭气还未散去,呛得人睁不开眼。

    老周闷头走出老远,越走越不对劲,他干脆停住脚步。

    张爱红感到很惊讶,“老公,你怎么不走了?”

    “我觉得好像咱们已经走过了。”

    “走过了是什么意思?”

    借着手电筒的光线,张爱红看见老周脸上惊慌的表情,她也紧张起来。

    “我记得我没把他俩的尸体放在这么深的地方啊。按理说,在没走到这里之前,就应该看见尸体了呀,怎么走出那么老远,还没看见尸体呢?”

    “老公,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儿子的尸体不见了吗?”

    “是的。”

    “老公,你再好好想想,记错了没有?”

    “我根本不可能记错,这段路我用双脚来回量了好几遍,我走两百步就应该到了,可是现在我都已经走了三百步了,还没看见尸体。不光是晓光的尸体不见了,就连谢宝儿的尸体也不见了。”

    隧道里静的可怕,只剩下夫妻俩的呼吸声。

    张爱红和老周目光对视,良久,张爱红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老公,咱们的儿子不见了,我连见他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了。”

    老周搂紧妻子,嚎啕大哭,“对不起,老婆,都怪我,是我太没用了。不但没有管教好儿子,现在竟然连他的尸体也搞丢了。我真的很无能。”

    老周哭着哭着,忽然一抹眼泪,低着头,往原路摸回去。

    张爱红吃了一惊,急忙跟在老周身后。

    “老公,你怎么了,你等等我啊。”

    “老婆,我要好好查看地上的脚印,我至少得搞清楚是谁把儿子的尸体带走了。”

    老周捋着原路,仔细盯着脚下的路,“我走到这里是328步,我再往回走128步就应该是儿子尸体的位置了。老婆,你跟着我,别跟丢了。”

    老周不歇气地往前走,张爱红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

    走了好一会儿,老周终于停下脚步。

    “老婆,就是这里了。”

    老周用手电筒照亮脚下的路,张爱红伸头一看,地上的脚印很杂乱。

    地上有个指甲盖大小的圆东西引起了老周的注意,老周把那个东西捡起来一看,愣住了。

    老周拿着铜纽扣,叹了口气,“我知道谁把儿子的尸体带走了。”

    “是谁?这么可恶。”

    “是警察。”

    “你怎么知道是警察把尸体带走的?这枚纽扣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枚铜纽扣,是警服上的铜纽扣。一定是警察来过这个隧道,他们找到晓光和谢宝儿的尸体把他们都带走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