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话,张爱红听得心如刀割,“老周,如果不去警局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呢?”

    老周目光暗淡,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暂时只能躲在这里,过一天算一天了。”

    “可是老周,你不能永远住在这里呀,这些破房子连个暖气都没有,别说是暖气了,连个窗户都没有,四处透风。到了冬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住在这里你根本无法忍受啊。”

    “可是老婆,我真的没办法,先把夏天熬过去再说吧。冬天我都不敢想象了。”

    张爱红忽然抓住老周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老周,咱们的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老周叹气,“他杀了人。”

    张爱红惊愕地合不拢嘴,“啊?晓光会杀人吗?晓光是个多可爱的孩子呀,他怎么可能杀人呢?”

    此刻浮现在张爱红眼前的是儿子周晓光粉扑扑的小脸蛋和儿子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可爱模样,她实在不敢相信儿子竟然会杀人。

    老周苦笑,“咱们的儿子晓光涉嫌绑架、囚禁、QJ、杀害四名女演员,在警方缉捕他的过程中被警察杀死了。”

    “你不是在编故事吧?”

    “我像是在撒谎的样子吗?又有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呢?”

    张爱红哽咽道,“我现在好像明白儿子梦境的意义了。阴森可怖的密林就是他的成长环境,火焰就是他所犯下的罪恶,他跟我说玩火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会被火烧死。意思也就是说触碰法律的犯罪行为早晚会受到制裁。老周啊,你把儿子带走,却给了他一个阴郁的成长环境,是你害了他呀。他一定是心理不健康才会做出这些可怕的行为。”

    老周痛苦地点点头,“我知道,可是现在明白过来,已经太迟了。大错已经铸下,儿子也已经为他的罪恶行为付出了代价。子不教父之过啊,一想起儿子的死,我的心里就跟针扎的似的疼啊。”

    张爱红哽咽道,“老周,你别难过了。儿子的死我也有责任。如果当初我对你温柔一点,不那么疑神疑鬼的话,你也就不会带着儿子离开家,是我把你从家里硬生生地逼走的,所以儿子走上犯罪道路,主要责任在我,不在你啊。你不要自责,全都怪我啊,我太爱你了,太在乎你了,太怕失去你,才会做出那些疯狂的举动。最对不起儿子的人是我啊。”

    老周的眼泪再次决堤,“老婆,你不要再说了,儿子已经没了。儿子可是咱俩的心头肉啊。”

    老周夫妻俩再度紧紧相拥,周遭静的可怕,只剩下夫妻二人的啜泣声。

    张爱红含泪望着老周,“我现在好想再见儿子一面啊。哪怕是尸体也好啊。”

    “我把儿子的尸体藏在银宝大厦里了,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真的吗?”

    “当然真的。”

    “我要见儿子,都二十年没看见他了。”

    “走,老公带你去见儿子。”

    老周领着张爱红,夫妻俩哭哭啼啼地朝着银宝大厦走去了。

    三只女鬼见状,急忙跟了过去。

    小护士道,“这老周,儿子的尸体早就被警察带走了,他还不知道呢。还看尸体?”

    曾雨晴冷笑,“活该,这一对禽兽父子,终于也有今日的果报。瞧这一家子,父子俩是杀人犯,女主人是神经病,这种奇葩家庭哪里去找?”

    三只女鬼一直跟到大厦门口,看着老周夫妻走进铁皮门,却没有跟进去。

    小护士道,“咱们仨还是别进大厦了吧。省得那个望月格格又说咱们侵入她的地盘,把咱们往外轰。”

    曾雨晴点头,“嗯,还是不要招惹那个老妖怪才好,惹不起啊。”

    话音刚落,就看见前方的泥土地上有异动,噗地一声,一只像是泥捏的手一下子从泥土里冒出来。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炸雷般的怒吼。

    “嗯?你们这三个下等贱民,说谁是老妖怪?我给你们十秒钟,你们赶紧给我从眼前消失,否则的话,立刻打你们个魂飞魄散,我说到做到。”

    三只女鬼听了,立刻尖叫一声,一起遁入旁边的灌木丛。

    小护士道,“妈呀,吓死我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没想到这个瘟神就在呢。”

    曾雨晴道,“她肯定是个老妖怪,所以才被我一说就跳。”

    白晓柔道,“哎哟,我的小心脏啊,跳得啵通啵通的,我真怕她的那只泥巴手把我抓了去。”

    小护士道,“她不会抓咱们的,咱们是鬼不是人,咱们没有实际的形体,只有一缕魂魄,就算被她抓了去,她也喝不到血。她是需要喝血的嘛,如果咱们是三个大活人的话,早就被她抓走了。”

    曾雨晴点头,“嗯,护士妹子说的对,这就是她不抓咱们的原因。”

    白晓柔道,“话说这望月格格把憨瓜和小瘦子抓了去,不就是为了喝血吗?”

    小护士点头,“对呀,她就是为了喝血才抓人的嘛,估计可怜的憨瓜早就被她吸干血,变成人皮一张了吧?”

    曾雨晴道,“她抓了两个男人,不就是为了采阳补阴吗?”

    三只女鬼正说得热闹,只图嘴痛快,不提防脚下忽然噗地一声响,那只泥捏的手再次冒了出来。

    随即,一个恶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么回去?你这些无耻贱民,不是叫你们滚了吗?怎么还躲在这里议论我,你们究竟要不要脸啊?我抓男人干什么去你们何干啊?”

    三只女鬼吓得齐声尖叫,“妈呀,是望月格格啊,她又跑到这里来了。咱们赶紧走啊。”说完,一起掠起身形,逃往破屋方向去了。

    身后,那个恶毒的声音再次响起。

    “告诉你们,我是无处不在的。所以你们只好不要惹我。否则我要你们三个的好看。你们这些下等贱民就该风餐露宿,生活在荒郊野外,破屋才是你们的栖息之所,你们哪里配住在大厦这种豪华的地方?快滚!给我滚得越远越好!”

    骂声了了,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得意笑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