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没有相见的夫妻现在相拥在一起百感交集,张爱红抱着老周,心疼得嚎啕大哭。

    “老周,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现在就跟我回家,我不要你再离开我,从今以后,咱俩永远在一起,死也要一起死。老周,我爱你啊,很爱很爱。”

    听了张爱红的话,老周鼻子一酸,眼泪扑簌簌往下流。

    近日来的一连串打击,再加上逃亡生活的艰辛,才让他清醒过来,原来妻子这么的爱自己,可是自己却不懂处理感情,把她的一腔深情搁置一旁不理,愣是把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憋了二十年,憋成了疯婆子。如今扪心自问,张爱红发疯,自己负有很大的责任。

    只可惜,此时幡然醒悟,是不是已嫌太迟?

    面对张爱红的深情告白,老周竟无言以对。

    良久,才憋出一句话。

    “爱红,我不能跟你回家。”

    张爱红捧着老周的脸,擦去他脸上的泪水焦急地问道,“啊?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能跟我回家呢?老周,你到底怎么了?咱们儿子晓光在哪里?老周啊,你不要再哭了,你哭得我心里好难过呀。”

    一听到妻子问起晓光,老周的眼泪立刻决了堤。

    “爱红,对不起,我没能把晓光照顾好。对于咱们家来说,我就是个罪人啊。”

    老周的话,张爱红越听越迷糊,“老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梦见晓光被火烧死了。他还跟我说这些年来,他一直躲在密林里看火焰,那个密林我也去了,非常阴森恐怖,一点光线也没有,唯一的亮光,就是咱们的儿子点燃的枯枝所迸发出的火焰,那些火焰美极了。你真该去看看的,红红的火苗真的好美啊。”

    “爱红,我的傻老婆,你竟然梦见晓光了吗?”

    老周只是听说死去的人会给自己的亲人托梦,没想到这种事还真的在妻子身上应验了。

    “是啊,刚才梦见的,一觉醒来,才知道是梦,我想晓光托梦给我,一定是想告诉我什么,于是我就来找你,我想你一定知道儿子的下落。老周,晓光在哪里?咱们的儿子到底出什么事了?”

    看着妻子着急的模样,老周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可是他不得不把真相告诉她,于是他叹口气,哽咽道,“爱红,咱们的儿子死了。”

    “死了?你说晓光他已经死了吗?”

    老周痛苦地点点头。

    此时,张爱红回忆起梦境的最后一段,是她捧着儿子的头颅,跪地哭泣的场景,不禁放声大哭,“原来儿子托梦找我,是为了告诉我,他已经离开人世了。我可怜的孩子啊,他才二十八岁啊。还这么年轻就死了。老周,这全都怪你,你把晓光从家里带走,你又不能把他照顾好,这一切全是你的错啊。”

    老周伸手使劲打自己的嘴巴,“都怪我,是我没把晓光教育好,才导致他走上歧途,最后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结局,都怪我啊,我真是个失败的父亲啊。如果我当初不把晓光从家里带走,晓光也不会学坏,他现在也就不会死。”

    看着丈夫伤心自责,张爱红一把抓住他的手,“老周,儿子已经死了,你就不要再责怪自己了,你现在就跟我回家,从今往后,咱俩好好过日子,再也不许你离开我了。”

    “可是我不能回家啊。恐怕这辈子也不能再回家了。”

    “老周,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总不能永远都住在单位吧?”

    张爱红疑惑不解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在她眼中,站在她面前脏兮兮的干巴老头又变成了风华正茂的丈夫,那个走路生风的健壮男人。

    老周松开双手,后退几步,“爱红,你仔细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个什么?”

    张爱红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老周,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老周痛苦地摇摇头,“谢谢,爱红,听见你这样说,我真的很开心。可是我已经不是青影片场的场长了,我现在的样子和实际身份就是一个乞丐,我配不上你,也不值得你把我带回家。”

    张爱红扑上去,搂紧老周,“老周,咱俩结婚的时候,不就宣誓了,无论生老病死,要永结同心,不离不弃。所以,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哪怕就是个叫花子,我也跟着你一起讨饭去。”

    “爱红,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老周感动地抱着妻子大哭,心中的懊悔又增添了许多。

    “老周,不要哭,擦干眼泪,跟我一起回家。即使你不做场长了,找一份别的工作,也照样能养活自己。想当年,多穷多难得日子咱俩不都一起熬过来了。”

    “爱红,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跟你回家,尽管我很想回家。”

    老周自相矛盾的话,张爱红听了更是纳闷。

    “老周,你为什么不能回家呢?”

    老周只好据实相告,“因为我杀了人。现在我正在东躲西藏的过日子,如果我回家,立刻就会被警方逮捕的。而且我跟你回家,也会连累你的。”

    “啊?你怎么会杀人呢?你究竟杀了谁啊?”

    “一个同事,是误杀,可是杀人这种事,很多时候,你是身不由己的,就是一时冲动,等我清醒过来,她已经倒在血泊中了。我原本并不想杀死她的。”

    “既然是误会,你主动去自首,跟警方解释清楚就好了呀。躲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呢?”

    “没用的,当时死的还有一个人,我解释清了这个,解释不清那个呀。”

    “啊?怎么会还有一个人呢?那个人也是你杀的吗?”

    “不是,那个人的死是个意外。跟我无关。”

    “可是老周啊,既然那两个人的死一个是误杀,一个是意外,你要是解释清楚,相信即使判刑也不会太重,总好过你这样东躲西藏地过日子啊。你这样躲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不!我不能去警局啊。去了就是死刑。尽管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我还是不想落得一个走上刑场被枪毙的结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