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红只顾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哪里知道三只女鬼在她旁边看着她呢。

    白晓柔道,“啊哟,两位姐姐,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阿姨其实蛮可怜的。”

    曾雨晴道,“可怜个屁!谁叫她嫁给老周这种禽兽,是她自己不长眼。”

    小护士道,“可是她也真傻,居然等老周二十年,换了别的女人,早就改嫁了。”

    张爱红的一番哭闹,躲在废屋中的老周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老婆张爱红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一直是他的梦魇。

    以至于原本躺在冰凉地板上闭目养神的老周一听见张爱红的哭喊声,立刻噌地一下子坐起来,“嗯?这不是张爱红的声音吗?张爱红这疯婆子竟然找到这里来了?她这是哪根神经又搭错了?”

    听见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哭闹,老周哪里还坐得住呢?他也知道,以张爱红的个性,既然她都能摸到这里来,找不到自己,她绝不罢休。所以现在,他只有躲起来,离她远远的。

    那边厢,张爱红坐在地上又哭又嚎的,把老周一通数落,无非是说些老周负心,对她不闻不问,让她自生自灭之类的话。

    三只女鬼冷眼看着她,看她下一步作何打算。

    张爱红哭着哭着,忽然发现旁边破屋的窗台上有一个小扁盒子,她擦去眼泪,站起身来,抓起那个小盒子,借着月光一看,发现那是一个火柴盒。

    张爱红打开火柴盒,发现里面是满满的一盒子火柴,在窗台下面,还扔着一个空了的烟盒,这盒火柴和空烟盒指定是哪个烟鬼落下的。

    张爱红捡起空烟盒摸了摸,发现烟盒上没有灰尘。

    她拿出一根火柴噗地一下擦着了,火柴把周围照亮,暖暖的热量流向她的手心。

    看来火柴头也并未受潮,可见这个火柴和烟盒一定是前不久刚被人扔在这里的。

    张爱红盯着火柴发出的明亮火焰,心里立刻有了新的主意。

    也许是受了梦中儿子周晓光对火焰极度痴迷的影响,张爱红也发现,火焰其实真的很美,黄色的焰心,红红的火苗子,真的是越看越爱的感觉。

    小护士道,“阿姨拿着火柴,又打算干嘛?”

    曾雨晴嘘了一声,“管她干嘛,咱们继续看戏,现在疯婆子找上门来,看看老周会怎么办。”

    白晓柔道,“可是两位姐姐,你们有没有觉得阿姨盯着火焰的眼神很不对劲啊,我怎么觉得她就跟盯着一朵玫瑰花似的。”

    曾雨晴冷笑,“她是疯婆子,任何东西到了她的眼中全都会以扭曲的形态折射出来,谁知道她现在看着火焰,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就在老周决定悄悄走开的时候,忽然听见张爱红又是一通哭喊。

    “老周,你确定不出来是吧?现在,我数三声,如果你再不出来,我马上把这些破房子给点了。”

    老周听了这话,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地下,心说了,祖奶奶啊,我现在是个被警方通缉的在逃犯,唯一的藏身处就是这些破房子。你要是把这里的房子给点了,还不马上把警察给招来呀,警察要是来了,我就连个住的地方都没了。我真的可就是死路一条了呀。

    老周赶紧走到破屋的窗边,看着月光下的张爱红,心里感慨颇多。

    一转眼,他跟妻子张爱红二十年没见面了。

    二十年过去了,张爱红除了头发变白了之外,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身材没有走样,容貌几乎也没什么变化,她看上去还像二十年前那样容貌清秀,脸上也没什么皱纹。

    唯一没变的,就是她身上那股让老周害怕的疯劲。

    此时,张爱红盯着手里的燃着的火柴,不知在想什么。

    她的安静,更让老周感到毛骨悚然,因为她的安静也就预示着,下一秒,她将有惊人的爆发。

    老周瞪大双眼,死盯着她。

    张爱红噗地吹灭了火焰,把火柴扔在地上。

    然后,张爱红弯下腰,把树林里的枯枝拢成一堆,再把枯枝一趟一趟地往老周对面的一间破屋子里堆,由于这块地方长久没人收拾打理,地上满是枯萎的树枝和荆棘丛。

    原来刚才,张爱红划亮了火柴,发现地上满是枯枝,这让她心头暗喜,这枯枝可不就是最好的柴火吗?

    不大的工夫,张爱红就在破屋里堆了一大堆枯枝。

    这些枯枝堆积在地上很久了,早就干透了,一旦点燃,后果不堪设想。

    张爱红在破屋里堆了好些枯枝之后,终于满意地停了下来。

    “老周,现在我数三下,如果我数到三,你还不出来的话,我就点了这些破房子!我现在明白咱们的儿子晓光为什么喜欢火焰了,火焰实在是太美了,我也开始迷上火焰了,我要把这些房子全都点着了,老周,如果这些房子全都着火,燃烧的火焰该是多么的壮观美丽啊,只可惜晓光不在这里,他要是在,一定会非常开心的。现在我就点了这些房子,我要看美美的火焰。”

    张爱红说完,擦地点燃了一根火柴,嘴里念道,“123”

    3字刚一出口,张爱红作势要把燃着的火柴扔到那堆枯枝上。

    老周见状,立刻从冲出破屋把张爱红一把抱住。

    张爱红大吃一惊,拼命挣扎,“放开我!你这臭要饭的,少占老娘的便宜,老娘可是有主的人,你要是敢欺负我,当心我丈夫对你不客气,他可是青影片场的场长,一旦抓住你,让你进警局吃牢饭去。”

    老周抱着妻子,老泪纵横,“爱红,是我呀,我就是老周啊。”

    张爱红被一个又脏又臭的干巴老头抱住,原本是惊出一身冷汗,又羞又恼。可是听见那干巴老头一张嘴,却是自己熟悉的声音,不禁傻眼了。

    这声音她思念了二十年,已经熟的不能再熟,可不就是她丈夫老周的声音吗?

    乍惊之下,燃着的火柴掉在了地上。

    老周趁势一脚踩灭。

    “爱红,求你了,不要点这些破房子,你要是把房子点了,我就连个藏身处都没了。”

    “老周?真的是你吗?可是你怎么搞成现在这样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