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妈妈!”

    张爱红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卧室,狐疑地睁大了双眼,“晓光!是你吗?”

    已经二十年没有听见儿子喊妈妈的声音了,忽然听见儿子的声音,她又惊又喜。

    儿子的声音一如往常那么稚嫩,听见儿子的声音,她眼前立刻浮现出儿子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身影。

    可是儿子在哪里呢?屋内空无一人。

    张爱红这才想起刚才梦中的场景,儿子究竟被困在什么地方呢?那个密林、火焰以及藤蔓又是怎么回事?

    儿子被火焰裹挟燃烧的身影浮现在眼前。

    儿子真的被烧死了吗?

    一连串的疑问冒了出来。

    刚才自己抱着儿子的头颅嚎啕大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不自觉地伸手去抹眼角,发现脸颊上湿漉漉的,全是泪水。

    原本就精神不正常的张爱红更是梦境和现实傻傻分不清,她腾地翻身下床,穿好衣服。

    “不!我得赶紧找到儿子。不论是死是活,我都要把他带回家。”

    已经二十年没见到儿子了,儿子会在什么地方呢?

    张爱红茫然了,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

    她认为自己该去找老周,老周一准知道儿子在哪里。

    儿子变成这样,全是丈夫老周给害的,一旦找到那个混蛋,绝饶不了他。他害得自己二十年看不见自己的儿子。

    张爱红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刚好的是午夜两点,现在去片场的话,夜深人静的,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张爱红坐电梯下楼,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看见大半夜的一女的穿着白裙子、长发披散着拦车,着实吓了一大跳,伸头一看,地上有影子,心里踏实了。

    “这位姐,您去哪儿?”

    “青影片场。”

    司机一听这地方,立刻咯噔一下。

    张爱红看出司机脸色不对,轻笑道,“嗯?怎么?有钱不赚吗?”

    司机尴尬地笑笑,“那地方不怎么干净,而且现在这个钟点,就更没人敢去那一带了。”

    “想不到你的胆子那么小,那干嘛不上白班呢?还偏偏上夜班?”

    被一个女人小看,司机忽然觉得很没面子,于是他咳咳两声,“行,你上来吧,我送你一趟。”

    “这还差不多。”

    张爱红拉开车门,大刺刺地坐进去。

    司机踩了一脚油门,车上路了。

    大晚上的,路上一个行人没有,偶尔有辆车也是一瞬而过,一拐进青影片场那条路,干脆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司机感到心里毛毛的,就想着聊天也许能减减压,就故意跟张爱红扯闲篇。

    “大姐,您这大半夜的,上青影片场干啥去呀?”

    “找人。”

    “嗯?大半夜的,上哪儿找什么人呀,那邪地儿总出事,目前已经是半停业的状态了。您还能找着人吗?”

    “找我老公。”

    “你老公?”

    “嗯。”

    “你老公不会是青影片场的员工吧?”

    “他是场长。”

    “你老公是场长,不会是周旭光吧?”

    此时,周旭光父子早就因为QJ杀害囚禁女演员的连环案件闹得满城风雨了,电视里网络上各种报道不断,可是因为张爱红早就疯了,她既不看电视又不上网,对于这一轰动性的新闻,她自然是一无所知。街坊邻居全都看她可怜,更不可能把这种事主动告诉她。她对于丈夫和儿子的所作所为,压根不知道,她以为老周还是场长呢。

    司机这么说,当然是在跟她开玩笑。他在心里并不认为她是周旭光的老婆才故意这么说的,他哪里知道车上坐的这位大姐还真就是周旭光的老婆。

    司机的玩笑话,她哪里能听懂,于是硬生生地回了一句,“我丈夫就是周旭光啊。”

    “啊?你丈夫真的是周旭光吗?”

    司机听了,脚下发软,立刻踩了刹车,出租车吱嘎一声,停在了路边。

    司机瞪大眼珠子看着她,把她从头到脚看一遍,那模样就跟看见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对呀,周旭光就是我爱人,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司机的态度忽然改变,张爱红大吃一惊。心说这人不是有病嘛,好好地聊着天,咋忽然就变脸了呢?

    司机仔细打量张爱红,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

    张爱红被司机看得发毛,不由地瞪了他一眼,心说这司机不会是夜黑风高的,看着四下无人,想趁机占她便宜吧?这种男人可不能给他好脸色看,于是扯开喉咙大吼。

    “大半夜的,你看什么看,老娘早就名花有主了,你再看也是白惦记。实话告诉你,老娘上车前,已经记你的车号了。你要是敢存什么非份之想,咱们就只有警局见了。”

    司机被骂得哭笑不得,走下车,亲自打开车门,“大姐,这里离青影片场也就半站地,您自己溜达过去吧,我就不送您了,我这车的刹车忽然出问题了。今天就对不住您了。”

    “啊?你这不是拒载吗?当心我投诉你。”

    张爱红一看,这司机是要撵自己下车啊。心里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啊,再看一眼车外,四处黑呼呼,哪哪都不挨着,心里的火更大了。

    “大姐,我真不是拒载,是车坏了。你就是投诉我也没招啊。麻烦您赶紧下车,车钱我不要了。就当我大晚上没事,白捎您一段吧。”

    “真是过分!大半夜的遇上你这么个混蛋!”

    “哎,谢谢大姐,您慢走,您再往前走个半站地就是青影片场了,那地方挺好找的。”

    张爱红气呼呼地打开车门,走下车朝前走去了,心说了,几百年没出门,一出门就遇见这种混蛋司机。

    司机看张爱红走远了,才重新回到车里,擦去脑门子上的冷汗。

    “真他娘的倒霉,大半夜的,拉了个杀人犯的老婆。老子等天亮了买彩票去,指定能中个一等奖。这婆娘不是有病吧,大半夜倒饬得跟聊斋里的女鬼似的往青影片场这种鬼地方跑,也难怪她嫁个杀人犯再生个杀人犯,她自己就他娘的是个神经病。”

    骂完,踩一脚油门,出租车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