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红不明白的是,同样是火焰,在母子二人的眼中,竟然会出现如此迥异的结果。

    “妈妈,你看那火焰在风中扭动的样子,多像是一个妖艳的舞女在翩翩起舞啊。”

    张爱红陡然一惊,这是一个八岁孩子说的话吗?

    八岁的孩子是不可能懂什么是舞女的,更不具有这样的描述能力。

    而且她刚才听见的明明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啊。

    她再次转过脸去,发现被藤蔓束缚在树上的男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大强壮的陌生男人。

    她睁大狐疑的双眼,紧盯着那个男人,难不成刚才说话的人就是他吗?可是他为什么喊自己妈妈呢?

    “我儿子呢?你把我儿子藏到哪里去了?”

    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儿子,张爱红哪里受得了,她像疯了般地扑过去,抓住那个大块头使劲摇晃。

    “妈妈,我就是晓光啊,我已经长大了,我现在已经二十八岁了。”

    “你撒谎!你把儿子藏到哪里去了?”

    因为二十年没看见儿子,在张爱红的印象中,儿子还是那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脸蛋粉扑扑的小学生,她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陌生人。

    “不!妈妈,我没有撒谎,我就是你的儿子晓光啊。你仔细看看我的脸就明白了,很多人都说我跟爸爸长的很像,你仔细看看我啊。”

    张爱红盯着大块头的脸仔细打量,果然发现他的脸跟丈夫老周长的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只是他的身材比老周高大许多。

    她终于认出眼前站着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儿子周晓光。

    “晓光啊,妈妈终于见到你了,妈妈已经二十年没看见你了。”

    张爱红认出是儿子之后,嚎啕大哭。二十年的心酸一起涌上心头,一想起自己跟儿子竟然骨肉分离长达二十年,以至于再见到儿子而认不出的痛苦,她就心如刀绞。然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她的丈夫老周。

    “妈妈,不要哭,我也很想念你啊,可是,爸爸不让我回家,也不许我跟你见面。”

    一提到老周,张爱红就一肚子的火。

    “老周就是个混蛋!这个家就是被他给拆散的。孩子,妈妈这些年苦死了,见不到你,你知道妈妈的心里有多痛苦吗?你爸爸真不是人,他自己在外面玩女人,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不管我的死活。还不让我见你,你爸爸就是个畜生啊。妈妈嫁给你爸爸这样的男人,真是倒了一辈子的血霉。”

    “妈妈,爸爸这些年也过得很辛苦,他并没有玩女人,他一直是一个人在生活。”

    张爱红大吃一惊,“啊?儿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难道我一直错怪了你爸爸?”

    “是啊,爸爸一直孤身一人,他很辛苦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天哪!我竟然误会了爸爸,而且这一误会,就是二十年啊,人生中最美好的二十年,我和你爸爸竟然都是单身度过的,要知道,从前我和你爸爸是非常恩爱的,可是那些照片破坏了这一切,从照片事件开始,我和你爸爸的感情就有了裂痕,之后,就是各种吵架,分居,最后变成现在这样。就是那些可恶的照片把我和你爸爸从恩爱夫妻变成了怨侣。如果没有那些照片,咱们还是好好的一家人。”

    “妈妈,你上当了,那些照片是别人故意拍给你看,陷害爸爸的,因为那人一直很嫉妒爸爸。他为了得到场长的位置,想尽一切办法,陷害爸爸。那些照片就是他拍的呀。”

    “果然是这样,其实我也怀疑那些照片是假的,究竟是什么人非要做这种缺德事,捣毁了我们一家人的幸福。这个人简直该下地狱,就是把他碎尸万段都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晓光,你告诉妈妈,这个混蛋是谁?妈妈一定要找他算账。咱们一家人的幸福不能就这样白白地葬送在他的手上。”

    “妈妈,事到如今,这个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经受到惩罚了。大概是他的卑鄙无耻触怒了阎罗,阎罗已经把他拉到地府报到去了。”

    “他已经死了是吗?”

    “是的,妈妈。其实那些照片就是一些普通的爸爸跟女演员见面聊天的照片而已。我想妈妈之所以会介意,是因为妈妈太爱爸爸,太在意他了,所以会闹成现在这样。”

    “可是相爱的人眼睛里是揉不下一粒沙子的,当你深深地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绝对不容许他有丝毫的背叛,哪怕是他对别的女人飞个媚眼,你都会觉得心如刀割。”

    “是的,妈妈。这种感觉我深有体会,所以我喜欢谢宝儿多过何香。”

    “谁是谢宝儿?谁又是何香?她们都是你的女朋友吗?”

    “她们都是我的奴隶,不过我更喜欢安安静静的谢宝儿,因为何香太吵了。而且谢宝儿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孩子,你究竟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

    “我只是在说我的女人罢了。”

    张爱红欣慰地笑笑,“我的晓光终于长大成人了,不管你将来有没有出息,只是不要像妈妈这样孤单寂寞就好,这些年,妈妈没有了你们,活得就像是行尸走肉,很多时候,妈妈真的想一死了之。晓光,你知道妈妈活着,唯一的愿望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在临死前能够见你一面,就是这个信念,支撑着妈妈活到现在。现在妈妈没什么遗憾了。尽管妈妈这辈子是个废人,为了感情荒废了自己的一生,可是上天还是给了妈妈一个公平,让妈妈能再次见到你。一定是妈妈的坚持和等待感动了上天。”

    张爱红说完,母子俩再次抱头痛哭。

    张爱红紧紧搂住儿子,像是生怕再有什么人跳出来把儿子从她怀里生生抢走。

    良久,这对母子才分开,张爱红擦去眼泪,哽咽道,“孩子,妈妈带你回家。妈妈要跟你一起去找你爸爸,让他也回家,咱们一家人不能再分开了。”

    儿子摇头,“迟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