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庄梦蝶抱着暹罗猫一进办公室,就看见叶天拿着锦旗傻乐,忍不住笑道,“叶天,你没事吧。自从昨天得了这面锦旗就笑到现在,嘴巴都笑歪了吧。”

    小张道,“叶组长一直惦记弄一面锦旗给咱们特案组贴贴金呢,这下可圆了这个心愿了。”

    叶天把暹罗猫抱在怀里,“这面锦旗可有喵喵一半的功劳呢。”

    小张道,“也有我的功劳吧。喵喵在我的精心饲养下茁壮成长,喵喵的军功章有我的一半啊。”

    暹罗猫喵呜一声,像是在对小张说没你的份儿。

    庄梦蝶冷哼一声,“得了吧你,不知道以前是谁经常虐待喵喵不给喵喵的小碗里放猫粮也不给喵喵水喝,还把喵喵气得逃到柜子顶上睡觉。这都是谁干的?”

    叶天哈哈大笑,“小张,你的恶行被当众揭发了吧?”

    庄梦蝶气呼呼地道,“小张一直嫉妒喵喵,每次趁我和叶天出门办事就疯狂地虐待喵喵。”

    小张不好意思地笑笑,“嘿嘿,那都是喵喵刚来的时候,我俩磨合期间发生的小插曲,现在我跟喵喵早就和好了。喵喵就是我最疼爱的小猫咪。”

    庄梦蝶笑道,“小张啊,你酸死我了。”

    叶天伸手在小张脑门上猛K一下,“切,你能不那么肉麻嘛,还最疼爱的小猫咪,麻死我了。”

    三人正说得热闹,何楚耀手拿报告急匆匆地走进来。

    “哎哟,叶组长,我担心你不在呢。”

    “嗯,找我啥事?说吧。”

    何楚耀看了眼叶天手里的锦旗,哈哈大笑,“首先,当然是祝贺你们特案组喜获锦旗了。”

    叶天不好意思地把锦旗挂在墙上,“嗨,这都是昨天的事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何法医,你拿着报告来找我,不是因为DNA比对结果出来了吧?”

    何楚耀笑道,“聪明,为了尽快把DNA比对结果做出来,我可是一夜没合眼啊。”

    叶天道,“何法医,辛苦你了。”

    小张兴奋地跑过来,“何法医,别卖关子了,赶紧说结果吧。”

    何楚耀咳咳两声,“经过一整晚的核对工作,DNA比对结果终于完成。白晓柔裙子上的DNA与嫌犯周晓光的DNA一致。”

    小张着急地道,“白晓柔裙子的DNA百分之一万是周晓光的,这就不用说了。不用检测我都想象得到,现在大家最关心的是曾雨晴裙子上的DNA是谁的?”

    叶天道,“对啊,关键的是曾雨晴裙子上的DNA是谁的?”

    何楚耀哈哈大笑,“看把你们给急的,曾雨晴裙子上的DNA竟然老周的,说实话这结果我也很吃惊啊。”

    叶天和小张全都惊得合不拢嘴,“嗯?原来****并且杀害曾雨晴的人是老周?”

    庄梦蝶笑道,“其实会有这个结果,也可以说并不意外,首先,曾雨晴的发卡出现在老周家里就很奇怪,如果老周父子跟曾雨晴的死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的发卡又怎么跑到老周家里的呢?而且据老周的妻子张爱红描述,发卡是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一个精致的黑色小盒子里,而且这个盒子还被锁在抽屉里,如果说老周父子跟曾雨晴的死毫无干系,这个发卡为什么会被精心地收藏在小盒子里。正常人对于死人的东西还是很忌讳的,而且一支发卡又不值钱,没人会把死人的发卡精心收藏。除非这个发卡对于收藏它的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何楚耀笑道,“原来老周是杀害曾雨晴的凶手,之前就有马脚露出来了。的确,那个发卡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周家,并且被精心保存。”

    小张皱眉,“可是老周身为场长,缘何会做出这么不耻的行为,竟然残忍地****杀害一名妙龄女子。”

    庄梦蝶咳咳两声,“请注意,曾雨晴被害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老周并不是场长,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保安罢了。而且那个时候,老周的妻子张爱红已经精神失常,老周因为害怕被妻子纠缠而不敢回家,作为一个成年男人,老周也有正常的X需求,可是妻子的精神不正常导致他的X需求无法满足,这种情况下,他在雨夜遇见独自上洗手间的曾雨晴,难免被其美色吸引,色心大发,做出****的行为,事后担心败露只好杀了她了事。我想,这就是二十年前那个雨夜发生故事吧。其实整件事并不复杂,只是再搅上后来周晓光所犯下****杀人案,也就变得越来越复杂神秘了。”

    叶天点头,“庄作家的分析非常到位,一定就是这么回事,二十年前,老周看见曾雨晴色心大发,就****并且杀害了她。出于某种留恋或者怀念,老周留下了死者曾雨晴的发卡作为纪念藏在家中的小黑盒子里。却因为他长期不回家,老周发疯的妻子张爱红撬开了抽屉,找到那个红发卡戴在头上,这也就是之前牛队带着刑侦队的警员去老周家里抓人却看见头戴着红发卡跳舞的张爱红的缘故。这下,整个事件就全都串起来了。”

    小张笑道,“看来是有其父并有其子啊,难怪周晓光这么凶残变态,原来是因为遗传基因啊。”

    庄梦蝶道,“怎么说呢,我感觉老周整个一生就是一出悲剧,也许他本性并不坏,可是却一步一步地滑向罪恶的深渊。”

    小张道,“还不坏呢,二十年前,老周****杀害了曾雨晴,二十年后的今天,老周又杀死对他一往情深的罗大姐,他简直太不是人了。我现在觉得老周就是个禽兽啊,难怪他会生出周晓光这么变态的儿子。”

    庄梦蝶道,“其实你们觉不觉得,老周杀死曾雨晴跟他发疯的老婆有直接关系,如果他们夫妻关系融洽,老周没那么饥渴的话,也许曾雨晴就不会死呢。”

    叶天叹气,“庄作家,你也别再为老周惋惜了,事已至此,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不管怎样,老周杀死曾雨晴和罗大姐却是铁的事实,就算张爱红神经不正常,导致了他的生理需要得不到满足,也不能因此就****杀害无辜的曾雨晴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