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来了,小满子一头扎进电梯,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坐着电梯下楼,之后再怎样连滚带爬地逃回片场办公室的。

    小满子一直跑,直到出废街的出口,才稍稍松了口气。

    他跑到场长办公室门口,门都不敲,就直接闯了进去。

    瘦干巴的李场长瞪大眼睛,惊愕地看着他,“小满子,你慌慌张张的,出啥大事了?”

    小满子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快!赶紧报警,小瘦子和于大哥全都失踪了。”

    李场长愣了片刻,才抓起桌上电话,拨了特案组的电话号码。

    小满子跌跌撞撞地朝着员工宿舍走去,找了张空床,一头栽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宿舍里便响起了鼾声。

    大早起,庄梦蝶抱着暹罗猫一走进特案组办公室,小张就着急地迎上来。

    “庄作家,大事不好了。”

    “又出啥大事了?看把你急的。”

    庄梦蝶把暹罗猫放在办公桌上,暹罗猫喵呜一声,跳到旁边办公桌上,找叶天撒娇去了。

    小张道,“青影片场又出事了。”

    “那鬼地方,不出事才怪呢。”

    叶天抱着暹罗猫,皱眉道,“庄作家,不开玩笑,青影片场真的又出事了。”

    “嗯?又出了什么事?”

    “昨晚,两个夜间巡逻失踪了。失踪的夜间巡逻里有一个咱们打过交道的。”

    “是谁?”

    “于勇。”

    “啊?就是那个明明拥有硕士学历却跑去片场当零时工的怪人吗?”

    “对,就是他。”

    “他们是在哪里失踪的?不会又是在那个凶案频发的银宝大厦吧?”

    “是的,就是在银宝大厦失踪的。”

    “可是于勇不是之前被周晓光囚禁在银宝大厦的地下魔窟里吗?他怎么还会再去银宝大厦呢?”

    叶天双手一摊,“那就只有天知道了。于勇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奇怪的人,放着月入万元的IT工作不做,反而跑去青影片场做一个月薪两千的零时工。而且看上去并不彪悍的他竟然频繁出入银宝大厦那种凶宅,他的一切就是一个谜。”

    庄梦蝶叹气,“其实有关于银宝大厦,未解之谜不要太多,不妨说,当年四个失踪的女演员,除了何香被找到并住进精神病院之外,谢宝儿的尸体也被找到,然后呢,曾雨晴和白晓柔的尸体至今都下落不明,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白晓柔和谢宝儿可以确定是被周晓光奸杀致死,那么曾雨晴又是怎么死的呢?曾雨晴死于二十年前,二十年前的周晓光才刚满八岁,而当时的曾雨晴已经二十五岁了,一个年仅八岁的男孩就算再强壮也绝不可能杀死一个二十五岁的成年女性啊?所以现在媒体大肆报道说周晓光是恶魔,是杀死三名女演员的凶手,简直是胡说八道。至少,曾雨晴不是他杀的。”

    叶天点头,“曾雨晴的死的确是个谜,我也觉得一个八岁的男孩不可能把一个成年女性杀死。”

    庄梦蝶道,“最搞笑的是那些媒体的报道是周晓光把三名女演员全部奸杀致死,当时的周晓光才八岁怎么****呀?这些媒体记者在报道新闻之前都不用动脑好好思考一下吗?”

    叶天笑道,“那些报道我也看过,感觉就是为了吸引眼球增加点击率而已。”

    小张笑道,“估计现在周晓光正在地府里打喷嚏呢,广大网民们一边倒的,对他是各种骂,目前的状况是群情激奋,周晓光尸体的DNA鉴定一出来,网上叫好声一片。”

    庄梦蝶苦笑,“周晓光的确是个恶魔,他的死也确实是罪有应得。可是咱也不能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他头上啊。”

    叶天点头,“曾雨晴的确不可能是被他所杀。”

    庄梦蝶道,“可是奇怪的是,曾雨晴的红色发卡却是在周晓光家里被发现的,如果说曾雨晴不是周晓光杀的,她的发卡又是怎么跑到周晓光家里去的呢?”

    小张道,“我发现这个案子不能细琢磨,整件事越琢磨越诡异。”

    庄梦蝶道,“不管怎样,就算曾雨晴不是周晓光杀的,凭着红色发卡在他家里这一点,相信她的死跟周晓光也不会一点关系都没有。”

    叶天道,“走吧,咱们还是再去一趟青影片场。”

    小张道,“我也去。”

    叶天皱眉,“你不许去,你留下看家。”

    小张道,“那把喵喵留下陪我。”

    庄梦蝶道,“不行,喵喵得跟我们一起去。”

    小张道,“哎哟,庄作家你忘记喵喵在银宝大厦失踪的事情了吗?这次居然还敢带着它去?”

    庄梦蝶笑道,“不怕的,我已经有对策了。”说完,她打开抽屉,拿出一根红色绳子放在桌上。

    小张惊道,“这是什么?不会是遛猫绳吧?”

    “嗯?你终于猜对了一回。”

    “可是这样直接把绳子绑在喵喵的脖子上不会太勒得慌吗?”

    “当然不会直接捆在喵喵身上了,遛猫绳子上都是要背心的嘛。”

    庄梦蝶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件猫咪穿的粉底白点的背心,背心上系着一只黑色的蝴蝶结。

    “哇,这件背心好漂亮,喵喵穿上一定可爱极了。只是不知道喵喵喜不喜欢穿了。”

    庄梦蝶笑道,“不管喵喵喜欢与否,都必须穿上,我可不想再次失去喵喵了。”说完,她拿着背心朝喵喵走过去,在叶天的帮助下,给喵喵穿上背心,并不费劲。

    喵喵身上的毛是巧克力色,配上粉色背心和黑色蝴蝶结,看上去很可爱。

    可是,当庄梦蝶把那根猫链拴在背心上的时候,喵喵忽然开始反抗,它愤怒地嗷呜一声以示抗议。

    庄梦蝶轻轻拍一下它的屁股,训斥道,“不行,抗议无效,必须拴着猫链,否则不带你出去了。上次你偷跑,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戒掉吃老鼠的坏习惯。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乱跑了。”

    小张捂着嘴巴偷笑。

    喵喵不再反抗,不过它还是不住地喵呜以示不满。

    庄梦蝶道,“那就实在抱歉了,可爱的喵喵,今天只能是带着猫链出门了。”

    在一片笑声中,叶天带着庄梦蝶和不开心的喵喵出门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