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瘦子原本就神经高度紧张,听见这笑声,立刻吓得把手电筒摔在了地上。

    没了手电照亮,周遭的光线更加黯淡了。

    小瘦子努力判断刚才笑声发出的方向,试图找出那个女人在黑暗中的位置。

    “是什么人在笑?你究竟是谁?刚才在电梯里说话的人是不是你?出来啊!滚出来啊!”

    小瘦子壮起胆子吼道,然而回应他的只是一片沉寂。

    那个女人似乎在笑完之后,立刻就销声匿迹了。

    周遭再度变得死一般的沉寂。

    可是他感觉那女人并没有离开,而是黑暗中盯着他看,因为他明显地感觉到有人正在注视着他。那种被目光灼烧的感觉不会错,也许她就躲在他身后的某个角落里。

    他打算拔脚就跑,可是双脚却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无法挪动。

    “我草!小满子大爷,你赶紧回来啊,老子不能动了。”

    小瘦子一急,脏话就出来了。

    他刚骂完,就听见噗地一声,这怪声像是墙壁上那个奇怪的凸起物发出的。

    小满子瞪大眼睛盯着那个凸起物。

    随着怪声响起,那奇怪的凸起物在蠕动。

    擦!那玩意怎么还会动呢?

    此时,因为手电筒给摔在地上了,小瘦子看不清墙壁上那凸起物现在的状况,只觉得黑呼呼的一团,似乎在不停地蠕动。

    小瘦子弯腰把手电筒捡起来,对着那东西一照,登时吓得气血凝结。

    ****的,那玩意哪里是什么树枝状的东西呀,那分明是一只手,一只像是泥巴捏的手,那只手现在握成拳状,食指对着他一勾一勾的,这是让他靠近的意思吗?

    小瘦子屏住呼吸,紧盯着那只泥捏的手,大气都不敢出,哪里还敢靠近呢?

    他感到那只手食指勾动的样子非常销魂,很显然,那只手在努力勾引他,勾引他靠近,可是那只手勾食指的动作越是妩媚,他就越是感到恐惧。

    没来由的,就从墙壁上冒出这么一个诡异的手形物体,它的动作越是妩媚,他就越觉得它有问题。

    小瘦子的脑袋里正在琢磨一个问题,这只手虽然像是泥捏的,可是它的形状看上去修长美丽,不会是只女人的手吧?如果说这只手是女人的手,那么刚才瘆人的笑声是这只手的主人发出的吗?

    小瘦子跟那只手僵持了有两分钟的时间,那只手终于不耐烦了。

    为什么说那只手不耐烦了呢?

    因为那只手的动作开始变得僵硬,不像之前那么妩媚柔和了。

    那只手一不耐烦,小瘦子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既然这只手已经不屑跟他玩挑逗游戏了,那么接下来,它又会做些什么呢?

    那只手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小,动作也越来越慢,很显然,它正在思考,似乎是在做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忽然,再度听见噗地一声响,小瘦子还没反应过来,只看见眼前一条黑影闪过,紧接着,他感到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一个铁钳子夹住般的疼痛。

    那铁钳子像是刚从冰窟里拿出来似的冰凉刺骨,更增添了这铁钳子冷硬的触感。

    由于被夹住的部位正好是喉管,小瘦子一下子上不来气,只是短暂急促地尖叫了一声,就变做了咳咳咔咔的喘息声。

    喉管被夹住,呼吸严重受阻,一瞬间,鼻涕眼泪便糊了满脸。

    疼痛感和晕眩感一起袭来,小瘦子感觉站立不稳,身子一绵,吃不住劲,手电筒再次当啷一声,摔在地上。

    光线再度暗淡下来。

    他看不清夹住自己喉管的是什么东西,模模糊糊的,只是看见一根手臂粗细的柱状物从墙壁一直延伸到自己的脖子上。

    他伸手下意识地抓住夹住自己喉管的东西往外掰,可是当他摸到那东西的时候,他明显地感觉到那东西的末端有五根粗细不同的分叉。

    擦!五根粗细不同的分叉?

    这是什么东西?

    难不成就是墙壁上的那只手吗?

    手上的五根手指不正是五根粗细不同的分叉吗?

    小瘦子乍惊之下,捡起地上的手电筒,往墙上照了照,果然发现,那只手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而夹住自己喉管的确是一条像是泥捏的柱状物。这条柱状物不就是刚才连在那只手上的手臂吗?只是刚才看见的只是短短的一截,没有现在这么长,难不成刚才那噗地一声,是这条手臂从墙壁里伸出来的声音吗?

    已经很清楚了,此刻卡住自己喉管的就是那只看上去像是泥捏的手。

    它前一分钟还摆出表子姿态,极尽妩媚地勾引自己靠近,结果后一分钟便忽然暴露出邪恶本质,迫不及待地从墙壁里窜出来掐住他的脖子。

    掐住自己的脖子才是它的最终目的吧,它妩媚地表演了半天,就是为了麻痹他,让他放松警惕,从而顺利地捕捉到他。看来,自己还是禁受不住它的诱惑,上当了。

    早知道自己不该独自停下来观看它,如果自己一直跟在小满子身后,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吧?然而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卖后悔药的。

    很可惜,小瘦子已经没有机会再懊悔了。

    那只手捏着他的喉管把他往墙壁里面拖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黄鼠狼咬住喉咙拖走的老母鸡,连咯咯叫的机会都没有。

    他想反抗,他想呼叫,可是没用,因为喉管被掐住,他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只能从喉咙里挤出可怜的咳咳咔咔声,那点微弱的声音听上去根本不像是呼救反倒更像是呻吟。

    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被那只手一点点地拖到墙边而无法反坑。

    他的身体一靠近墙壁便立刻感到彻骨的寒冷,他努力把身体缩成一团,并且用手去推墙壁,他的本意是想离墙壁更远一点。

    谁知,他的手一碰到墙壁便深深地陷了进去。

    起初是他的双手,紧接着是他的头部和上半身,最后他整个人便陷进了那堵墙壁,并且消失在了墙壁中。

    而他整个人也像是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窟,寒冷彻底包围了他。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