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子故意刺激他,“那你就是害怕了呗?”

    小瘦子吼道,“害怕个几把!”

    “不怕呀,那咱们就去13楼好了。”

    小满子说完,不等小瘦子答应,就按了13层。

    小瘦子想骂娘,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初来乍到,今天第一次上班,还是努力忍住了。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再度发出刺耳艰涩的声音,往中间合拢。

    小瘦子皱眉,“草了,这玩意还能关上门不能啊?听这吱嘎声,我这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小满子哈哈大笑,“谁说合不上,合得严实着呢。”

    电梯门艰难地合上了。

    小满子笑道,“怎么样?能合上,我说的没错吧?”

    小瘦子哭笑不得。

    电梯启动,朝着13层上升。

    站在电梯里,没来由的,小瘦子就觉得浑身发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是盛夏季节,站在电梯里,居然能冻得打哆嗦倒也是个奇迹了。

    噗地一声,电梯顶棚上忽然冒出一只泥捏的手,那只手在两个少年的头顶晃来晃去的,似乎有点拿不定主意,不知该抓哪一个好。

    “嗯?这两只童子鸡,一个阳气很冲,一个阳气很弱,抓哪一个好呢?看上去两个都不错呢。要知道,童子鸡的血又鲜又爽口,真的让人食指大动呢。”

    电梯顶棚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很贪婪,说话声中还夹杂着轻微的噗噜噗噜声,尼玛啊,这是舌头在舔牙齿缝儿和嘴唇的声音吗?

    小瘦子听得毛骨悚然,仿佛已经看见一条血红的舌头在舔着正在滴着口水的獠牙,他猛地抬起头来,望着电梯顶棚,却什么都没看见,“嗯?什么人在说话?”

    小满子抬头一看,“你在说什么呀?这电梯里只有我跟你两人,咱俩刚才都没说话,应该是没人说话才对呀。”

    “不对,我刚才明明听见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还听到她……”

    小瘦子话都没说完,就立刻被小满子打断了。其实小瘦子想说的是还听见她舔舌头的声音。

    “哪有什么女人?你别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搞得跟于大哥似的。”

    “于大哥?”

    “嗯,就是今天下午回来复工的那个大哥呀,他就跟你似的,总是一惊一乍,神神叨叨的。”

    说起于勇,小满子才忽然想起,自己带着新人往这里跑,有一多半原因是为了找于勇,可是现在天都黑了,还没见到于勇的影子呢。

    于勇这家伙没事就爱往废街上跑,他不会是又来这栋大厦了吧?一会儿上去喊喊他,看他在不在吧。

    “对了,你不会也跟于勇似的,八字轻吧?”

    “我不懂八字。”

    “哦,一会儿回去,我帮你查查。瞅你这样,跟于大哥是一个路子啊。”

    “什么意思?”

    “就是八字轻呗。”

    “哥哥呀,你别吓唬我了,这跟八字有个毛线关系啊?”

    小满子煞有介事地道,“关系大了,有没有听过八字轻被鬼压啊?”

    “我草!哥你别说了,我脚软了。”

    小满子哈哈大笑,“软了就对了。”

    小瘦子哪里知道,小满子诚心要捉弄他这个新人呢,只当他是在开玩笑,其实他哪里知道,他越害怕,小满子就越开心。

    叮咚

    电梯到13层了。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小满子走出电梯,用手电筒照着空无一人的楼道,扯开喉咙大喊,“于大哥!你在吗?出来啊!于大哥!嗯?这于大哥可真是的,一回来就又瞎跑,你要是说他胆小吧,还真冤枉他了,这种鬼地方,他一人愣是摸了好几遍了。说实话,要是让我一人上来瞎转悠,我还真没那个胆子。”

    小满子连喊带絮叨,然而,没有任何回应。

    小瘦子当然听不懂小满子在絮叨啥,不过他跟着小满子摸黑走在楼道里,越走越心寒。

    小瘦子看着黑呼呼的楼道,哆嗦道,“哥哥,我真给你跪了,咱们下楼回去吧,不要再往前走了。”

    小满子故意刺激他,“哟呵,这你就害怕了,刚才是谁说不怕的?”

    小瘦子无语了。

    小满子打着手电筒继续往前走,边走边喊,“于大哥!出来啊!”

    小瘦子撅嘴跟在后面,满肚子的不乐意。

    他俩谁也没注意到,在他们身后的墙壁上伸出了一只泥捏的手。

    黑暗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这两个童子鸡,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抓那个阳气弱的吧。”

    小瘦子听见说话声音,猛地回头,用手电筒照去。

    手电筒的光线不是很强烈,他忽然看见墙上有一个古怪的树枝样的凸起。

    一看之下,不觉怔住,墙壁上怎么可能会有树枝样的凸起呢?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嘛。

    墙壁不都应该是光滑平整的吗?这冒出来的古怪凸起是个啥玩意呢?

    不知怎的,一看见那树枝样的凸起,他的鸡皮疙瘩再次起来了。

    乍惊之下,小瘦子急忙回头招呼小满子,“哥哥,回来,看看墙壁上这是嘛玩意啊?”

    此时,小满子打着手电筒离着他至少得有五步远,尽管五步远也就是一米多长不到两米的样子,平常的话,只要一回头就能看清楚了,可是现在13楼没有灯光,今晚窗外又没有月亮,整个13楼除了两只手电筒的光线以外,就没有别的亮光了。

    这种情况下,小满子又怎么可能看清墙上的异形凸起物呢?

    小满子以为小瘦子是胆小故意叫自己回去呢,于是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嘴里继续喊,“于大哥,你在哪里?于大哥,快出来啊?”

    小瘦子见小满子没搭理他的茬,不由地心生怯意,不过,墙壁上那个奇诡的东西对他来说,还是蛮有吸引力的。

    小瘦子握紧电棍,举着手电筒,朝着那个奇怪的树枝状凸起物走去。

    离那东西越近,就越觉得紧张,就在他寒毛倒竖,冷汗直冒的时候,他听见女人咯咯的笑声。

    那笑声在寂静的楼道显得格外诡异,除了手电光所及之处,便全是黑暗,也许是因为看不见她身在何处,这笑声便更是瘆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