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离开银宝大厦之后,彻底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白天他躲在青影片场废街的破房子里睡觉,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饿得实在受不了才翻墙出去,在垃圾桶里找些被别人丢弃的食物和喝剩下的饮料来充饥。

    尽管垃圾桶里的食物通常都是发霉变质的,闻着都令人作呕,可是也总好过饿肚子。

    现在的老周已经变得瘦骨嶙峋,身上脏污不堪,他看上去已经跟街上任何一个流浪汉没啥区别了。

    即使潦倒成这样,他也无法去找一份临时工作去做,因为他是个通缉犯,而且还是作为头号重犯被通缉的。一旦他出去工作,随时都会面临被人认出来的危险。

    这天,天色刚刚暗下来,他就迫不及待地翻墙出来找吃的,因为他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

    他看看四下无人,立刻走到垃圾桶边上,娴熟地翻弄起垃圾来。

    这时,他看见垃圾桶旁边的电线杆上贴着一张通缉令,凑上去一看,通缉令上的照片居然是他的,老周哆嗦了一下,一把扯下通缉令,撕得粉碎,再扔在脚下使劲跺了半天。

    “草了,竟然通缉老子!这帮混蛋警察,这些无能的家伙,他们难道看不出老黑的死纯属于意外吗?而罗大姐我只是不小心误杀了她,居然把我当成杀人犯来通缉?简直是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有杀人!我是无辜的。”

    也许是老周的情绪太过于激动,引起了在片场门口站岗的保安的注意,保安拎着电棍朝着他走过来。

    老周一看,毛了,这保安认识他呀,以前他当场长的时候,这保安见了他向来都是点头哈腰的,心说被他认出来可麻烦大了。哪里还敢再翻弄垃圾,赶紧加快脚步往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保安走到垃圾筒边上,皱眉看着地上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垃圾,不屑地摇摇头,正待转身要走,忽然看见地上的碎纸片,他蹲下身子,捡起一片碎纸片,狐疑地看了看。

    保安捡起的那张纸片恰好是有着老周照片的一部分,保安凝视着老周的照片,皱眉道,“这臭要饭的没事撕这张通缉令干啥?”

    保安抬头看看老周远去的背影,叹口气,把纸片扔进垃圾桶,仍旧拎着电棍往片场大门口走去了。

    老周回头看看,保安没有追来,才放心了。

    由于刚才看见自己的通缉令,老周再也无心去垃圾筒找吃的,他找了段低矮的围墙,看看四下无人,再次翻墙回到青影片场。

    肚子饿得咕咕直叫,老周拖着疲惫的身子,欲哭无泪,一下子从青影片场场长沦为通缉犯和流浪汉,个中的痛苦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可是现在,他就是个饭都吃不饱的流浪汉,他必须得正视这个事实。

    饥饿和疲惫轮番折磨着他,他感到头晕眼花,扶着墙,打算走到一间破屋中休息。

    一进破屋,借着夕阳的光线,他发现屋内有一个白色塑料袋,袋子口是敞开的,袋子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按常理,这种白色塑料袋一般是用来装食物的,袋子里装的会是吃的东西吗?

    老周想都没想就朝着那个塑料袋走去了。

    他一把抓起塑料袋一看,袋子里果然有几个硬的像石头一样的馒头,馒头表面满是黑色的霉斑,而且馒头表面还明显有老鼠啃过的痕迹。

    这几个馒头恐怕是老鼠都嫌弃太硬,才能留到现在吧。

    袋子里除了几个干硬发霉的馒头之外,还有一瓶喝得剩下一半的矿泉水。

    老周可顾不得那么许多,抓过一块馒头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干巴巴硬邦邦的馒头嚼在嘴里居然能有一股甜丝丝的味道,看来自己真的是饿极了。

    吃了一个馒头之后,老周觉得噎得慌,抓起矿泉水,拧开,喝了一口,才觉得体力恢复了不少。

    “这馒头和矿泉水显然是什么人特意藏在这里的,现在管不得那么许多,我先填了肚子再说。可是,就这么几个馒头,还不能一下子吃光,得省着点。”

    老周叹口气,扎紧袋口,谨防老鼠再闻着味儿过来啃。

    老周稍事休息之后,伸头看看外面天还没黑,忽然想起自己很久没去银宝大厦了,也不知那边情况如何了。此刻他惦记的是儿子周晓光的尸体,一直躲在片场里的老周,既看不见电视,手边又没有电脑,在片场里更是没有半个人毛,他自然不知道儿子的尸体早就被人找到了。

    老周看看四下无人,沿着熟悉的小路,来到银宝大厦门口。

    他推开铁皮门,刚准备进入大厦,却听见身后废街上有人说话的声音。

    糟了,有人来了。

    老周一时拿不准来人是去什么地方的,只得赶紧把铁皮门依旧关好,自己躲在门外一处灌木丛里。

    不多一会儿,果然有人来了。

    来的是两个少年,一个他认识,就是原先他手底下的员工,叫小满子,小满子身后还跟着一个瘦巴巴小男孩,小男孩跟小满子一样,手里拿着电筒和电棍,不用说,有这两样家伙事儿的一定是片场的夜间巡逻,这小瘦子一定是新来的夜间巡逻,小满子带他来这里,指定是带着新人熟悉环境呢。

    可是,小满子这个倒霉孩子,这银宝大厦出过这么多事,他竟然还把新人往这里带,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老周缩在灌木丛里,打算等着两个少年走了,再出来。

    他看见两个少年在铁皮门前站定,小满子煞有介事地跟小瘦子吹牛皮,听得他差点没扑哧一下,乐出声来。

    就在这时,一只小老鼠钻进他的裤腿里,还顺着他的裤腿往上爬,老周最近瘦得一把骨头,裤子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早就变成了裙子,老鼠没费啥功夫,就钻到了他的裤裆里。在他裤裆里蹿来蹿去的,不住地吱吱叫唤。

    其实,这只老鼠也挺冤的,它以为老周的裤管是个什么温暖的所在呢,没想到,钻到尽头,是个死胡同,又赶紧往外钻,又钻不出去,一着急,才吱吱叫了起来。

    这下,老周终于受不了了,腾地站起身来,把老鼠从裤管里抖了出去。

    老周这一折腾,自然是被两个少年发现了,他俩同时回头,厉声喝道,“什么人?出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