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忽然想起那只抓住自己的脚踝的泥手,难怪那只手这么凉呢,原来那手是从这冰窟一样的坑里伸出来的,不凉才怪呢。

    因为刚才折腾半天,他的力气已经耗尽,现在他只有等体力恢复之后再往上爬了,可是坑里的温度那么低,他明显地感觉到体内的热量被一点点夺去,寒冷这个恶魔正在以兵不血刃的方式毫不留情地吞噬他。

    照这样下去,他早晚会被冻死。会变成一个巨大的冰柱可笑地挂在坑边吗?一想到自己可能面临的可怖结局,他就感到不寒而栗。

    这时,他听见嘴巴恶毒的笑声,“傻小子,你抓着坑边也没用的,坑里的温度这么低,你的手早晚会被冻僵的,在你的手冻僵的那一刻,就是你跌进坑里的时刻。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天哪,嘴巴的话彻底地粉碎了他冻死挂在坑边的美丽遐想,原来跌进无底深渊的是必须的结局,他居然连挂在坑边死去这么卑微的死法也得不到。

    于勇彻底被激怒了,他扯开喉咙咆哮,“该死的怪物,你为什么不干脆杀死我呢?你何苦要这样折磨我呢?”

    “因为我需要你的血来滋养自己,所以你不可以死,你必须活着,为我而活。从此以后,他活着的意义便是滋养我。”

    嘴巴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却有着令于勇抓狂的效果。

    “你简直是太卑鄙了,居然能做出拿别人的鲜血滋养的自己的不齿行为。”

    “傻小子,你该高兴自己总算还有一丁点儿利用价值,你知道人们会怎样对待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吗?”

    于勇摇摇头,“我怎么能知道你这种恶魔的想法。”

    “人们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不是残忍地抛弃就是杀掉他们灭口,所以你该为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感到开心,因为这样的你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

    于勇感觉自己的手指已经被冻僵了,它们已经不可能再抓牢坑边的泥土了。

    真是太糟糕了,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而已,手指就已经变得不灵活了。

    他甚至可以听见手指的骨骼因为支撑不住体重而发生的咯咯声,那咯咯声在他听来无异于可怕的呻吟。

    “你还能坚持多久?咱们现在可以倒计时了吗?相信我数到七的时候,你就会噗地一声掉下去,然后跌入无底的深渊。深渊里会有什么呢?毒蛇还是某些你想象不到的可怕生物?你希望是哪一种?请回答!”

    “闭嘴!你这讨厌的疯子,我早就受不了你了。我希望是毒蛇,好多好多的毒蛇,我宁可让它们吃了我,也不愿意被你一点点地把血吸干。”

    此时的于勇已经气得发疯,他人在坑里,看不见嘴巴在哪里,他只是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咆哮。

    “看来,我已经可以倒计时了。相信我数到七的时候,就是你掉下去的时候。”

    “我讨厌七。”

    大概是因为一句话尤忌七数,是以命终。

    于勇一直都不喜欢七。

    可是现在,那个讨厌的望月格格竟然要数到七,

    “对不起,我无法按照你的喜好去决定要不要做某件事。”

    “可是我真的很忌讳七这个数字。”

    然而他听到却是,她已经开始计数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

    她特意把七字拖了长音,结果七字刚一出口,于勇就觉得自己的双手一绵,手指再也吃不住劲,啊地惨叫一声,跌进了坑里。

    听见于勇惨叫一声,掉在坑里,三只女鬼全都吓傻了。

    三只女鬼伸头一看,更是吓一跳。

    那个坑,正在慢慢地合拢,整个坑越变越小,最后消失了,整个坑被地底下的泥土填平了,原先有过坑的地方现在跟旁边的泥土地一样,现在根本看不出这里之前有过一个坑。

    小护士道,“哎吆,这憨瓜真的掉下去了呢。”

    白晓柔道,“死了,看样子是死定了。那个坑是个无底洞啊。”

    曾雨晴道,“关键是坑还被填平了,憨瓜就是想爬都爬不出来了。”

    嘴巴咆哮道,“你们全都给我闭嘴!他死不死的跟你们无关,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人了。你们不许再议论他。”

    小护士低声道,“凶什么啊,连说都不让说啊。”

    嘴巴道,“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出去找房子吧,别再想赖在我这里不走,要是被我撞见你们,定不轻饶!好了,我也走了,你们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地上那两片凸出的嘴唇就不见了。

    原先嘴唇所在的位置现在就是一片泥土地,跟旁边的泥土地一模一样。

    随着嘴唇的消失,地下室里浓重的烟雾也缓缓散去,一切又都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看见嘴唇彻底消失,三只女鬼才相互搀扶着走到嘴唇所在的位置,仔细查看,地上的泥土已经看不出任何异样。

    小护士气得在那片泥土地上使劲用脚跺,“什么狗屁大清公主!你神气个毛线,现在的你不就是个平民百姓吗?”

    白晓柔抓住小护士,嘘了一声,“姐姐,不要闹了,等下再把她宣出来,咱们三姐妹哪里吃得消呢?”

    曾雨晴道,“没事,望月格格已经走了。”

    白晓柔道,“雨晴姐姐,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呢?憨瓜是不是已经死了。”

    曾雨晴道,“憨瓜暂时还死不了,那个狗屁格格不是说要吸他的血滋养身体嘛,在憨瓜的血没有被吸光以前,她是不会杀死憨瓜的。”

    小护士道,“那咱们要不要想办法救他呢?”

    曾雨晴摇头,“咱们的法力不行,救不了他的。”

    “那怎么现在怎么办?”

    “出去找房子,这栋大厦是望月格格的地盘,咱们要是还待在这里,被她发现可就麻烦了。”

    小护士道,“可是我在这里住了那么久,真是舍不得走呢。”

    曾雨晴道,“好了,这里终究不是咱们自己的地方,现在人家房主来了,咱们也只能腾地儿。”

    三只女鬼叹口气,相互搀扶着,朝着地下通道的入口处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