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看见三只女鬼跌倒在地,一副手脚无力的模样,又不敢上前去扶,只得站在那里发呆。

    曾雨晴和白晓柔好像伤得很重,她俩趴在地上哇哇地呕出好些黑血。

    小护士也未见得比她们强多少,她刚才拿着注射器的那只手整个儿全都变得焦炭一般,黢黑黢黑的,看上去十分骇人。

    曾雨晴道,“望月格格,你简直太卑鄙了。”

    嘴巴哈哈大笑,“打不过别人就说别人卑鄙?我告诉你吧,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两个想用掌心雷打我,我只是把你们的掌心雷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们,所以你们是被自己的内力所伤,还有你,小护士,你想用针扎我,那我就只好弄伤你的手喽。放心,你的手只是暂时不能用,修养一下,很快就会复原的。”

    曾雨晴和白晓柔还在呕血不止,小护士看着自己黑呼呼的手,嚎啕大哭,“我的手啊,不能动了,疼死我了。”

    嘴巴冷哼一声,“怎么样?现在谁还敢再来触霉头?”

    三只女鬼无一敢做回应。

    嘴巴得意地哈哈大笑,“那我现在就把傻小子带走了,各位再见。”

    于勇见状,扯开喉咙大喊,“曾雨晴大姐,救救我啊。”

    嘴巴笑道,“傻小子,你看看她们仨谁能救你?她们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两个重伤倒地,一个手被我打伤了,她们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

    曾雨晴低声道,“对不起了,憨瓜。我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嘴巴道,“麻烦你们三位,还是抽空赶紧搬走,我可不喜欢家里总有陌生人在晃悠。”

    白晓柔道,“望月格格,拜托你不要赶我们吧。外面风大雨大的,我们真的无处可去。这栋大厦这么多的房间,我们仨只需要很小的一点空间就可以容身了。我们不会打搅你的。”

    小护士道,“就是啊,大厦里房间那么多,你一个人根本住不了,不如发发善心,收留我们,大家一起做伴也热闹些。”

    嘴巴道,“不行!你们三个必须走。没得商量。”

    白晓柔道,“那你一个人不会很无聊吗?”

    “不会的,今后我有这个傻小子陪着我就行了。我相信他会让我开心的。”

    曾雨晴道,“两位妹妹,不要求她,咱们走就走,没什么大不了的。青影片场里的空房子多的是,咱们随便找一处也可以用来栖身。咱们不用待在这里。”

    嘴巴笑道,“这年头,有骨气的女人还真不多见呢。我希望你们尽早搬走,越快越好。至于你,傻小子,咱们该走了。”

    于勇吓得缩成一团,惊呼道,“不要啊,我不要跟你走。”

    嘴巴笑道,“不行的,咱们必须走了。我累了,想去休息了。跟这些没规矩的平民说话真是累呀。”

    小护士气得冷哼一声,“又在摆公主的臭架子呢。”

    白晓柔嘘了一声,“算了,咱们不要惹她了。”

    于勇忽然听见身后噗地一声响,回头一看,还是那只手,那只看上去像泥土捏的手,又从地底下伸出了一些。

    那只手不断地伸长,于勇不明白它的意图,只得睁大眼睛盯着它看。

    曾雨晴惊呼,“憨瓜,当心啊。”

    可是已经晚了。

    忽然,再度噗地一声响,那只手一下子抓住于勇的脚踝。

    于勇立刻感觉自己的脚踝像是被钳子夹住般的疼痛,他惨叫一声,蹲下身子,用双手抓住那只泥捏的手,打算把它从自己的脚踝上掰下来,可是那只泥捏的手摸上去居然跟冰块一样的冷,冻得于勇只打寒战,而且那只手坚硬如钢铁,根本掰不开。

    接下来,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在那只手出现的地方,泥土纷纷下陷,出现一个深坑。

    坑不断陷落,起初还看得见底,大约半分钟之后,深坑的底部彻底陷落,一个黑黢黢的无底洞出现在于勇面前。

    而那只泥捏的手就是从这样一个深不见底的洞里伸出,那只手以下的部分全是胳膊,那是怎样的一条胳膊呢?

    于勇发现,尽管那手和胳膊看上去像是泥捏的,可是它也跟人类的手和胳膊一样,有着粗大的汗毛孔和一根根凸出在皮肤表面的血管。只是手和胳膊全都是泥土的颜色。

    深坑距于勇大约两步远的距离,正常人的两步大约是70公分左右,再加上坑里看不见底的部分,这条胳膊目测至少也有两三米的样子,至于再往下,因为地下室光线昏暗,再加上坑里黑黢黢的,所以这条胳膊的实际长度根本无法估算。

    正当于勇惊骇万分的时候,那只泥捏的手忽然发力,它抓住于勇的脚踝把他使劲往坑里拖去。

    对于它的突然发力,于勇自然是毫无防备。

    于勇一个没站稳,居然一头载进了坑里。

    幸亏反应及时,于勇惨呼一声,抓住坑边的泥土才没有摔进坑里去。

    可是他整个人已经在坑里了,目前,他只有头部和双手还在坑外,他的状况仍旧不容乐观。

    就在他掉进坑里的一刹那,坑中的寒气立刻包围了他。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冰窖般的恐怖,为了保存体内的热量,他的身体猛地缩成一团,他攀住坑边的泥土奋力往上爬,冻僵了的泥土,平滑的部分踩上去像冰块,一踩一滑,

    凸出的部分又如同匕首般的锋利,搞得他苦不堪言。总之,他的脚根本没有可以踩住借力往上爬的地方。

    他的双脚乱踢乱踹,几经尝试,可是均告失败。终于因为力气耗尽而放弃。

    此刻的于勇就像是某种受惊的小动物一般,双手抓牢坑边,无助地吊在那里。他无法预知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因为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寒气,他立刻打了个喷嚏,却发现自己喷出的气流都是白烟。

    啊?他傻眼了,人类只有在极其寒冷的环境里才能喷出白烟呢。比方说在冬季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才会喷出白烟。

    这坑里的温度到底是多少度啊?

    不会是零下十几度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