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女鬼一直躲在墙壁里面偷看,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小护士道,“哎吆,这憨瓜真是没骨气啊,管那个怪物叫奶奶,还跪下磕头,真是丢死人了。”

    曾雨晴冷笑,“那是他没办法,斗不过那怪物,跑又跑不掉。只能装可怜喽。”

    白晓柔道,“要说憨瓜还真是可怜,之前摸进银宝大厦被周晓光逮住囚禁,现在又赶上这个怪物,他还真是生不逢时呢。”

    小护士道,“那现在怎么办?”

    曾雨晴道,“什么怎么办?”

    小护士道,“他好像被那怪物困住了。”

    白晓柔道,“咱们难道就见死不救吗?”

    曾雨晴皱眉,“可是咱们法力太弱,根本不是那东西的对手啊。”

    白晓柔道,“可是姐姐,憨瓜虽然猥琐又贪心,可他终究不是老周父子那种十恶不赦的恶棍,而且他三番五次来到银宝大厦也是受了姐姐说大厦有宝藏的蛊惑而已,现在他被怪物拿住,眼看着就要带走,咱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小护士道,“对呀,姐姐,咱们想办法救救憨瓜吧。”

    曾雨晴原本打算躲在墙中看戏,可是禁不住两个妹妹的哀求。

    这时,又听得那于勇扯开喉咙大喊,“曾雨晴大姐,白晓柔妹子,小护士,你们三个全都躲到哪里去了,出来救我啊!”

    曾雨晴道,“好吧,既然一切全都因我而起,憨瓜被困这里,我就只好出去救他了。”

    小护士道,“雨晴姐姐,咱们三姐妹一起上,不信对付不了那个怪物。”

    曾雨晴点头,“好吧,咱们一起上,救憨瓜。”

    “好个胆大包天的怪物,休得放肆!”

    三只女鬼齐声娇喝,从墙壁中飞出,在于勇面前站定,团团将他护住。

    于勇见三只女鬼应声而至,感动到飙泪,使劲作揖,“多谢曾雨晴大姐救我。”

    曾雨晴冷笑道,“不用谢我,主要是两个妹子为你求情,否则我才懒得管你的闲事呢。”

    嘴巴笑道,“哎哟,这是搬救兵来了吗?”

    于勇道,“你这怪物,就等着受死吧。”

    曾雨晴吼道,“哪里来的怪物,躲在地底下撒野,有本事出来接老娘三招吗?”

    嘴巴哈哈大笑,“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呢,原来是三只小鬼而已,信不信我打你们个魂飞魄散!”

    小护士举起注射器,哈哈大笑,“你这怪物,好大的口气啊,敢不敢出来试试我扎针的技术呢?我扎针技术很好的,绝对不会偏,保准一针扎爆你的眼珠子。”

    嘴巴笑道,“现在的小鬼全都没大没小的,敢在我面前耍威风了?要知道你们仨只是我家里的房客而已,要是惹得我不开心,随时将你们扫地出门!”

    三只女鬼大惊,“房客?你在说什么啊?”

    嘴巴慢条斯理地道,“你们大概有所不知,这栋大厦之前叫做望月楼,是我父王专门为我盖的。我生前可是深得父王宠爱的,那时的我可是要风要风要雨得雨啊。”

    小护士皱眉,“你父王?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望月格格呀。”

    小护士哈哈大笑,“格格?清朝的公主吗?我们可是只听说过新月格格和还珠格格,哪里有什么望月格格啊?”

    嘴巴冷哼一声,“那是因为你们太孤陋寡闻了。我生前可是堂堂正正的大清公主,跟你们这些平民百姓家的孩子是不一样的,在我面前,麻烦你们放尊重些。”

    小护士冷笑,“望月格格,请你不要再在我们面前摆什么公主的臭架子了,清朝早就灭亡了,现在是我们大汉的子民一统天下,所以你就不要亮你搞笑的公主身份了。现在的你就是平民一枚。”

    嘴巴很是生气,不过她还是忍住,“不管怎样,这栋大厦可是我父王专门为我而盖,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曾雨晴道,“你说这栋大厦是你的地盘,我们在这里很久了,怎么一直没见过你呢?”

    “以前老周父子盘踞在地下室,他们身上的戾气和阳气镇住了我,使得我一直被压在地底下出不来,现在不同了。老周父子死的死,逃的逃,我现在终于解脱了。我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整栋大厦里活动了。要知道,这栋大厦就是我的家呀。”

    三只女鬼大吃一惊,原来老周父子尽管罪大恶极,可是他们身上的阳气和戾气封住了地底下望月格格的魂魄,现在老周父子死的死、逃的逃,表面上看来,她们的确报了仇,可是无意间却破坏了另一种平衡,把望月格格给放了出来。

    嘴巴道,“既然大家全是鬼,我也希望相互之间能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我就想把这个傻小子带走,你们要是聪明呢,就少管我的闲事。”

    于勇一听,吓得哭成泪人,“望月格格,拜托你不要把我带走啊,曾雨晴大姐,救我啊。”

    嘴巴冷笑,“傻小子,你求谁也没用,今天,你必须跟我走。”

    曾雨晴冷哼一声,“我们要是不答应你把他带走呢?”

    嘴巴道,“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如何了。不过,我相信,就凭你们几个,是奈何不了我的。”

    白晓柔低声道,“雨晴姐姐,咱们怎么办啊?”

    曾雨晴道,“不要慌,等下,咱们仨一起上,打她个措手不及。”

    嘴巴冷笑,“你们三个商量好了没啊?谁先上?”

    白晓柔低声道,“这个什么格格,好生嚣张啊。”

    曾雨晴一声娇喝,“姐妹们,上啊!”

    曾雨晴和白晓柔以掌心对准嘴巴,发出掌心雷,小护士掠起身形,举着注射器对准嘴巴扎下去。

    “原来你们就这点本事啊?”

    嘴巴一张,喷出一口浓烟,呛得三只女鬼头晕眼花,曾雨晴和白晓柔身子一软,跌倒在地,小护士手里的注射器也从手里摔到地上,跌个粉碎。

    嘴巴哈哈大笑,“就这点本事,还想跟我斗?告诉你们仨,赶紧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这里是我望月格格的养心宝地,不是你们这些下等平民待的地方。”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