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把木箱子上面的浮土彻底弄干净,发现那箱子长约两米,宽度大约六十公分。

    话说这木箱子的尺寸很容易令人想到一种东西。

    哦,没错,就是棺材。

    要说这长的跟棺材似的木箱子里藏着宝藏,这于勇心里还真开始打鼓了。

    好像在无数的探险小说和电影里,宝藏都是藏在小巧精致的金属箱子或者是木料比较高档的木箱子里,箱子表面通常雕刻着精美的花纹,箱子内部有着柔滑细腻的天鹅绒衬里,以衬托宝藏的高贵不凡。

    可是眼前的这个破箱子怎么也让人觉得它跟宝藏沾不上边。

    组成木箱子的东拼西凑的旧木板,很容易令人想到它们的前身是否是破旧的桌椅或者橱柜的一部分。

    于勇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眼曾雨晴,发现她竟然双手掩面,开始啜泣。

    “嗯,曾雨晴大姐,你哭什么呀?”

    曾雨晴不理他,反倒开始嚎啕大哭。

    小护士和白晓柔木偶般的呆呆望着他。

    于勇越琢磨越不对劲,他伸出双手抓住木箱子的两端,一使劲,竟然把箱子从坑里抱了出来。

    这木箱子里装的是啥呢?分量这么轻,宝藏的话应该是死沉死沉的才对呢。

    于勇抱着箱子,他一动换,立刻感觉木箱子里有东西在晃悠,并且木箱子里的东西撞在箱子内壁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擦!这是什么东西才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呢?

    他抱着木箱子使劲摇晃,这下,木箱子里除了叮叮当当的怪声之外,还有类似球形物在箱子里滚动时发出的骨碌碌声。

    这又是叮叮当当又是骨碌碌的,箱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呢?

    于勇再次回头看了眼三只女鬼,发现她们仨仍旧是哭的哭,呆的呆,算了,也别问了,自己拿主意吧。

    木箱子的四个角上钉着四枚铁钉,他伸出食指试了一下,发现铁钉钉得并不严实,用铁锨应该就能把铁钉给撬开了。

    于是他用铁锨挨个撬开铁钉,这很容易的,先用铁锨把铁钉撬出一半,剩下的一半,用手都能拔出来了。当他拔掉最后一枚铁钉的时候,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噌地一下,掀开箱子盖。

    令他大为震惊的是,箱子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宝藏。

    箱子里居然是一堆白骨和一个骷髅头,那白骨身上还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白裙子。

    由于眼前所见与心里所想的落差实在太大,于勇惨叫一声,跌倒在地,惶恐地朝后爬去。

    很显然,发出叮叮当当怪声的就是这些白骨,而骨碌碌声当然是骷髅头滚动时发出的声音了。

    曾雨晴看见箱子里的白骨,哭得更伤心了,“我死得实在是太惨了,这个禽兽!这个畜生!”

    至此,于勇方才明白自己是被曾雨晴这女鬼给忽悠了,她是故意用宝藏做诱饵忽悠自己来这里挖她的尸体,他感到怒不可遏,指着曾雨晴大吼,“曾雨晴,你简直太过分了,你想让我帮你挖尸体,你就直说嘛,这样忽悠我,也太过分了吧?居然再次把我骗到地下二层来,你知不知道,我离开这里之后,曾经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这个可怕的地下室。”

    曾雨晴抹去脸上的泪水,大吼道,“我要是说真话,你会帮我吗?”

    于勇沉默了。

    说实话,尽管自己被周晓光锁在地下室里的时间并不长,可是这间地下室留给自己的阴影却是这辈子也难以消除的。如果曾雨晴说真话,自己未必会帮她,因为他实在不想再踏进这个地下室半步。

    曾雨晴道,“我承认我很自私,我首先散布了青影片场有宝藏的谎言,把你和强哥给引到了银宝大厦,可是,如果你们不来银宝大厦,也许我和晓柔,还有谢宝儿的案子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沉冤得雪,而可怜的何香说不定得给周晓光做一辈子的奴隶。可恶的老周父子所犯下的罪行永远得不到惩罚。今天为了骗你帮我挖尸体,我只好撒谎说知道宝藏在哪里。说实话,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的尸体居然被那对禽兽父子埋在这里。因为之前,老周父子盘踞在此,地下室里阳气太足,我根本进不来。也没办法进来找自己的尸体,可是我感觉我的尸体就埋在地下室里的某个地方。今天,果然被我证实了尸体就埋在这里。不过,对于我不诚实的行为,我愿意对你说声对不起。”

    尽管曾雨晴哭得梨花带雨,看上去楚楚可怜,于勇仍旧觉得怒气难平,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忽悠成这样?敢情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个套,最先上套的人是强哥,强哥认为这里有宝藏,所以以欠高利贷为借口逼着他辞去报酬优厚的工作来这里打零工,然后他又禁受不住所谓宝藏的诱惑,一次次冒着生命的危险,潜进银宝大厦。

    原来宝藏就是个谎言。

    这一切都只是女鬼曾雨晴的阴谋而已。

    “曾雨晴,你实在是太阴险了,为了自己个人的目的,居然下了这么大一个套?不是阴险,而是太卑鄙了。”

    曾雨晴冷笑,“于勇,你这个憨瓜,你该感谢我才对,如果你不是来到片场工作,又怎么会把强哥引到这里来?如果强哥不来这里,也就不会被警方抓住他杀人的证据,现在强哥锒铛入狱,你欠下的高利贷也一笔勾销了,所以你该谢我。”

    于勇哈哈大笑,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女鬼的一句谎言。现在的他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还是该感谢这只戏弄他无数次女鬼。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圆满解决了,这样不是很好吗?周晓光死了,老周跑路了,何香获救,我和白晓柔、谢宝儿也报了仇,而你也成功摆脱了高利贷,再次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来。大家皆大欢喜啊。”

    小护士和白晓柔齐声道,“对,雨晴姐姐做的对,如果不是雨晴姐姐,恐怕你这个憨瓜还得受着高利贷的欺压呢。”

    曾雨晴笑道,“我的尸体就是这栋大厦的宝藏。这下你满意了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