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跟两只女鬼正聊着天,忽然听见哎呀一声惨叫,就见一个白色身影凭空摔了下来,跌在地上,于勇定睛一看,妈呀,在地上哎呀哎呀直叫唤的可不是那个凶巴巴的小护士吗?

    此刻,小护士脸色惨白,冷汗潺潺,俯卧在地上不住地发抖,啊啊地叫唤半天之后,哇地吐出一口黑血。

    两只女鬼看见小护士从天而降也是大吃一惊,立刻围了上去。她们蹲在小护士身边,帮她捶背。

    小护士伏在地上,一直吐。

    不大的功夫,小护士就吐出好大一滩黑血。

    小护士道,“别担心,我没事,我是被阳气所伤,把体内淤血吐干净就没事了。”

    曾雨晴道,“护士妹子,咋搞得这么惨兮兮的?”

    小护士道,“别提了,我正玩得开心呢,谁知道半路上杀出个小道士,把我打成重伤,说是搞什么温水煮青蛙,用提升臭要饭的身上阳气的做法逼我自己从他身上跳出来。”

    白晓柔道,“那护士姐姐最后怎样了?”

    小护士道,“没办法呗,那要饭的身上越来越热,烫得我待不住,只能是从他身上跳出来了,没想到还是被他身上的阳气所伤。这小道士真是太讨厌了。”

    曾雨晴道,“护士妹子,出去一趟有啥收获没有啊?”

    “外面的世界好玩极了,街上特别热闹,靓女如云。有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如果不是那个讨厌的小道士,我都不想回来了。”

    小护士的话,引得两只女鬼大为羡慕,她俩齐声道,“不行,哪天我也要找个阳气不足的家伙附在他身上出去玩玩。”

    “你们猜我是怎么整治那个要饭的吗?”

    “怎么整治的?”

    “我给他化妆穿裙子,还给他穿上女人的红内裤。”

    “哇,那他不是丢脸丢到太平洋啊。”

    “管他呢,我只要自己玩得开心就好。”

    “护士妹子向来就是喜欢捉弄别人的,合该要饭的倒霉。”

    “就是嘛,他那么臭,熏了我那么久,其实我一直在容忍他。给他点小小的惩罚也是应该的。”

    三只女鬼笑得合不拢嘴。

    小护士的话,听得于勇浑身发毛,一想到一个大男人被小护士化妆穿裙子还穿上女人内裤,他就止不住地哆嗦。

    这时,小护士忽然发现于勇傻呼呼站在一旁,立刻把眉头一皱,“嗯?憨瓜,你怎么又来了?话说你还真是不怕死呢,刚被人从魔窟解救出来,你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又跑进来送死?在你死之前,不如我先给你打一针吧。”说完,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手里的注射器,走了过去。

    于勇见状,吓得直往后退,“护士姐姐,可使不得呀,您这一针扎下去,我哪里还有命在呢?”

    “不怕的,这一针是镇静剂,打完只是睡觉而已。”

    “别呀,姐姐,我可不想在这种鬼影森森的地方睡觉啊。”

    护士把眼一瞪,“嗯?你是说我们三个会害你吗?”

    于勇吓得使劲摇头,“不,姐姐你误会我了,我绝不是这个意思。”

    小护士把注射器对准于勇的脖颈,厉声道,“说,你三番五次地跑到银宝大厦,目的何在?我看得出你原本是个胆小鬼,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忽然壮起胆子跑到这种阴森可怖的地方不是很奇怪吗?”

    于勇结结巴巴地道,“姐姐,我刚才已经交待了,我来银宝大厦是来找宝藏的。”

    “宝藏?”

    小护士先是呆住继而哈哈大笑,“银宝大厦里会有宝藏吗?简直是太搞笑了。我待在这里这么多年,竟然都不知道这里有宝藏。”

    白晓柔道,“憨瓜就是死心眼,我刚才都跟他说了,这栋大厦里根本没有宝藏,他就是不信。”

    曾雨晴咳咳两声,“晓柔妹子,这大厦当然是有宝藏的了。”

    白晓柔捂着嘴,噗嗤一下,乐了。

    于勇看着她们仨吵来吵去的,再次傻眼了,“曾雨晴大姐,你不是一直在忽悠我吧?这大厦里到底有没有宝藏呢?”

    “忽悠你啥,憨瓜,跟我走,我这就带你挖宝去。”

    曾雨晴说完,身形一飘,已经在前面带路了。

    于勇只好傻呼呼地跟在她身后。

    小护士看着他俩的背影,惊讶得合不拢嘴,“哎哟,这雨晴大姐是要把憨瓜往哪里带呀?”

    白晓柔道,“我也看不懂大姐壶里卖啥药呢。”说完,她靠近小护士咬耳朵,“其实吧,这栋大厦有宝藏的传闻是曾雨晴大姐特意散布出去的,目的是为了引更多的人来到银宝大厦,窥破老周父子的秘密,为我们几个受辱而死的姐妹报仇雪恨。”

    小护士好像听懂了,“那就是说大厦里根本没有宝藏了?”

    “对呀,宝藏是曾雨晴大姐散布出去的谎言而已,因为没人敢来银宝大厦,如果说有宝藏的话,就有人敢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都差点被雨晴姐姐给忽悠了呢。可是雨晴姐姐现在带着憨瓜去哪里呀?”

    白晓柔摇头,“我哪知道?雨晴姐姐心思诡秘,无人能懂啊。”

    小护士哭笑不得,“可是雨晴姐姐说带憨瓜去挖宝藏,既然都没宝藏,又去哪里挖呀?”

    “那就不知道了,雨晴姐姐带他去自然有她的道理吧。”

    两只女鬼紧盯着曾雨晴和于勇的背影,只见曾雨晴朝着电梯门口飘去。

    然后曾雨晴在电梯门口停住,伸手按了开门键。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曾雨晴飘进电梯,示意于勇跟进去。

    “曾雨晴大姐,咱们去几层啊?”

    “地下二层啊。”

    “啊?地下二层啊。”

    一想起地下二层的那些囚室,于勇就感到头皮发麻。仿佛周晓光那凶神恶煞般的脸孔和滴血的皮鞭立刻就会出现在眼前。

    “怎么?你不敢去吗?”

    “不是啊,只是怕去了会想起许多不愉快的事。”

    于勇据实相告。

    “不用担心,那都是已经是过去了,周晓光已经死了,老周下落不明,地下室里的阳气已经散尽,我也终于可以进到地下二层了。咱们走吧。”

    曾雨晴说完,伸手按了关门键。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合上了。

    两只女鬼追过来,电梯门正好合上。

    小护士惊呼,“雨晴姐姐居然去地下二层了!”

    白晓柔笑道,“怕什么?咱们也能去了。现在老周父子逃的逃,死的死,地下室里的阳气荡然无存,咱们可以随便出入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