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看着小满子和小瘦子玩游戏玩得正嗨,只得叹口气,走出员工宿舍,朝着场长办公室走去。

    到了场长办公室门口,他隔着窗玻璃往里一看,果然看见一个瘦得跟大烟鬼似的小老头坐在办公桌前。小老头戴着一副老花镜,看上去就像是旧社会古董店里的小老板,就差没穿着牙黄羽纱长衫了。

    此刻小老头正埋头在写文件,根本没注意到窗外有人在盯着他看。

    于勇咳咳两声,敲门进去。

    “李场长,您好。”

    小老头猛地抬起头,“哦,你有什么事?”

    “我叫于勇,也是片场的职工,因为之前被周晓光囚禁在银宝大厦的地下室里,经过几天的休整,感觉身体没大碍了,想回来继续上班。”

    小老头皱眉,“哦,于勇?我接任的时候,好像听人说过你,我有印象,对了,据说你不是硕士生嘛,来我们这里做夜间巡逻也太屈才了吧?”

    “没事,我以前的工作太费脑子,想换个轻松点的工作。”

    “行吧,反正片场还缺人,你要是愿意干呢,就去隔壁跟王大姐打个招呼。”

    于勇点头,“嗯,谢谢李场长,我这就去王大姐。”

    小老头点头,“去吧。”

    于勇立刻跑到隔壁人事部,推门一看,立刻傻眼了。

    只见办公桌前坐着的那个大姐足有三百斤,那一身的赘肉真让人怀疑她这一坐下去,还能站起来吗?

    “王大姐吗?”

    看着一个陌生人惊恐万状地看着自己,这位胖大姐显然很不高兴,冷哼一声,“什么事?”

    “哦,我是那个被周晓光囚禁在银宝大厦地下室里的于勇,现在调整完毕,又回来上班了。”

    看见胖大姐脸色难看,于勇赶紧又加了一句,“这事我刚才已经跟李场长打过招呼了,他说没问题,还说让我来找您抱到。”

    胖大姐道,“那你得重新填入职登记表了,你以前的在职记录我已经删除了,因为我接受人事部之后,已经不在职的人我全给清理了。”

    于勇道,“明白。”

    胖大姐递给于勇一张表,于勇填完表,道声谢谢,就离开了人事部。

    于勇走出人事部,回到员工宿舍,发现小满子和小瘦子还在玩游戏,于是他拿起手电筒和电棍急匆匆地朝门外走去。

    小满子道,“于大哥,你还真勤谨啊,刚一上班就巡逻去了,现在还没到上班的点呢。”

    于勇笑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去溜溜弯,生命在于运动。”说完,他拎着手电筒和电棍朝着废弃片场的入口走去,等他走到入口附近,看看四下无人,立刻加快脚步走进废弃片场的入口。

    殊不知,小满子一直站在员工宿舍门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看见他走进废弃片场的入口,皱眉道,“嗯?又去了。真无语了。”

    小瘦子边打游戏边问,“哥呀,你一个人磨叨啥呢?”

    小满子摇头,“没啥,继续玩你的。”

    “哈哈,跟你说着话,我就拿了个双杀。真爽啊。”

    “才双杀?就把你乐成这样,你让我这五杀的情何以堪啊?”

    两个少年聊着天,接茬又打起游戏来。

    于勇进入废弃片场的入口之后,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街道往前走,很快再次来到银宝大厦跟前。

    经过一番波折之后,再次来到银宝大厦,心中颇多感概。

    银宝大厦一如往常那样破旧和赃物不堪。

    看来周晓光的魔窟被端,也并未减少银宝大厦的阴寒之气,站在绿漆斑驳的铁皮门跟前,于勇仍旧感觉门缝里有寒气不断溢出。

    于勇站在大厦门口,想起发生在这里的恐怖事件,仍旧感到不寒而栗,裹足不前。

    正在一楼接待室聊天的两只女鬼看见于勇回来,不禁哈哈大笑。

    曾雨晴笑道,“看呀,憨瓜回来了,咱们有的玩了。”

    白晓柔道,“是啊,咱们不妨耍耍他啊。他看上去还是那样憨头憨脑的。我最喜欢耍弄脑袋迟钝的人了。”

    于勇一推门,看见两只女鬼,不觉又惊又怕,不过,还得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

    尼玛,尽管现在是大白天,于勇看见俩白裙女子脚跟不沾地地在屋里飘来飘去,仍旧觉得脊背发凉。

    “哎哟,这不是曾雨晴大姐和白晓柔妹子吗?真巧啊,我一来就遇见你们了。”

    曾雨晴笑道,“憨瓜,我就算到你会回来的。”

    于勇大惊,“为什么呀?”

    “因为你想回来被我们耍呗。”

    两只女鬼相拥着,哈哈大笑。

    于勇哭笑不得,又不敢发作,只得柔声细语地道,“雨晴姐姐,我正好有事要请教你呢。”

    “啥事呀?”

    此时,于勇已经打定主意,这次重返青影片场就是为了寻找宝藏,目的明确,既然这两只女鬼天天在这栋大厦里,不如套套她俩的话,兴许能摸着宝藏的下落。

    于勇咳咳两声,“之前,你不是亲口跟我说青影片场的宝藏就在银宝大厦里嘛,那么现在,能不能请雨晴姐姐告诉我宝藏究竟藏在大厦的什么位置。我发誓,如果让我于勇得了宝藏,绝不忘记姐姐的好,定会给姐姐烧元宝烧房子烧汽车,再烧一个美男供姐姐使唤。”

    听了于勇的话,两只女鬼又是一通大笑。

    看见两只女鬼大笑,于勇心里发毛,“曾雨晴大姐,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不知两位有什么好笑?”

    曾雨晴道,“憨瓜,你真的很想要银宝大厦里的宝藏吗?”

    于勇点头。

    白晓柔笑道,“姐姐,你坏死了,这大厦里哪有什么宝藏呢,宝藏什么的只不过你故意编的谎话而已。”

    于勇大吃一惊,“啊?曾雨晴大姐,原来这栋大厦里没有宝藏啊,关于宝藏的事,都是你的谎言吗?”

    曾雨晴把脸一拉,“谁说没宝藏了,这栋大厦当然有宝藏了,我说有就有。”

    听了两只女鬼的话,于勇懵了,这大厦里究竟有没有宝藏呢?曾雨晴和白晓柔,她俩谁的话是真话呢?她俩一向喜欢捉弄自己,于勇不知该相信谁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