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院看完何香之后,于勇彻底崩溃了,在去医院之前,他已经描绘好一副人生蓝图,

    他打算等何香出院就向她求婚,他甚至已经想象到她穿什么样的婚纱好看,甚至还想好了他们将来有了孩子叫什么名字。女儿叫小香,儿子叫小勇。这样的名字很俗气,可是至少跟爸爸妈妈很接近。接近就代表亲近。

    可是,无情的现实将他卑微的愿望打碎得如此彻底,看见被束缚带紧紧捆在床上的何香,他再也唤不起心中的半点怜爱。

    那个躺在病床上疯狂扭动身体的女人就是他的梦中新娘吗?

    心中残存的那一点美好是这样被毁得彻彻底底。

    至于小香还是小勇,都只能是爪哇国里可笑的幻梦了。

    他知道,那个跟他一起被囚禁在银宝大厦地下室里的女子已经死去了。现在被束缚在病床上的这个女人是他所不认识的另外一个女人,或许,连女人都不能算是,只是一个披着女性外衣的会呼吸的动物罢了。看着她被捆在病床上朝自己挣扎呼救,他感到既心疼又无奈。

    何香会变成现在这样,当然跟周晓光对她长达一年多的侮辱和虐待不无关系。

    否则,一个好端端的新中国女性,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知识女性,何以如此怕灯呢?很显然,是周晓光扭曲的人格严重地影响到她,使得她变成了一个精神不健全的人。尽管她已经脱离了周晓光的掌控和虐待,可是她的精神已经习惯了这种虐待和折磨,她已经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她也更不可能正确地与人交往。

    何香之所以怕灯,大概是因为在她被囚禁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已经习惯了在昏暗的囚室中生活,一旦看见明亮的灯光,她就会感到紧张害怕,似乎周晓光的魔影会随时伴随着明亮的光线瞬间出现在她面前,一把将她抓在手里,置于铁蹄和皮鞭之下。

    算了吧,不用再想她了,就当作她已经死去好了。

    于勇叹口气,把那兜水果扔进垃圾桶。

    捡破烂的老太太看着于勇远去的背影,哈哈大笑,“这傻子,新买的水果都不要了吗?”

    现在该去哪里呢?

    于勇忽然停住脚步,回原先公司上班还是回到青影片场呢?

    一想到青影片场,于勇不觉哈哈大笑,自己在那里被人囚禁差点丧命,竟然还想要回去吗?

    不知怎的,于勇忽然想起青影片场有宝藏的事情来,对呀,片场里可是有宝藏的,我必须回去,现在强哥被抓,银宝大厦的恶魔周晓光的尸体据说已经被找到了。

    这几天网上、电视里全是报道周晓光父子恶魔罪行的消息,老周父子已经完蛋了,长期盘踞在青影片场的魔影彻底被打掉了。

    现在的青影片场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完全可以自由进出的地方了吧?

    没了强哥和老周父子这两个障碍,正好安心寻宝去。

    于勇也不是拖拖拉拉的人,当下就坐上公交车直奔青影片场。

    于勇跟门口的保安打招呼,“我新来的。”

    保安点头。

    于勇进了片场大门,径直来到员工宿舍,发现小满子和另一个瘦巴巴的少年正在玩游戏呢。

    小满子道,“我草!你没看见我没血了,还不赶紧给我治疗,你搞毛啊?”

    小瘦子道,“哥呀,你离我太远,我没治疗到。白按了一下。”

    “草了,你这种坑逼,下把我不带你了。害得我白死了一回,让人家先抓我再抓你,被人搞了双杀,这尼玛还怎么玩啊?”

    “别呀,哥哥,我还等着你带我装逼带我飞呢。”

    于勇凑过去一看,“小满子,你又在玩英雄联盟呢。”

    小满子看见于勇一脸的惊讶,“于大哥,你回来了?我以为你辞职不干了呢。”

    “哪能啊,我哪舍不得了你啊。”

    “真的假的?”

    于勇道,“那小瘦子是谁啊?”

    “新来的。”

    “咱们片场改招童工了。”

    小满子嘘了一声,把于勇拉到一边,低声道,“他都十八了,大我两岁。所以不能算童工。我是蒙他的,故意说我比他大,怕他今后欺负我。”

    “你哪来的这些贼心眼子。”

    小满子伸头看看外面没人,压低嗓门道,“哥呀,我告诉你,咱们片场来了新领导了。”

    “都是谁啊?”

    “场长是个小老头,姓李,人事部新来一大姐,姓王,那王大姐比罗大姐还胖呢。”

    “不是吧,要是比罗大姐还胖,那不成球了吗?”

    “对了,罗大姐和老黑全都死了,这事你知道吗?”

    “新闻里报道了,我感觉挺吃惊的。”

    “据警方推测,嫌犯竟然是周场长?这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老周平时跟他俩关系多铁呀,怎么可能动手杀人呢?”

    “你呀,岁数还太小,等你到了老周的岁数,跟同事之间的积怨一步步加深,也许有一天你也会那么做。”

    小满子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于勇趁机在小满子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再过二十年,你就什么都懂了。”

    这时,等在一旁的小瘦子着急了,“哥哥,你还玩吗?”

    小满子道,“玩,但是不带你了,我带不动你,你不会ADC,又不懂打野,玩个辅助吧,你也是个废物,害得被对方搞双杀,跟你没法玩,咱俩各玩各的,你甭等我了。”

    小瘦子不乐意了,“德行,有啥了不起,我自己玩。”

    小满子冷哼一声,“跟你玩净输,没意思。”

    于勇哈哈大笑,“小满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得注意团结同事,对待同事要学会友爱和帮助。”

    小满子不屑地瞟了小瘦子一眼,然后拍拍于勇,“于大哥,你赶紧去场长办公室报到,顺便跟王大姐打一招呼,别让他们把你的名册给注销了,下个月你可就领不到工资了。”

    “成,我就去,多谢提醒。”

    小满子回到桌边,一点开始,又开了一局。

    “哟呵,你还真有志气,自己开了呢。”

    小瘦子道,“那是,没了张屠户,咱还连毛吃猪肉不成?”

    小满子笑道,“其实这游戏也就是熟能生巧,打得多了自然也就熟练了。刚开始我也是个天天挨骂的坑货。”

    两个少年各自玩着游戏,又开始有说有笑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