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勇亲眼看着强哥被警察塞进警车带走,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这下美了,强哥那恶棍被抓,自己欠的高利贷也就一笔勾销了,他听叶天说强哥涉嫌绑架杀人还拒捕袭警等多项罪名,恐怕会被判死刑哦。

    最好是判死刑,自己欠他钱的事自然也就无人追求了。

    就算是判无期,也不会有人来找他于勇的麻烦了。

    现在的于勇,真是无债一身轻啊。

    于勇买了一兜水果,去医院看何香,却发现何香的病床空着。

    护士正在打扫房间,于勇一把拉住护士问道,“何香呢?”

    护士一愣,“何香?”

    “嗯,就是住在这间病房的病人啊。”

    “哦,你说那个女疯子呀,已经给转到重症监护室了。”

    于勇大吃一惊,“啊?她究竟怎么了?需要转到重症监护室?”

    这时,一个医生过来查房,看见于勇,问道,“怎么回事?”

    “他找之前住这个床的病人。”

    医生道,“何香的大脑受了严重的刺激,恐怕需要住进精神病院治疗。”

    “啊?去精神病院治疗?不是吧?”

    “是的。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她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她。”

    医生道,“在重症监护室,你跟我来。”

    于勇跟在医生的身后,来到一间病房前站定。

    房门上装着一块玻璃,屋内没有开灯,黑呼呼的一片,再加上走廊里灯光昏暗,根本看不清屋里的情况。

    医生低声道,“这间病房是不能进去的,只能从外面看。”

    于勇凑到门上,仔细观看,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蠕动。与此同时,他还听见低低的喘息声,不知怎的,他觉得那喘息声跟动物的声音很像。

    于勇皱眉道,“可是我什么都看不清啊。”

    医生道,“你确定要看她吗?”

    “确定。”

    “好吧,那请你做好心理准备,我要开灯了。”

    啪地一声,灯光打开,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传来。

    “不要开灯!我不要亮光!听见了吗?你们这些蠢货,把灯给我关上!”

    强烈的灯光下,于勇看清了,一个女人被束缚带捆在病床上,此刻女人正努力地仰起上半身试图做起来,可是由于束缚带的限制,她不得不躺在床上。

    女人脸上的表情狰狞扭曲,看上去极其骇人。

    “我说了。全都给我滚开!你们听不懂吗?你们为什么还要一遍遍地打搅我?你们全都是白痴,听不懂人话吗?赶紧把该死的灯关上,然后滚开!听到没有?你们这群猪。”

    女人不住地谩骂,口沫四溅。

    医生叹气道,“她入院以来一直这样,我们已经打算把她转到精神病院了。”

    于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扑到门上,哽咽道,“你是何香吗?”

    听见于勇的声音,女人猛然怔住,她停住谩骂,张大嘴巴,“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们都喊我疯子神经病,没人喊我的名字,我猜也根本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于勇啊,你忘记我了吗?我和你一起从银宝大厦的地下室逃出来的,你不记得了吗?”

    女人沉默片刻,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是你啊,我记得你,当然记得。”

    “可是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是他们!他们把我关起来,把我当成疯子,可是我根本就没有疯啊!”

    女人的情绪再度变得尖锐起来,她的身体在床上不安地扭动,带得床也不住地响,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于勇看着医生,“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根本就没有疯。”

    医生冷笑,“她没疯才怪,之前她跟其他病人住同一间病房,她总是半夜尖叫,说有人要杀她,还不许别的病人开灯,一看见灯光就立刻尖叫,病房里的灯泡已经被她打坏无数只了。她的行为已经严重地影响,不!应该说是骚扰了其他病人的休息,我们是不得已才把她单独隔离出来的。”

    何香痛苦地直摇头,“不要!于勇,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在撒谎,他们全都是骗子,这间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全是骗子,他们把我捆在这张床上,不许我动,也不许我出去。”

    于勇彻底懵逼了,他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前,看着与他只有一块玻璃之隔的何香,惊讶地张大嘴巴,却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安慰她。

    何香流着眼泪,啜泣道,“于勇,警察来解救咱们的那一天,我开心极了,我以为自己终于获得自由了,可以像一只小鸟那样开心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错了。我太天真了。现在的我虽然摆脱了大块头的控制和折磨,可是警察能把我从银宝大厦的地下魔窟中解救出来却把我送进了新的囚室,就是这里,这间囚室虽然干净很多,不用挨打,可是本质是一样,我还是没有自由,我要自由,我要出去啊。”

    何香说完,又是一番疯狂的扭动,可是不管怎样扭动,她也挣脱不开束缚带,她彻底绝望,嚎啕大哭。

    医生咳咳两声,“对不起,先生,我想你该离开这里了。这个病人情绪相当不稳定,她需要休息,不能被打搅。”

    于勇道,“可是你们就这样把她关在这里吗?”

    走廊里出现两个体格强壮的护士,她们朝这边走过来。

    看着那俩护士的眼神,于勇就知道她们是冲着自己来的。

    果然,医生朝两个护士一扬下巴,“把这位先生带出去。”

    两个护士点头,她们一左一右地站在于勇身后,于勇立刻有种压迫感。

    “先生,您该离开这里,这里不是您该来的地方。”

    护士的声音像冰一样冷。

    于勇叹口气,只好离开,临走前,他看了眼何香。

    何香扯开喉咙大喊,“不要啊,于勇,不要离开我。”

    于勇只得安慰她,“我会再来看你的。”

    这时,啪嗒一声,灯关上了,屋里变得漆黑一片。

    可是于勇依旧能听见何香的哭声。

    “先生,您必须离开这里了。”

    两个强壮的护士一左一右地架着他,把他往外拖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