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小张带着何法医匆匆赶到,叶天吩咐小张留下来照顾喵喵,我们一行人再度赶往青影片场。

    我们的车在片场围墙外等红灯的时候,昨天那个卖盒饭的大妈又招呼我们,“吃盒饭吗?”

    我们一起摇头。

    大妈把嘴一瘪,“又来了,现在的年轻人,不好好念书,净惦记看明星,一天到晚就知道追星,不学好。”

    我朝她挥挥手,“大妈,我们不是来看明星的,我们是来拉尸体的。”

    高鹏嘘了一声,示意我不要乱说话。

    大妈看着我们的背影自言自语,“尸体?这倒霉的青影片场又出事了吗?看来我得换个地方卖盒饭了,难怪这几天生意这么差,原来是又出事了。”

    门口的保安一看见叶天,也不敢多问,直接开门放我们进去了。

    我们一共三辆车,叶天在前面开路,高鹏开车跟在后面,何法医开着小面包跟在我们后面,一行人朝着废弃片场的方向去了。为了搬尸体方便,叶天特意去刑侦队找牛队借了两个警员。

    我们进了废街之后,又往前走了好长一段路,街道两边全是破房子,昨晚走在这片废弃的地方感觉只是阴森恐怖,没想到白天再次来到这里,于阴森恐怖之外更平添几分荒凉萧瑟。

    破旧废弃的房屋和过于高大繁盛的植被,像是鬼故事中刻意营造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才来到银宝大厦跟前,在阳光的照射下,银宝大厦看上去依旧满是阴寒之气,并未因为阳光的照耀而一改阴郁的面孔。

    高鹏和李元泰在前面带路,叶天、庄梦蝶、何法医和两个警员紧跟在后面,我们坐着电梯直接到13层,从13层的楼梯间进入竖井中的那个隧道。

    因为隧道太小,何法医让我们五个和庄梦蝶在外面等候,他和叶天、两个警员钻进隧道,隧道里的两具尸体还按原样躺在那里。

    何法医先是给尸体做了简单的检查,然后拍完照并小心翼翼地取了尸体旁边的脚印之后,才让两个警员往外抬尸体,可是两个警员抬尸体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状况又出现了。

    何法医道,“可以了,你们俩把尸体搬出去吧。”

    叶天道,“何法医,可以确认尸体是周晓光吗?”

    何法医道,“尸体额头有被钝器击伤的创口,后背有枪击之后留下的三个弹孔,按理说应该就是周晓光无疑了。不过,具体的,还得最后做DNA鉴定,才能确定死者身份。”

    “虽然这尸体身上的衣服跟周晓光的衣服一模一样,体格也差不多,可是我总觉得这人看上去不像他。”

    “人死之后,相貌总会有些变化,不要担心,DNA鉴定会告诉咱们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周晓光。”

    叶天点点头。

    两个警员道,“叶组长,先搬哪具尸体?”

    “先搬男尸吧。男尸不是比较重一些嘛,先搬重的再搬轻的,这样比较不累。”

    两个警员点头,一个抱头,一个抱脚,刚搬一下,就哎哟一声,把尸体放下了。

    叶天惊道,“怎么回事?”

    两个警员齐声道,“太重了,搬不动啊。”

    “怎么会搬不动呢?你们今早没吃饭吗?”

    “不是的,叶组长,这尸体真的好重啊。”

    这周晓光撑死了也就两百来斤,两个警员都是一米八的精壮小伙子,不至于搬不动这么夸张吧?

    叶天狐疑地举着手电筒照了照地上的两具尸体,发现死尸的手腕上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他强忍恶臭蹲下身子一看,不禁苦笑一下。

    何法医道,“叶组长,发现什么了?”

    “手铐。”

    何法医凑过去一看,才发现一副手铐把男尸的左手和女尸的右手铐在一起。难怪两个警员搬不动呢,这男尸加上女尸,怎么也快奔三百斤了,两个警员怎么搬得动呢?更何况女尸还是拖在地上的。

    何楚耀皱眉,“用手铐把男尸和女尸铐在一起有啥特殊寓意吗?”

    “我哪知道?”

    叶天摇头,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卡子,在手铐上拨弄半天,啪地一声,手铐开了。

    “行了,现在可以抬尸体了。”

    何楚耀道,“对了,差点忘记了。先把尸体装进尸袋再搬吧。”说完,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尸袋递给两个警员。

    两个警员叹口气,把男尸装进尸袋,然后抬起死沉死沉的男尸奋力往外搬。

    何楚耀皱眉,“可是他们哪来的手铐呀?”

    叶天用手电仔细照着那副手铐,苦笑道,“手铐是我的,嫌犯趁我昏迷的时候,从我身上拿走的。”

    何楚耀点头,“这就对了,否则他们哪来的手铐。”

    何楚耀蹲下身子,打着手电,仔细观察地上的那具女尸,谁知他的手轻轻一碰,女尸的头皮连着头发就掉下来了,惊得他不自觉地把手缩了一下。

    失去了头皮的女尸,露出白森森的头盖骨,头盖骨上还有一圈被电钻钻开的痕迹。

    何楚耀拿去头盖骨,发现女尸的脑壳里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布包,他拿起布包捏了捏,布包里的东西发出沙沙的响声,打开布包一看,包里装的竟然是稻草。

    何楚耀看着布包里的稻草苦笑不得,“这周晓光脑子没病吧,把稻草塞进女尸的脑袋里是几个意思啊?”

    叶天道,“那谁知道,不过,这具尸体是做过防腐处理的,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谢宝儿的尸体,据梁军描述,周晓光非常迷恋谢宝儿的尸体,周晓光临死前,把自己跟谢宝儿铐在一起也很正常。”

    何楚耀皱眉,“可是周晓光当时身负重伤,失血过多,很难想象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力气扛着谢宝儿尸体钻进这个隧道。”

    叶天笑道,“何法医,周晓光他又不是一个人逃亡,他父亲周旭光一直跟他在一起呢,依我看,这谢宝儿的尸体应该是老周背进隧道陪儿子作伴的,不信的话,你把隧道里的脚印全部取样,隧道里保准有他父亲周旭光的脚印。”

    何楚耀点头,“嗯,那这样就能解释得通了。”

    说话间,两个警员已经把男尸搬出隧道又返回来了,他们把女尸也装进尸袋,然后朝外搬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