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庄梦蝶和牛队几乎是一接到梁军回来的消息就立刻赶往梁军的家,当他们急急忙忙地推开梁家大门的时候,看见的是两张焦急的面孔。

    秦大妈见了牛队自然是跟见了救星一样,立刻上前抓住。

    秦大妈道,“哎呀,牛队啊,你赶紧救救我们家小军吧。”

    牛队道,“梁军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秦大妈皱眉,欲言又止,她看着老伴儿,不知怎么把儿子的症状告诉牛队。

    老梁叹口气,为难地道,“小军他回家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像女人一样描眉画眼、涂指甲油。对了,说话声音也变成了女人的声音。”

    秦大妈道,“小军这毛病,我们说送他去医院看看,他死活不肯,刚才把社区的李医生叫来看了,李医生说他身体很健康,没啥毛病,至于为啥一张嘴就是女人声音,这个现象用医学解释不清。牛队,你说说这个好好的大小伙子,说起话来咋就变成女人声音了呢?”

    叶天和庄梦蝶听了两位老人的叙述,全都傻眼了。

    性急的牛队一把抓住秦大妈的手,“啊?梁军呢,他人在哪里?”

    秦大妈道,“在他自己卧室呢,快跟我来。”

    卧室的门紧闭着,看不见里面的情形。

    老梁和秦大妈上前敲门,“儿子,睡着了吗?”

    门内没有一丝动静。

    牛队沉不住气了,他推开两个老人,一脚踹开卧室的门。

    嘭地一声,随着卧室的门打开,他们看见的却是令人惊讶的一幕。

    梁军身穿白色护士裙,站在穿衣镜前,像蛇一样地扭动身体。

    听见门被踹开,他愤怒地转过脸来,于是,冲在最前面的牛队看见的是他那张浓妆艳抹的脸。

    庄梦蝶看见一个粗粗大大的男人穿着裙子画着浓妆,吓得禁不住尖叫起来。

    眼前的梁军的确让人很难把他跟之前那个脏兮兮的叫花子联系起来,更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刑侦队的警员。

    “你们干什么?全都给我出去!”

    梁军叉着腰怒吼,声音果然娇滴滴的女声。

    牛队怒不可遏地抓住梁军的手,“梁军,你妹的发什么疯啊?你浓妆艳抹地穿着女人的裙子,你打算干啥?”

    梁军拼命挣扎,甩脱牛队的手,冷哼一声,“放开我!你少趁机抓着老娘的手占便宜了。”

    牛队傻眼了,“梁军,你明明是个大老爷们学什么娘们说话呀?”

    梁军冷哼一声,转过身去,旁若无人地继续照镜子,他在镜子跟前左扭右扭的,像是在欣赏自己优美的身段。然而他粗壮的身体和黝黑健壮的四肢配上雪白的护士裙,只令人感到想呕吐罢了。

    牛队咳咳两声,“梁军,我命令你,赶紧把裙子脱了,把脸洗干净,爷们就要像个爷们的样子。”

    梁军咯咯一笑,“笑话,我干什么非得像个爷们的样子?”说完,他伸手托起牛队的下巴,轻浮地道,“你的脾气太火爆了,你应该学着温柔一点。”

    牛队被他妩媚的眼神看得直起鸡皮疙瘩,他伸手拍掉梁军的手,正色道,“梁军,你还是不要胡闹了。”

    梁军笑道,“我胡闹?我就是胡闹,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呢?你们要是聪明的话,就赶紧从这里离开吧,少管闲事!”

    躲在后面的庄梦蝶仔细打量着梁军,不由地怔住,她把叶天拉过一边,低声道,“叶天,我好像明白梁军是招上什么东西了。”

    叶天道,“招上什么了?”

    “你忘记了?梁军是从青影片场回家的。”

    “我当然没忘记。”

    “青影片场里不是有一具女性干尸,是个护士吗?”

    “啊?庄作家,你怀疑是青影片场护士的魂魄附在梁军身上跟他回了家,对吗?”

    庄梦蝶点头,“你仔细看看,梁军身上的白裙子不就是护士的制服吗?”

    叶天仔细一看,心里咯噔一下,“嗯,真的是护士服。”

    叶天和庄梦蝶正说着话,却见那梁军从桌上拿起一顶白色小帽子戴在头上,然后再度美滋滋地在镜前扭来扭去。

    梁军转过身,看着牛队笑道,“怎么样?我戴上这顶帽子是不是更漂亮了?”

    被一个大男人用勾魂的眼神瞅着,牛队忽然觉得汗毛倒竖,跺着脚吼道,“漂亮个屁!简直是丑死了。”

    梁军气得咬牙切齿,“嗯?居然敢说我不漂亮?我明明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呀。”说完,他怒气冲冲地转身,继续对着镜子打量自己。

    叶天道,“我擦!那白色小帽子可不就是护士帽吗?”

    庄梦蝶伸头往镜中一看,果然看见镜中的人影不是穿着女人裙子的梁军,而是一个娇嫩可人的小护士,那小护士发现庄梦蝶看着她,还朝庄梦蝶飞媚眼呢。庄梦蝶吓得一身冷汗,哆嗦道,“是她,就是那个小护士。”

    牛队不解,“哪个小护士?”

    庄梦蝶道,“银宝大厦的那具干尸啊。”

    叶天道,“唉吆,这不是传说中的鬼上身吗?这可怎么办?”

    梁军站在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得意地哈哈大笑,然后他猛地转身,用手指着众人。

    “滚!全都给我滚出去!谁也不许打搅我的清净。”

    梁军说完,把手一挥,屋内凭空卷起一阵狂风,把众人掀翻在地,吹出门外,然后嘭地一声,卧室的门关上了。

    在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从门缝里飘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从今往后,谁也不许进来我,这个房间归我了。”

    哐当一声,门彻底关了个严严实实。

    秦大妈瘫坐在地上,呼天喊地地嚎起来。

    “妈呀,我的儿呀,你咋变成这样了呢?你这是撞了哪门子的邪了呢?”

    老梁想把秦大妈扶起来,可是她坐在地上不肯起来。

    老梁无奈,也跟着秦大妈一起放声大哭。

    牛队急得直跺脚,“这下可怎么办?这倒霉的梁军,要不静则不见人,动则急死一船人,真是没法办啊。”

    叶天道,“依我看,这梁军就是鬼上身了。”

    庄梦蝶点头,“的确是鬼上身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