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坐在沙发上的老梁,见儿子进了卧室,才咳咳两声,“老太婆,你的法子究竟灵不灵?我咋看他吃饱喝足之后,一张嘴咋还是姑娘声音呢?”

    秦大妈叹气,“这我也说不好了。记得小时候看人家请黄大仙,就是这么请的,黄大仙嘴馋,弄一桌好菜给它吃,吃完它就走了。”

    “那咱儿子是咋回事?还是那样。”

    秦大妈摇头,“真不知道了。反正儿子肯定是撞邪了。看来这桌好吃的是白瞎了。”说完,去收拾桌上的碗筷,端到厨房,一通洗洗涮涮的。

    老梁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地雷战已经演完了,接下来是白毛女。

    老梁看得正带劲,秦大妈洗完碗回到客厅。

    秦大妈抱怨道,“死老头子,儿子都那样了,你还有心情看白毛女呢?你这父亲是怎么当的?咋一点也不关心儿子呢。”

    “唉吆,那儿子那样,我也没招啊。”

    秦大妈拉着老梁,“走,咱俩一起去看看儿子在干嘛。”

    老两口轻手轻脚地朝着梁军的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虚掩着,一抹光线柔和地从门缝里投射出来,照在地板上。

    卧室里静悄悄的。

    秦大妈压低嗓门道,“怎么没声音呢?”

    老梁嘘了一声,“不是睡着了吧?”

    老两口屏住呼吸,趴在门缝上往里一看,瞬间石化了。

    他们看见自己的儿子正在涂指甲油。

    鲜红的指甲油涂在黝黑粗糙的大手上毫无美感可言,可是儿子的双眼紧盯着自己的手,就像在看着一双春葱般的玉手似的。

    儿子一抬头,他们看见儿子的脸,更加吃惊,儿子居然描眉画眼的,脸颊上有腮红,嘴上抹着鲜艳的口红。

    看见儿子这样,老两口彻底毛了。

    老两口慌忙回到自己的房间,别上门。

    秦大妈喘着粗气道,“儿子这是咋回事?说话是姑娘声,捯饬得跟个大姑娘似的,妈哟,吓死人了。”

    “老太婆,孩子不是得精神病了吧?要不要送医院看看呢?”

    秦大妈点头。

    老两口再次来到儿子卧室门口,敲门。

    “进来。”

    屋里传来的依旧是个姑娘说话的声音。

    秦大妈和老梁推开门进去,发现儿子还在涂指甲油呢。

    秦大妈咳咳两声,“小军啊,你头上的伤口我只是简单地给你包扎了一下,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医院看看,不如这样,我和你爸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小护士一听要去医院,立刻跳起来反对,“不要去医院,以前整天待在医院都快烦死了。”

    秦大妈大吃一惊,“以前整天待在医院?儿子你说什么胡话,你什么时候在医院待过呢?”

    小护士自知说漏嘴了,只得搪塞过去,“哦,我之前受伤的时候,住过院。很不喜欢医院那种场合,我不要去。”

    秦大妈越听越心焦,“孩子,你到底是怎么了?”

    小护士道,“我没事,行了。你们全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老梁道,“姑娘,你是谁啊?”

    小护士一愣,“姑娘?我就是你儿子呀。你老糊涂了吧?行了,你们全都出去,我要睡觉。”

    小护士说完,不由分说地把老两口推出门外。

    老梁刚才只是试探性地一问,没想到,小护士的反应超快,立刻就跟他对上了。

    秦大妈和老梁从儿子房间出来,全都傻眼了。

    老梁道,“这咋办?不能就这么下去吧?”

    “老头子,要不你去把咱们社区的李医生给请来吧。”

    老梁点头,“嗯,既然他不肯去医院,也只能这样了。”

    社区医院就在小区里面,是专门服务于本小区的医务所。

    不大的工夫,老梁就带着李医生回来了。

    老两口带着李医生再次去敲儿子卧室的门。

    小护士只好开门。

    李医生给梁军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之后,跟两位老人说,“你们的儿子很健康,他的身体一点问题没有。”

    “可是他……”

    秦大妈话没说完,就被老梁拉了一把,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于是,秦大妈只好改口,“李医生,咱们外面说去。”

    老两口把李医生拉到门口,才把儿子的症状叙述给他听。

    李医生皱眉道,“从医学上来说,梁军是健康的,至于他现在表现出说话声音变成了女性,我用医学的方法也解释不了。”

    秦大妈道,“李医生,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他好好的一个男子汉,现在描眉画眼的算是怎么回事?”

    李医生皱眉,“如果他在声音没变的情况下,做出一些女性常做的化妆或者涂指甲的行为的确可以用心理变态来解释,可是他现在连声音都变成女人了。”

    老梁道,“李医生,我儿子精神出问题了吗?他是不是应该去看一下精神科呀?”

    李医生摇头,“他精神出问题跟他说话声音表现为女性是两码事。他再神经错乱也不应该声音变成女性了呀。”

    秦大妈道,“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李医生道,“这个我也说不好了。感觉他的表现已经脱离医学能解释的范围了。”

    看着李医生的背影,老两口彻底蔫了。

    活蹦乱跳的儿子,离家一年多,回来的却是这样一个令两位老人无法接受的人。

    秦大妈道,“儿子变成这样,不是跟他的工作有关吧?不如咱们给儿子的领导牛队打个电话问问呢?”

    老梁点头,“也好。”

    老两口回到家里,拨通了牛队的手机。

    牛队一看是秦大妈打来的电话,没等她开口就立刻说道,“阿姨,梁军还没消息呢。”

    秦大妈道,“不是没消息,梁军他已经回来了。”

    牛队大吃一惊,“回来了?他人在哪里?”

    “在家呢。人是回来了,可是我感觉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好,你们一定要留住他,千万别让他又跑了。我马上到。”

    牛队挂了电话,立马直奔特案组,“叶天,走,梁军有消息了,他妈刚才来电话,说他回家了,咱们现在找他去。”

    叶天点头,“好。”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