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妈和丈夫老梁正在家里看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出的是黑白老片地雷战。

    这对老夫妻早已退休,每天没事可做,只能是看看电视,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秦大妈戴着老花镜,费力地把一根白线穿在针上,她的膝盖上搭着一件黑色衬衫。

    老梁埋怨道,“老太婆,衣服破了就扔了吧,现在谁还穿破衣服?”

    “可是这衬衫好好的,就是袖子开线了而已。缝上还能再穿一季呢,过日子要精打细算。”

    “而且你又把白线缝在黑衣服上,这让我怎么穿得出去?”

    “家里的黑线用光了。”

    “用光了不会再买,只是线而已,又不值钱。你一天净省些没用的。”

    老夫妻正在聊天,就听见有人敲门。

    秦大妈道,“老头子,开门去,别关顾着看电视了。”

    “你怎么不去?”

    “我这给你缝衣服呢。”

    “嘿,叫你扔了呢,没事总跟那些旧衣服较劲。”

    老梁叹口气,絮絮叨叨地去开门。

    门打开,老梁看见站在门口的人,傻眼了。

    “你找谁啊?你要是要饭去别处要去,别跟我门口戳着。”

    也是,谁要是一开门看见自家门口站着个要饭的,都得惊了。

    秦大妈听见老公发脾气,立刻把旧衣服放在沙发上,走了过来。

    当她看清站在门口的人时,立刻把那人拉进屋里。

    “死老头子,你眼瞎了,这是咱儿子小军啊,你咋连自己的儿子都认不得了呢?”

    老梁仔细一看,可不,这人虽然蓬头垢面、身上酸臭无比,可他的确是自己的儿子梁军啊。

    老两口看见儿子回家,立刻拉着他嘘寒问暖的。

    秦大妈道,“儿子,你饿不饿?妈妈给你煮饭去。”

    “我不饿,我要洗澡。”

    老夫妻听见儿子一张嘴是姑娘的声音,全都给吓着了。

    秦大妈道,“孩子,你这是怎么了?你说话的声音怎么怪怪的?”

    小护士全然不理会老夫妻惊讶的神色。

    “还有,帮我找些纱布,我要包扎伤口。”

    “纱布?”

    秦大妈一看,可不,儿子后脑勺的伤口还在冒血呢,赶紧去里屋找纱布和止血药去了。老梁赶紧跟进去把门关上。

    老两口在屋里商量上了。

    “老太婆,你不觉得咱儿子不对劲吗?”

    “嗯,不过我刚才特意看了看他手上的胎记,是咱儿子没跑。”

    “可是儿子一张嘴怎么是个姑娘说话声儿呢?”

    “这个呀,莫不是撞邪了吧。儿子总去那些荒僻的地方查案,保不齐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唉吆,老太婆,那这些玩意沾上儿子,咱们怎么给请走呢?”

    “你别管了,我自有办法。老头子,你现在去街上买只烤鸡回来,顺便再买些卤味,要鸡鸭鱼肉俱全。”

    “老太婆,不年不节的,买这些干啥?”

    “叫你买你就去,哪这么些问题?对了,再带瓶二锅头回来。嗯,对了,还有香烛,千万别忘了买香烛。”

    老梁郁闷地拎着菜篮子出门了。

    再说那小护士活着的时候也是个爱清洁的,哪里受得梁军身上的这股子酸臭气,等半天,老夫妻不出来,她干脆自己进浴室洗澡去了。

    小护士脱去梁军身上的脏衣服,皱眉道,“唉吆,羞死人了,这简直跟给一个男人洗澡一样嘛。”

    可是没招呀,谁叫自己上了他的身呢?只得咬牙把他的身体洗干净。

    秦大妈推门出来,见儿子没在客厅,浴室里传来水声。

    “嗯?这孩子洗澡去了,正好看看他拎的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秦大妈打开塑料袋一看,傻眼了。

    袋子里有一条女人穿的白裙子,还有口红指甲油之类的化妆品。

    “妈呀,这孩子拎着女人用的东西干啥?”

    再一联想到儿子说话是姑娘声音,就更是一身冷汗。

    小护士洗完澡出来,发现客厅的桌子上摆了一大桌的菜。

    桌上的菜鸡鸭鱼肉俱全,看得小护士又饿了。

    饭桌上除了许多好吃的东西之外,还点着香烛。

    小护士上前,吸了口香烛的味道,感觉很是受用。

    看看色泽金黄的烤鸡和香气扑鼻的酱鸭,真是令人馋涎欲滴啊。活着真好啊,可以享受各种美食,不过眼下,自己也可以用叫花子的身体享受这一切。

    秦大妈朝儿子招手,“来啊,小军,妈一看你就知道你在外面吃不好住不好的,太辛苦了,所以特意给你准备了一桌好菜,好好给你补补身子。”

    小护士自然是不客气,大刺刺在桌边坐下,抓起筷子就吃。

    秦大妈拿出止血药膏涂在儿子后脑勺的伤口上,然后用纱布包扎好。

    “儿子呀,你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抓犯人也要注意安全嘛,你看看你这一身的伤,妈看了心疼啊。”

    小护士只顾着吃喝,哪里有心思在意老太太在絮叨些啥。

    等饭吃个差不多,就听见老太太念叨,“黄大仙呀,您吃也吃了,喝也喝了,酒足饭饱的,您就赶紧走吧,不要再缠着我儿子了。”

    小护士听了差点没乐出声来,以前听说农村闹黄大仙,给弄一顿好吃的,就能给请走了,据说黄大仙折腾人无非是为了美美地吃上一顿,一桌好菜免不了的,香烛也必须点上。而且这些菜里,必须有鸡,因为黄大仙最爱吃鸡。

    弄了半天,这老太太是把自己当黄大仙了。自己可不是像黄大仙那么好打发哟。

    吃饱喝足,小护士伸了个懒腰。

    秦大妈道,“儿子,困了吧?困了回你屋睡觉去。”

    小护士点点头,抓起扔在沙发上的塑料袋。

    “哦,那袋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老太太是明知故问。

    “我的衣服。”

    秦大妈听了大吃一惊,一来惊的是儿子张嘴还是姑娘声音,二来,她刚才趁儿子洗澡偷看了袋里的东西,袋子里除了一条女人穿的裙子以外就是一堆化妆品。儿子竟然说这裙子是他的衣服。

    小护士丝毫不理会秦大妈的惊讶表情,拎着袋子朝着梁军的卧室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