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医院的外科病房里,王芬正在做例行查房,她一边熟练地帮病人换输液瓶,一边在查房表上做记录。时不时地还要跟病人聊上几句,给病人宽宽心,做了多年的护士工作,她早已做得驾轻就熟。

    正在这时,她听见身后传来敲门声。

    回头一看,一个相貌清俊的警察和一个笑眯眯的女孩站在病房门口。

    她见过那个警察,是特案组的组长叶天,女儿失联的案子不就是他负责调查的吗?

    话说这叶天来这里干嘛?

    叶天朝她招手,“王芬,你来一下。”

    王芬不耐烦地皱眉,“我正在上班呢。”

    尽管嘴上不大乐意,她还是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病房的病人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她。

    “找我什么事?我们做护士的,活儿多着呢。”

    言下之意就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时间跟你逗咳嗽。

    叶天道,“我们想跟你好好谈谈,有没有方便一点的地方?”

    王芬一脸的不耐烦,“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庄梦蝶道,“就在这个楼道里说吗?我看不太好吧?还是麻烦你给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吧?否则咱们之间的谈话被你的同事听见可就不太好了。”

    王芬不满地哼了一声,“那就跟我来办公室吧。这会儿大家都忙着查房呢,办公室应该没人。”

    叶天和庄梦蝶跟着王芬来到护士办公室,一进门,他们立刻明白王芬为什么不愿意让他们来办公室,这间办公室非常狭小,只有两张大桌子,旁边的衣架上挂了许多衣服,尽管只有两张桌子,椅子却是有十几把之多,墙壁的两侧放着一溜更衣柜。这间办公室显然是大伙公用的。

    王芬咳咳两声,“我们这里条件比较简陋,有什么就赶紧说吧,我们这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们最好加快速度,我还得回去查房呢。”

    叶天道,“好吧,既然你时间紧张,我也就长话短说。昨天白天庭审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把江英英推到地上?”

    听到这话,王芬立刻把脸一拉,扯着喉咙道,“什么?我推她?我可没推她啊,她是自己从座位上滑下去,摔倒碰头的,跟我无关。这一切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你可千万别赖在我身上。”

    叶天厉声道,“怎么跟你无关啊?人家本来在座位上坐得好好的,是你走过去抓住人家的衣襟左摇右晃的,人虽然不是你直接推倒的,可是你要是你不过去撕扯人家,人家最后能从座位上摔下来吗?”

    王芬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反正不是我亲手推倒的就是了。”

    庄梦蝶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昨天人家跌在地上摔死怎么办?”

    王芬冷笑,“摔死?像她这种女儿偷QING化物害死别人女儿的人就是死有余辜,生出这种女儿来,死了也活该。”

    庄梦蝶气得无言以对。

    王芬道,“姑娘,你还年轻,要是你到了我现在这个岁数,女儿再被人害死,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情了。”

    庄梦蝶道,“可是你也太偏激了吧?陈雪死了,她的父母跟你一样难过啊,”

    “偏激?你真说得出啊?你知道陈雪那混蛋干了什么吗?如果不是她跑到研究所偷QING化物,我女儿小娜也不会死。这件事,说白了,陈雪就是凶手。”

    “当时的情形谁也说不清,你这样一味地责怪陈雪,我觉得一点道理都没有。”

    “这位姑娘,你说话还真有意思。QING化物是她弄来,我不怪她怪谁?三个孩子的死,依我看,陈雪就是罪魁祸首。三个名校大学生就这样没了,她们要是活着,将来走上社会,能为国家做出多少贡献。可是全被陈雪给毁了,她自己不想活了,还拉我的女儿当垫背的,她这孩子的心眼是有多坏。”

    庄梦蝶自知无法说服她,只得作罢。

    叶天对王芬的蛮横态度很是生气,他把桌子一拍,厉声道,“行,昨天庭审的事,咱们先放在一边,你先说说你昨晚11点以后在什么地方吧。”

    王芬道,“昨晚11点以后,有个开颅手术,我一直在手术室里忙活到夜里三点。不信的话,你自己去服务台问问去。”

    这时,一个瘦瘦高高的护士走了进来。

    瘦护士一看见叶天和庄梦蝶,立刻大吃一惊。

    王芬道,“哦,没事,他们是警察,只是来做个例行调查。”

    瘦护士点点头,开了自己的柜子,拿了东西,转身就走。

    王芬把她叫住了。“唉,对了,昨晚跟我一起做开颅手术的还有你吧。”

    瘦护士点头,“有的。”

    叶天道,“昨晚,王芬是跟你一直在手术室待到三点多吗?”

    瘦护士点头,“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叶天尴尬地摇摇头,“没有。”

    瘦护士道,“开颅是大型手术,手术室里经常会配两个医生和好几个护士帮忙,昨晚手术室里好些人呢。”

    瘦护士说完,拎着一包东西出去了。

    瘦护士的话彻底打消了王芬昨晚作案的嫌疑。

    王芬道,“对了,你们二位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你们忽然来找我,肯定是有原因的。”

    叶天道,“江英英死了。”

    “嗯?什么时候死的?不是抢救无效死亡吧?”

    王芬看上去很惊讶,不像是装的。

    “不是的,她是抢救过来之后死的。”

    “这还好,要是抢救不过来,责任还是我的。”

    “看来你还有点法律常识。对于江英英的死,你怎么看?”

    “活该,生出这种害人的女儿,她活该。哼,难怪你们特意跑来找我,就是为了查我有没有不在场的证明吧,可惜的很,昨晚我在工作,一大群同事可以为我作证。”

    从同济医院出来,叶天和庄梦蝶的心情瞬间变得很沉重,原本以为王芬就是凶手了,结果呢,王芬根本不具备作案时间。

    整个一个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尽管从王芬的话语中表现出强烈的作案动机,而她本人的外形和职业又跟监控视频中的嫌疑人高度吻合,可是没作案时间,也只能将她排除在外。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