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走到铁棍边上俯身一看,笑道,“小张终于也对了一回了刺入死者脑门的就是这根铁棍,紫黑色的一端显然就是刺入死者脑门的那一端,紫黑色的东西就是干涸了血迹。”

    庄梦蝶伸手扯了一下铁棍,感觉根本扯不动,仔细查看树根铁棍的结合处,“这根铁棍插在树里已经好些念头了,根本拔不出来,基本可以排除有人拿着铁棍刻意伤害死者的行为。”

    小张道,“那就是说死者可以排除他杀的可能了?”

    “他杀的话,要如何把他的脑袋准确无误地按到铁棍的一端然后再噗地一下从脑袋上一下子穿过去呢?因为人是活的,别人抓住他的脑袋按到铁棍的一端再强行穿过去,这个过程是非常疼的,他肯定会挣扎,挣扎的话,他脑门的伤口跟铁棍摩擦之后会形成创口的撕裂伤,何法医,你离着死者最后,麻烦你给大家看一下,死者额头的伤口有没有撕裂伤?”

    何楚耀俯身仔细看了看伤口,摇头道,“没有的,很显然,死者的头部是被铁棍一下子穿过去的。”

    庄梦蝶点点头,“那就是了,铁棍被固定在树干上,如何才能在人为的情况下让这根铁棍从死者的脑门一穿而过呢?那就只有一种情况了。”

    小张道,“什么情况?”

    庄梦蝶道,“凶手是个武林高手,凶手用内功把老黑的脑门逼在铁棍尖端,然后再发功,在内功的作用下,噗地一声,铁棍穿头而过。”

    众警员哈哈大笑。

    庄梦蝶道,“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是凶案现场,不是武侠小说所描绘的世界,所以,老黑的死因,最直接的可能就是意外。他一定是不小心跌到这根铁棍上,跌速再加上的自身的体重,全都压在一个着力点上,就是铁棍的尖端上,所以导致铁棍穿头而过。”

    何楚耀带头鼓起掌来,“庄作家的推理实在是太精彩了,可是现在问题又来了,如果说老黑真的是不慎跌在铁棍上导致的意外身亡,那么又是谁偷偷把他埋在这里的呢?”

    小张道,“对呀,如果是意外身亡,打电话通知下片警,过来写个死亡证明,然后通知家属签收尸体就行了,何苦要自行掩埋呢?”

    叶天笑道,“看来,现在的问题是,这一具意外死亡的尸体为什么不按正常程序申报而是私自掩埋了,这个埋尸体的会是谁?”

    何楚耀道,“不管怎样,还是把尸体从坑里搬出来吧,放在坑里也不是事,老黑他总也有父母家人的吧,恐怕他家里人还不知道他已经去世了呢。”

    于是,两个警员自愿下去搬尸体,结果其中一个警员不慎脚下一滑,摔了一跤,尸体被翻了过来,背面朝上。

    大家一看见尸体的背面,立刻齐声惊呼。

    尸体的后脑勺已经碎裂,脑浆溢得到处都是,后背皮开肉绽,可见白骨。

    如果说看尸体正面,脑门上的那个窟窿足够触目惊心的话,那么尸体背面的情况只能用毛骨悚然来形容了。

    小张道,“妈呀,老黑的尸体也太可怕了吧,如果说脑门上被穿的那个洞是意外伤,那么这碎裂的后脑勺和破破烂烂的后背又作何解释呢?这尸体背面的伤显然不是意外伤啊。”

    庄梦蝶皱眉,“这……”

    何楚耀道,“根据死者后脑和背部的伤痕来看,应该是受到硬物击打所致。尸体的背面的伤痕明显是人为留下的。等等,这块石头也许就是凶器。”

    何楚耀从坑里拿出一块石头,那石头上沾满了暗褐色和白色的东西,当然,现在那些东西已经干涸,不过能看出之前这两样东西都是液体的。

    何楚耀把石块的形状和凸起与尸体背部和后脑的伤痕做对比,然后点点头。

    “没错的,这块石头就是导致尸体背面如此血腥瘆人的原因。不难看出,这块石头上暗褐色的东西就是血迹。”

    小张傻傻问道,“那石块上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自然就是脑浆了。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是有人拿着石块疯狂地在老黑的后脑和背部乱砸,而这些创口来看,应该属于死后伤,若非对老黑有着刻骨的仇恨,又怎么会在已经死了的老黑身上,拿起石块完全失去理智地一通乱砸呢。”

    警员们有人开始感到不适,个别人开始呕吐。

    小张道,“何法医,那么死者背部的伤完全是某个人为了报复的鞭尸行为了?”

    何楚耀点头,“是的。”

    叶天皱眉,“那究竟是谁这么恨老黑呢?在他死后把他的尸体毁成这样?”

    小张道,“还有呢,叶组长,毁掉尸体的人会是埋尸人吗?”

    庄梦蝶道,“我觉得毁尸人和埋尸人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要查出这个毁尸人一点不难,相信这个石块上一定留有他的指纹。我把石块拿回去查查指纹就知道是谁干的坏事了。”

    何楚耀小心翼翼地把石块装进物证袋,装进背包里。

    小张道,“看见尸体不但不申报,还毁尸自行掩埋,这属于侮辱和损害尸体罪,做出这种恶行,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叶天笑道,“小张旁听了几次庭审之后,也能拽拽法律条文了呢。连侮辱和损害尸体罪都懂了。这庭审没白旁听。”

    这时,两只女鬼飘进树林,躲在灌木丛中偷看。

    白晓柔道,“哈哈,老周也玩完了,这个埋尸坑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

    曾雨晴指指暹罗猫的小爪子笑道,“看那只小肥猫的爪子就知道,它的小爪子上满是泥土,这个坑指定是小猫挖出来的。”

    白晓柔道,“也不知护士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呢?一少了她,感觉像少好多人似的,都不热闹了。”

    曾雨晴道,“是啊,咱俩性格偏内向,她是比较外向活泼的,最能带动气氛了。我觉得她难得出去一趟,她又那么贪玩,肯定舍不得很快就回来。”

    白晓柔道,“咱俩反正也无聊,就躲在这里看他们挖尸体好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