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牛队、叶天、庄梦蝶、何楚耀琢磨这老周会把谢宝儿尸体藏在哪里的时候,走廊尽头传来猫叫声。

    喵呜喵呜

    听见猫叫,大家全都下意识地看了眼庄梦蝶,发现她的怀里空空如也。

    叶天道,“是喵喵的叫声啊,庄作家,喵喵呢?”

    庄梦蝶皱眉,“刚才喵喵明明在我怀里的,不知什么时候跑了。我得把喵喵找回来。”说完,她拔脚朝走廊尽头跑去。

    叶天道,“走,咱们也跟去看看,说不定是喵喵发现什么了。”

    暹罗猫见主人追过来,迈开小爪子跑得飞快,朝着通道入口处跑去。

    庄梦蝶跟着暹罗猫跑去通道外,发现暹罗猫不见了,正着急的时候,听见猫叫声。

    喵呜喵呜

    叶天带着警员们追过来,听见猫叫声,立刻指指那棵老槐树,“快!喵喵在那边。”

    一群警员朝着老槐树跑去,等他们跑到树下一看,登时傻眼了。

    槐树下被挖出一个坑,坑深大约两米左右,坑并不大,坑的地面部分约脸盆大小,坑的底部也就是面碗大小。

    坑里露出一截人类的躯干,应该是****到腹部的一小段,浅蓝色的衬衫上满是血污,恰好衬衫腹部的纽扣有一颗没扣上,露出死者黝黑的皮肤。

    死者的边上是一只染血的老鼠。

    此刻,暹罗猫就蹲在坑底的尸体边,喵呜喵呜地叫唤着。

    叶天道,“坑里有尸体啊,快挖!”

    庄梦蝶道,“嗯,尸体的衣服上有血迹,死者的皮肤比较黑。”

    小张道,“好个喵喵,又立功了。”

    何楚耀道,“你们等着,我的面包车上有铁锨,我去拿来。”

    众人全都盯着坑里的死尸发呆,小张仔细打量身后的老槐树,立刻发现树身上插着一根铁棍,这个铁棍是做什么用的呢?铁棍的一端是正常的红褐色,另一端是紫黑色。同样一根铁棍从槐树中穿过,颜色怎么会变了呢?

    小张皱眉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何楚耀跑回车上,拿了铁锨跑回来,旁边早有警员接过铁锨跳入坑中,挖了起来。

    暹罗猫从坑里跑出来,叶天把暹罗猫抱起来拍着它的小脑袋,“咱们的喵喵又立功了。”

    庄梦蝶心疼地摸着喵喵满是泥土的小爪子,“你能想象得出这个坑是喵喵用它的小爪子一下下地挖出来的吗?”

    小张道,“喵喵真是太能干了。难怪这个坑这么小,原来是喵喵用小爪子一下下地挖出来的,喵喵太辛苦了。这一次,一定要让王局好好奖励一下喵喵。”

    因为受到众人的关注,暹罗猫害羞地躲在庄梦蝶怀里,喵呜地叫了一声。

    喵喵被大家点赞,作为主人,庄梦蝶自然是脸上有光了。

    何楚耀跳进坑里,捡起那只死老鼠,仔细观察之后咳咳两声,“这只死老鼠颈部的咬痕还很新鲜,它应该是刚死不久,根据老鼠颈部的牙印和老鼠身上的爪印,基本可以认定谋杀这只小老鼠的凶手就是喵喵。”

    警员们听了哈哈大笑。

    何楚耀煞有介事地继续说道,“不过,等等,这只老鼠跟喵喵一样,都是爪子上沾满了泥土。然后老鼠身上还沾了大量的血迹,很明显,老鼠身上的血并不是老鼠自己的血,因为老鼠身上的伤口在颈部,而老鼠身上血只要集中在它的肚皮和四个小爪子上。而且老鼠的尸体又在埋尸坑里,这就引发了诸多的联想,所以事实真相应该是老鼠为了躲避喵喵的追赶,慌不择路地钻进埋尸坑,边挖洞边逃跑,肚子很饿的喵喵为了把老鼠抓到手,于是它挖坑追老鼠,猫鼠在埋尸坑里你逃我追挖出了死尸,然后喵喵一看,傻眼了,立刻跑回来找主人汇报。真相就是这样,鉴于喵喵身上没有血迹而老鼠肚子下面满是鲜血又可以推断出,找到死尸的其实是老鼠而非喵喵。老鼠身上的鲜血显然是死者身上的。”

    警员们再度哈哈大笑。

    庄梦蝶不满地冷哼一声,“何法医,不管怎么说,也是喵喵跑回来叫咱们看尸体的。”

    叶天道,“就是,这个坑还是喵喵挖的呢,如果喵喵不去追那只老鼠也就不会发现尸体了。”

    庄梦蝶笑道,“所以说呢,功劳还是喵喵的。”

    小张跳出来虚张声势地道,“何法医,特意抹煞喵喵的功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何楚耀道,“好嘛,小张现在变成喵喵的铁粉了,对喵喵是无条件支持。”

    小张笑道,“这话说的,我一直都是喵喵的铁杆粉丝。”

    旁边挖尸体的警员边擦汗边问道,“何法医,咱们现在是检查人的死因还是老鼠的死因啊?”

    何法医登时被噎住,咳咳两声,“那个,当然是检查人的死因了。”

    庄梦蝶笑道,“咱们的何法医,在检查人的死因的同时顺便检查一下喵喵的死因。”

    众警员乐得直不起腰来。

    挖坑的警员看何楚耀尴尬,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何法医,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尸体已经挖出来了,咱们还是先看看死尸吧。”

    叶天使劲憋住笑,“那还是赶紧看看坑中的尸体吧。”

    由于刚才只顾着聊天,大家都没有看坑中的死尸,这一看,不禁吓了一大跳。

    坑中的死尸脑门上开了一个洞,脑浆和鲜血涂得满脸满身都是,死状非常可怖。

    尽管死尸的面部严重扭曲变形,可是从他身上穿的那件浅蓝色衬衫和黝黑的皮肤,叶天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是谁了。

    叶天道,“这坑里埋的人不是青影片场的员工老黑吗?”

    庄梦蝶点头,“就是老黑,他怎么死得这么惨,而且被人埋在这里。”

    何楚耀凑上去仔细看了看,“死者脑门上的窟窿得有拇指大小,应该是被什么头部很尖锐的硬物刺入脑门所致。”

    这时,小张在后面大喊一声,“我明白了。说到尖锐的硬物,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棵老槐树上插着一根生锈的铁棍,刺入死者脑门的八成就是这根铁棍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