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里实在太黑,老周打着手电往前走,走着走着,他看见前面地上黑呼呼的一团,形状像是一个人的样子,不觉心里一阵狂喜,加快脚步跑过去。

    “晓光,爸爸回来了。”

    可是那黑影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老周有点紧张了,不过他还是继续往前走。

    “儿子,是爸爸呀。爸爸把谢宝儿给你背回来了。”

    地上的黑影还是不动换。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按理说,儿子看见自己回来不可能无动于衷啊。地上那厚实强壮的身影确系儿子无误。

    老周觉出不对劲来,走上前,举起电筒,一照,心彻底凉了。

    他看见儿子周晓光双手摊开,努力地向前伸着,嘴巴大张,一脸苦苦哀求的表情,似乎正在向人祈求什么。

    然而儿子的整个表情动作就被定格在向人祈求的瞬间。

    老周扔下女尸,慢慢地走过去,蹲下身子,抚摸着儿子年轻的脸,他发现儿子的脸冰凉冰凉的,已经没有一丝热气了。

    儿子早就死了。

    老周不甘心,他用手电照着儿子的瞳孔,希望能从儿子身上找到哪怕是一丁点的生命体征,可是没有,儿子的瞳孔放大了。

    “晓光啊,你为什么不等爸爸回来呢?你明明知道爸爸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再多等几分钟呢?”

    老周瘫坐在儿子冰凉的尸体边,帮儿子合上双眼,趁着尸体还软乎,把儿子举起的双手放平,此时老周欲哭无泪。

    此刻浮现在老周眼前的并不是成年后高大强壮的儿子而是儿子背着书包高高兴兴上学的画面以及儿子被人欺负扑到他怀里哭和儿子坐在学校的台阶上等他来接的画面,总之,全是他小时候的模样。

    眼前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可能跟儿子长大之后,老周对儿子的失望有很大的关系,只是老周自己意识不到而已。

    老周越想越伤心,最后抱着儿子的尸体嚎啕大哭。

    没来由的,老周的目光就落在谢宝儿的尸体上,没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老周自然迁怒于谢宝儿。

    他抓起谢宝儿的尸体粗暴地拖到儿子身边。

    “你个贱人,都是因为去背你,所以才耽误了跟儿子做最后的道别,所以你就永远待在这里,好好陪伴我的儿子吧。说实话,我真看不出你这堆臭肉有什么好,我儿子干嘛每天跟你聊天?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心里惦记的人还是你。”

    听见隧道里传来阵阵哭声,三只女鬼说不出的开心。

    小护士道,“老周这辈子活得如同行尸走肉,唯一让他在乎的就是他的儿子周晓光,儿子的死对他真不小的打击呢。”

    曾雨晴道,“活该,一对畜生,没一个好东西,全都是死有余辜。”

    白晓柔道,“反正雨晴姐姐恨死老周了。”

    三只女鬼正说着话,忽然听见隧道里传来脚步声。

    小护士嘘了一声,“有人出来了,肯定是老周。”

    话音刚落,就看见老周跌跌撞撞地从隧道出口处走了出来。

    老周看上去非常憔悴,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

    看着老周佝偻着身子朝楼梯间走去,眼尖的白晓柔立刻就发现问题了。

    “嗯?两位姐姐,你们难道没发现老周腰上挂着的手铐不见了吗?”

    小护士瞪大眼睛一看,“哦?是真的,手铐是不见了。”

    曾雨晴冷笑,“管他那么多呢,不过,看见老周这失魂落魄的伤心模样,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小护士道,“其实,周晓光这样的儿子有什么好,没事净给老周添乱,老周成天跟在儿子后面帮他擦屁股,这样的儿子死了,老周应该高兴才对呢。”

    白晓柔道,“这下可怜的老周终于解脱了,不用再为儿子担惊受怕了。”

    小护士笑道,“晓柔妹子,老周现在该为自己担惊受怕了,老周他自己身上还背着人命案呢。妹子,你该不是忘记,银宝大厦门口的老槐树下还埋着两具尸体的事情吧。关于老黑和罗大姐的死,老周能解释清楚吗?”

    三只女鬼的奚落,老周自然是一句都听不见。

    他迈开脚步木然朝前走去,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得赶紧离开这里,这地方太邪门了,不能再待在这里了。警察马上还会来的,晓光已经死了,这里邪气太重了,我要离这里远远的。”

    老周一边念叨一边在台阶上走。

    三只女鬼就跟在他身后飘。

    白晓柔道,“老周好像疯了吧?说起话来都古古怪怪的。”

    小护士飘到老周跟前,仔细观察他的眼睛,“嗯,目光茫然,但是没有涣散,这说明老周神志清醒,只是受了打击,才变得有点神经质。”

    曾雨晴冷笑,“他根本没疯,疯了的话,还知道警察要来,他自己得赶紧逃走吗?”

    老周像个木偶般地走到电梯边,按了电梯按钮。

    老太太看见还是他,郁闷地冷哼一声,缩到电梯顶棚里去了。

    老周走进电梯,径直按了一楼。

    老太太趴在电梯顶棚上偷看老周,发现他看上去萎靡不振,不由地冷笑道,“这老头子怎么跟遭了雷劈似的。”

    叮咚

    一楼到了。

    老周木然走出电梯,朝着大门外走去。

    “天大地大,居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老周走出大门,看见那棵老槐树,迈步走了过去。

    老周看见自己挖过土坑的地方,泥土依旧很新,一眼就可以看出,那里刚被人挖过一个坑。

    “罗大姐,你不要着急,相信我很快就会下来陪你了。老黑,你也不要再恨我了,现在的我虽然还活着,可是活得比死还难受。我倒是羡慕你们俩,腿一蹬眼一闭,走了,就什么也不用想了。”

    老周忽然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大笑。

    “别人的六十岁,儿孙绕膝,阖家团圆,尽享天伦之乐,而我的六十岁呢,丧子,负罪潜逃,我的人生为何如此失败?”

    老周长叹一口气,朝着空无一人的废街深处走去。

    废街一如往常那样静的可怕,闷热的天气使得他更加心烦,街道两边的破房子像是一群样貌丑陋的恶鬼龇牙咧嘴地嘲笑着他的境遇。

    “笑吧!你们尽情地笑吧!”

    老周挥着胳膊,像个疯子般的大吼。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