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老周受不了儿子的哭哭啼啼,只得一咬牙走出隧道,替儿子搬尸体去。

    我家邻居张大爷总念叨一句话,有什么就得烦什么,有了儿子你上辈子就是该他的,替他把屎把尿地拉扯大才刚完成第一步,还得帮他娶媳妇带孙子,且得折腾你呢。

    老周比张大爷惨,把屎把尿的还不算,还陪着儿子躲避警察的追捕,到了还剩下最后一口气,还得把亲爹折腾最后一回帮他把谢宝儿的尸体背进隧道。

    事到如今,已经磕九十九个头,就差最后那么一哆嗦了,也只能是哆嗦一下了。

    老周心里就是有一百个不愿意,也只能照儿子说的做。

    因为老周看得出,儿子晓光坚持不了多久了。

    老周前脚走,后脚那仨女鬼就嘀咕上了。

    小护士道,“老周干嘛去了?”

    白晓柔道,“跟上看看不就知道了。”

    仨女鬼跟着老周来到电梯间,看见老周按了电梯。

    曾雨晴道,“唉吆,这老畜生不要儿子了?终于发现那小畜生是个累赘,所以把他给甩了吗?”

    小护士道,“我看不像,这老周疼儿子都疼到什么份上了,他会舍得把儿子扔了才怪?”

    白晓柔道,“我也觉得不会。”

    小护士道,“那咱们就在13层等着老周,反正有周晓光在,老周迟早会上来的。”

    三只女鬼当然没听见隧洞里老周跟儿子的谈话,于是乎一通乱猜。

    叮咚

    电梯来了。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老太太一看见电梯门口站着的人是老周,急忙把身子缩回电梯顶棚上去。

    老周叹口气,走进电梯,坐着电梯来到地下二层。

    老周走出电梯,竖着耳朵听听动静,外面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跑到关着荷香和于勇的囚室一看,囚室是空的,心里立刻明白了,这俩人都被救走了,叶天一定是先把人质带回去顺便搬了救兵再杀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时间并不多。

    他们手里没车,肯定没办法把女尸带走,所以女尸肯定还在。

    老周赶紧跑到放着木箱子的那间囚室,木箱子好端端地放在那里,他打开箱子,女尸果然还在,没有时间犹豫了,老周抓起女尸往肩上一扛,所幸这谢宝儿的尸体经过周晓光的防腐处理之后,轻的就像是一具干尸。

    老周扛着她也不费啥力气,心思慎密的老周还不忘记临走之前把箱子盖合上。

    路过周晓光房间的时候,他忽然想起隧道里太黑,应该回去拿个手电筒,老周扛着女尸回到小屋里,打开抽屉,找到手电筒,塞进裤兜里。

    这时,抽屉里的一样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副手铐,这手铐应该跟那把手枪一样,是儿子缴获的战利品,手铐的主人不用说,肯定是叶天了。老周想了想,把手铐挂着裤腰上。至于带着手铐的用途,他一时还没琢磨好,只是下意识地就把手铐挂在腰上了。

    老周扛着女尸去按电梯,老太太估摸还是他,早就自觉地把身子缩上去了。

    老太太趴在顶棚上一看,禁不住冷哼一声,“这不是作死吗?挺大把年纪扛着一具尸体干啥去?”

    老太太很快发现老周腰间直晃悠的东西是一副手铐,不禁皱眉道,“这死老头子带着手铐做什么用呢?”

    电梯很快再次回到13层,老周扛着女尸朝楼梯间走去。

    此时,三只女鬼已经目睹了黑白无常带走周晓光魂魄恐怖场景。

    等黑白无常和周晓光彻底消失了,仨女鬼才战战兢兢地冒了出来。

    小护士道,“唉吆,吓死姐了。这黑白无常真可怕,抓住周晓光的魂魄不由分说地就给带走了。”

    曾雨晴笑道,“那是他作恶太多,触怒了阎罗,所以阎罗特意派黑白无常来抓他。周晓光就是活该。”

    白晓柔道,“这老周也太可怜了,辛辛苦苦把儿子拉扯大,儿子杀人又把他带沟里,好嘛,这黑白无常来抓他,他临死前喊的不是要见他亲爹最后一面而是要见谢宝儿的尸体最后一面。我说这儿子老周不是白养了。这要让老周知道得有多寒心啊。辛苦养活儿子小三十年,在儿子心里,他还不如一具尸体重要。”

    曾雨晴哈哈大笑,“这也是老周活该,老周的报应。”

    小护士道,“反正雨晴姐姐是恨透老周了。”

    曾雨晴冷笑,“那还用说,那个老畜生。现在老周经历的种种磨难都是他自己招的。”

    小护士笑道,“反正老周就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人物。”

    三只女鬼正吱吱喳喳地说得高兴,就听得楼门吱呀一声开了。

    当她们看见老周背着女尸站在楼门口时,全都惊呆了。

    小护士嚷道,“妈呀,这最后一面终于来了,只可惜周晓光再也看不见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原来老周下楼是去给儿子背女尸去了。”

    曾雨晴笑道,“护士妹子还真搞笑,把谢宝儿的尸体戏称为最后一面。”

    白晓柔忽然发现老周腰间挂着的手铐,立刻惊叫道,“唉吆,那不是手铐吗?老周背尸体,腰上怎么还挂着一幅手铐呢?”

    小护士道,“嗯,真是的,老周之前腰上好像没有这幅手铐啊。这腰上挂着手铐是几个意思啊?”

    曾雨晴冷笑,“保不齐又是啥变态的想法呢?这对禽兽父子,没一个好鸟。”

    白晓柔道,“他哪来的手铐呀?”

    小护士道,“警察的呗。就那个叶天的手铐。”

    关于黑白无常带走周晓光魂魄的事,老周更是无从知晓了。

    老周背着尸体一弯腰钻进竖井,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心说了,得亏那帮警察走了,自己终于能顺利地完成儿子的心愿了。

    小护士看着老周蹒跚而去的背影,坏笑道,“老周现在还笑得出来,等下连哭都来不及了。”

    曾雨晴冷笑,“那咱们就等在竖井门边,坐等哭声吧。”

    老周背着女尸钻进隧道,借着手电筒的光线,往前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