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无常站在楼梯间的门口,黑无常狐疑地看看空荡荡的楼道,再看看光线昏暗的楼梯间,不觉哈哈大笑。

    白无常道,“不知黑大人,有什么好笑?”

    黑无常道,“白大人,我已经看出来了,13层有三只鬼,分别是两男一女,他们就躲在往前走的第四间办公室里,楼梯间有三只女鬼,她们刚刚飘到楼下去了。这些小鬼还真有趣,一见到咱们就立刻作鸟兽散了。”

    白无常道,“黑大人,咱们可是奉命而来,那些孤魂野鬼就不要管他们了吧。”

    黑无常点头,“嗯。”

    黑白无常步入楼梯间,黑无常一眼看见下一层的台阶上还趴着一个人,立刻掠身飞了过去。

    黑无常蹲下身子,仔细查看那人。

    白无常道,“他死了吗?”

    黑无常摇头,“他还活着呢,这人阳寿未尽,先不要管他了。”

    黑无常掠起身形,飞回13层。

    黑白无常在竖井门前站定,“就是这里了。咱们进去。”

    再说周晓光在隧道内等着父亲把谢宝儿的尸体带回来等得心急如焚,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活着见谢宝儿最后一面。

    一想到昔日,自己每天都可以握着那只娇小纤细的手跟她聊天,那是多么甜蜜奢侈的事情,现在居然连见她最后一面都不能够了。

    周晓光忍不住放声大哭。

    周晓光正为谢宝儿暗自神伤,一抹眼泪,却感觉隧道里忽然亮堂起来。

    在他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穿一身白,一个穿一身黑。

    这隧道里黑咕隆咚的,这一白一黑的两个人是打哪冒出来的。而且他俩一来,隧道里就亮起来了。

    周晓光登时傻眼了。

    穿白衣的拿出一纸公文念道,“你就是周晓光吗?”

    周晓光不明其意,只得点头,“是的。不知两位大哥从哪里来,找我什么事?”

    白无常不耐烦地道,“我们从地府来的。”

    周晓光吓得差点没妈呀地叫出声来,“地府?我没听错吧。”

    白无常道,“你没听错,我们是黑白无常,是阎罗派我们来抓你的。”

    周晓光听了,心里咯噔一下,雾草,阎罗派来的,看来自己这次是死定了。不过,他还是佯做不知,继续装傻。

    “啊?两位大哥,我一向奉公守法,你们不是搞错了吧?”

    白无常道,“搞错?怎么可能呢?你自己看看,这里有关于的你的罪状,足足好几页。你上小学的时候,就经常偷同学的橡皮和铅笔刀,等到上中学已经发展到偷女同学和女老师的内裤,喏,这里记载得很清楚,在你12岁生日那天,你竟然QJ了一只母鸡……”

    周晓光听了,立刻为自己辩解,“二位鬼差大哥,我只是小时候偷过点不值钱的小玩意罢了,你们就因为这些小事就把我抓到地府也太夸张了吧?就算QJ母鸡,那也罪不至死啊。”

    黑无常咳咳两声,“白大人,你捡重点说啊,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破烂事就别在这会儿说了吧。”

    白无常急忙翻到最后一页,看完后,厉声道,“周晓光,你不但奸杀妇女,而且囚禁女子,百般折磨虐待,还每日与死尸相伴,做尽那世俗难容之事,你该当何罪!你敢说你与谢宝儿和白晓柔的死毫无干系吗?你敢说你没有囚禁虐待过何香吗?”

    周晓光听了,立刻吓得还浑身发抖,白无常说得句句是实,他已经无话可说。

    原来之前,自己的感觉是对的,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周晓光努力直起身子,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二位鬼差大哥,我周晓光的确罪孽深重,死有余辜。现在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二位大哥成全。”

    黑无常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说吧。”

    周晓光声泪俱下,“我跟谢宝儿是真心相爱的,我现在什么也不求,只求二位鬼差大哥在我临走之前,让我见她最后一面。”

    黑无常道,“嗯?谢宝儿不是被你杀死了吗?又怎么跟你真心相爱的?”

    “我们是在她死后才相爱的,其实她并没有死,她还活着,每天都安安静静地陪伴着我,是我所见过的最贤惠安静的女人。”

    白无常凑到黑无常耳边低声道,“他好像脑子出问题了吧?”

    黑无常点头,于是正色道,“不行,我们都是奉公行事,你跟谢宝儿之间的事情属于私人恩怨,我们管不着。那边阎罗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呢。”

    “不行!不要带我走啊。我还有好多好多的心里话要跟宝儿说呢。”

    周晓光嚎啕大哭。

    黑白无常一起摇头,“不行,时辰到了,你必须跟我们走。”说罢,俩人上前,一个抓着周晓光的左手,一个抓着周晓光的右手。

    周晓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不要啊,不要带我走啊。”

    周晓光喊完,立刻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再看看自己的肉身还在地上趴在着呢,而自己离肉身足有一丈多远,啊?肉身和魂魄分离了?

    是的,两位鬼差抓的是周晓光的魂魄。

    魂魄被鬼差抓走,那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乍惊之下,哭得更加撕心裂肺,“二位大哥,放开我啊,我要见我的宝儿呀,我只要见她最后一面,最后一面就好呀。我跟宝儿是真心相爱的,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呢?”

    周晓光凄惨的哭喊声在幽暗的隧道中回荡。

    而他的肉身轰然倒地,双手摊开,努力地向前伸着,嘴巴大张,一脸苦苦哀求的表情,似乎正在向人祈求什么。

    此刻,他的瞳孔已经放大,体内仅存的热量也在不断地被冰凉的隧道毫不留情地夺取。

    “宝儿呀,我的宝儿呀,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周晓光看见自己死去的肉身,哭得更伤心了。

    黑白无常厉声道,“走吧,还是乖乖地跟我们走吧。”

    黑白无常挟着周晓光,掠起身形,朝着隧道入口处飞去。

    周晓光的左右手都被黑白无常抓牢,根本动弹不得,徒自在张大嘴巴不断地哭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