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老周扶着儿子缓缓走下楼去,六只鬼才朝着俯卧在台阶上的梁军飘过去。

    小护士啧啧两声,“真是一对禽兽父子,一个板砖一个灭火器的,把人打成这样。”

    曾雨晴道,“护士妹子,他死了没有?”

    小护士道,“他还活着,不过他支撑不了多久了。照这样,血不停地流下去,早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匕首女叹气,“戏这么快就演完了,还真是感觉不过瘾呢。”

    王医生笑道,“趁着他现在还剩一口气,不如咱们把他弄死。要知道,人在临死前最后的挣扎是很难熬的。”

    王医生说完,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把铮亮的手术刀和一块纱布,吱嘎吱嘎地擦拭起来。

    小护士柳眉一竖,“王医生,你给我滚开!楼梯间是我的地盘,他现在倒在我的地盘,他死不死由我来决定。”

    王医生扫兴地收起手术刀和纱布,冷笑道,“好吧,就把这个叫花子留给你温习扎针技术吧。”说完,身形一掠,飘回13层去了。

    匕首女拧着西装男的耳朵,“嗯?看什么看?又在****对不对?”

    西装男疼得直咧嘴,“哪有啊。”

    “你给我走,不许再看她们!”

    “老婆大人,可不可以把手放开呀?”

    “不可以!”

    匕首女和西装男也一起朝着13层飘去了。

    看着匕首女和西装男的背影,三只女鬼哈哈大笑。

    小护士笑道,“这个什么总裁被小三管得一愣一愣的,这小三果然是驭夫有术呢。”

    曾雨晴道,“她要是真的驭夫有术就不会被总裁抛弃气得杀了他再自尽了。”

    白晓柔道,“不管怎样,他俩现在终于在一起了。”

    小护士摇头,“可是用这样血腥的方式换来的男人,我宁可不要。”

    曾雨晴叹气道,“还是因为你不爱,如果你爱的话,无论用怎样辛苦的代价去换,你也肯了。”

    小护士道,“好像雨晴姐姐很懂的样子。”

    这边厢,老周扶着儿子,举步维艰,走了几步之后,就走不动了。

    “不行了,儿子,停下,休息会儿,爸爸老了,扶不动你了。”

    “爸爸,其实咱们可以不必下楼的,刚才您去找水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非常隐秘的藏身处。”

    “在哪里?”

    “就是哪里。”

    周晓光转身指指13层的竖井,竖井的门虚掩着。

    “爸爸,那个竖井里应该是有隧道的,咱们可以躲到那个隧道里去。”

    “嗯,好主意,还是我儿子聪明。”

    老周扶着儿子再次返回13层,来到竖井边上。

    推开虚掩的门,一股腐臭气扑面而来。

    老周扶着儿子走进去,果然在一个大号配电箱后面发现一个隧道。

    “爸爸,就是这里了,咱们钻进去好了。”

    楼梯上的三只女鬼看见老周父子再次返回13层都感到很惊讶。

    小护士道,“嗯?老周怎么又扶着他儿子走回来了?”

    曾雨晴道,“咱们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于是三只女鬼掠起身形飘回了13层。

    看见老周父子打开竖井的门钻了进去,曾雨晴哈哈大笑,“护士妹子,看来他们打算藏在隧道里,你的老窝要被老周父子占了呢。”

    小护士道,“嗯,还是我聪明,预先让憨瓜把我的尸体给挪走了,否则现在就得跟他们共处一室了。”

    老周看了看狭小的隧道,皱眉道,“可是这隧道太小了,仅容一人通过,我没办法扶你了。”

    “爸爸,不用担心,我可以爬的,我爬进去好了。你就在前面拉着我。”

    老周点头,钻进隧道。

    于是乎,父子俩,一个在前面拼命拽,一个在后面用力爬,俩人钻进隧道,往隧道深处爬去。

    不知爬了多远,周晓光忽然力气用尽,他趴在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儿子,你怎么了,振作起来,赶紧爬,警察马上就要到了,咱们得赶紧逃,逃得越远越好。”

    由于隧道里没有光线,老周看不见儿子的脸,完全不清楚儿子目前的状况。

    他只是凭着手机的微弱光亮努力拖着儿子沉重的身体向前挪动。

    “不!爸爸,我爬不动了。”

    “啊?可是咱们不能停下呀。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儿子再加把劲。”

    “爸爸,我没力气了,我实在是爬不动了。”

    周晓光像个孩子般地嚎啕大哭。

    “你到底怎么了?我的孩子。”

    老周搂紧儿子冰凉的身体。

    “爸爸,我想我快要死了。”

    尽管周晓光一百万个不愿意,可他还是说出自己真实的感觉。

    “不!你不要乱说,你不会死的,爸爸还没死呢,怎么会轮到你?”

    老周搂紧儿子,失声痛哭。

    儿子的身体不仅凉的像冰块还浑身是冷汗,老周也觉出儿子的不对劲来,不过他仍旧搂紧儿子,试图用自己的体温给他暖热。

    “晓光,你别怕,有爸爸在呢。爸爸会永远守护着你的。”

    “爸爸,我想求你一件事。”

    “说吧。”

    “我马上就要死了,你能不能帮我把谢宝儿的尸体带上来,让她陪伴着我。”

    老周大吃一惊,“你个混小子,你疯了吗?要饭的失踪了,那些警察很快就会上楼找人,爸爸这会儿出去,肯定会被他们抓住的。”

    “可是爸爸,如果你现在不去把尸体带上来,警察来了,一定会把她的尸体带走的。谢宝儿是我今生最爱的女人,我绝不容许任何人带走她。”

    老周沉默了。他知道儿子疯狂地迷恋那个女人的尸体,可是为了一具发臭的死尸去冒着被捕的危险,值得吗?

    “爸爸,求您了,我和谢宝儿是真心相爱的,她说过要永远跟我在一起,我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警察把她带走。警察带走尸体之后,会解剖的,他们会破坏宝儿的美,我不想她的美被人破坏。爸爸,我真的快要死了,这是我最后的要求了。”

    老周禁不住儿子的苦苦哀求,只得答应,“好吧,爸爸答应你,爸爸现在就去把谢宝儿的尸体带来,让她永远地陪伴着你。”

    “爸爸,你真是太伟大了。”

    “好了,儿子,你待在这里不要动,爸爸马上回来。”

    老周叹口气,猫着腰,朝隧道的入口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