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扶着体格魁梧的儿子周晓光走到电梯前,周晓光一看见变了形的电梯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爸爸,您不是说,这电梯里死过人,不吉利,最好不要坐这部电梯吗?”

    “可是现在没办法,爸爸老了,背不动你了,咱俩只能坐着这部电梯逃到楼上去,不说这么多了,叶组长很快就会带着那几个人来抓咱们了。”

    老周伸手按了电梯按钮。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电梯内的老太太一看见老周父子,立刻噌地一声,缩到电梯顶棚里去了。

    “真晦气,遇见老周和他的倒霉儿子。这两个混蛋身上的阳气和戾气都很足,根本无法靠近。”

    老周和周晓光哪里看得见老太太呢,在他们看来,电梯里啥都没有。

    老周搀扶着儿子走进电梯。

    已经缩进电梯顶棚的老太太仍旧留了一只眼睛在顶棚上观察这父子俩,因为她明显地感觉到这对父子不同往常。

    周晓光浑身是血,走路都需要父亲搀扶,再加上刚才听见的枪声,老太太再傻也明白是周晓光被人修理了。

    “这个小混蛋也有今天?他受了这么重的伤,体内的阳气指定都泄得差不多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他拉来做我的替身,我不就可以离开这部枯燥乏味的电梯去投胎了吗?”

    老太太主意打定,立刻伸出一双鸟爪般枯瘦的手朝着周晓光抓去,没想到,她的手还没碰到周晓光呢,立刻从周晓光身上涌出一股黑气,黑气立刻包围了她,她耳边只是萦绕着冤鬼的啜泣和哀鸣。

    老太太吓得惨叫一声,把身体整个缩进顶棚里。

    “妈呀,这个小畜生,真是动不得呀,就算他身上的阳气散尽了,他身上那股浓重的戾气可是去不掉的,真是晦气,还好没被那股戾气缠上。”

    老周父子刚一走进电梯,就听见头顶传来一声惨叫,抬头一看,只见电梯顶棚几张蜘蛛网在晃悠。

    “爸爸,你听见那声惨叫了吗?”

    老周摇头,“我耳背。没听见,什么惨叫?”

    “算了,可能是我听错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周晓光不明白的是,他现在身负重伤,阳气几乎泄尽,所以他能听见惨叫声而父亲听不见,原本他也是听不见的。

    老周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13层的按钮。

    “爸爸,为什么去13层啊?您不是说不让我去13层吗?那里发生过两起凶案,您都知道的呀?”

    “傻孩子,你懂什么,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因为他们都害怕13层,咱们才要躲在那里。”

    “可是爸爸……”

    “好了,你不要再说下去了。这一切的麻烦都是你惹出来,你就不要再惹我心烦了。”

    “对不起,爸爸。”

    叮咚

    电梯到13层停住了。

    老周扶着儿子走出电梯外,空无一人的楼道让他感到心里发毛,他不自觉地抓紧了儿子的手。

    “爸爸,这楼上都是空房间,咱们究竟要躲去哪里呢?”

    尽管在老周父子的眼中,13层没有一个人。

    然而实际上,匕首女、西装男和王医生正站在楼道里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只不过他们父子俩看不见他们罢了。

    小护士咯噔咯噔地上楼,推开楼门,看见三只鬼看着老周父子的眼神,立刻哈哈大笑。

    “告诉你们吧,这一对父子身上的阳气是很重的,你们要是靠近他们就是自讨苦吃,不信的话就自己试试看。”

    王医生冷哼一声,“滚开,小贱货!用得着你提醒吗?我知道他们身上阳气重,不过我要的是那个年轻的,因为他快要断气了,那老头我自然是动不了的。”

    小护士冷笑,“王医生,那个年轻的你也动不了的。因为那个混蛋身上背着还几条人命,身上的戾气很重,不信的话,你自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呀。”

    王医生凝神望去,果然看见周晓光的周身笼罩着一团黑气,气得直跺脚,“真是倒霉,好不容易赶着一个快要断气的家伙,结果还是戾气重的。走了。”

    王医生说完,正要隐身走开。

    小护士紧走几步,上前拦住他。

    “嗨!慢着。王医生,咱俩的账怎么算啊?”

    “咱俩还有什么账?”

    “嗯?你把我先奸后杀,现在见到我就跟没事人一样吗?”

    王医生把脸一沉,“什么先奸后杀?明明是你情我愿嘛。”

    “你少来了,不许走。”

    小护士脸色一变,举着注射器扑上来,可是已经晚了。

    王医生已经遁入墙中,消失不见了。

    “这个不要脸的畜生!我会再来找你的。”

    小护士骂完,咯噔咯噔地走到楼梯间,一扭一扭地下楼了。

    匕首女恶狠狠地骂道,“还看!还看!她都已经走了,你还看!看够了没有!”

    西装男不耐烦地走到一边,“你神经病吗?楼梯间里就只有这么几个人,他俩一直在说话,看他们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是刚才,你的眼睛一直在盯着那个小护士。”

    “谁盯着她了?我懒得理你,我走了。”

    “不许走!等等我。”

    “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

    “不能!我得时时刻刻地看着你,谨防你跟别的女人乱搞。”

    匕首女和西装男的身影先后消失在楼道里。

    楼道里上演的戏码,老周父子自然是看不见的。他们也更不可能知道楼上的三只恶鬼为了他们所进行的一番争斗。

    老周看着空荡荡的楼道,皱眉道,“儿子,看来咱俩只能躲在楼梯间里了,还是那里比较隐蔽。”

    周晓光点头,“随便吧,我无所谓的。”

    老周扶着儿子朝楼梯间走去。

    “爸爸,我很渴,我想喝水。”

    “嗯,等着。爸爸给你找水去。记住,你就坐在这里,哪也不许去,爸爸马上就回来。”

    老周把儿子扶进楼梯间,让他坐在台阶上等自己,自己则朝着空无一人的楼道走去。

    老周走出老远,发现儿子还坐在台阶上看着自己,眼眶瞬间湿润了。

    儿子虽然说话就三十岁了,可是他们父子间的情谊一直没变,记得儿子小时候,就喜欢这样坐在台阶上等爸爸回家。现在儿子长大了,可是那种期待着自己的眼神还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