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被小护士上身的事,叶天一行人当然无从知晓。

    牛队率领众人从12层搜到一层,仍旧是一无所获。

    折腾半天,既没找到梁军又没找到老周父子,心情极度郁闷。

    牛队没了主意,“叶组长,咱们现在怎么办?又要来个空手而归吗?这次,我真的跟王局没法交代了。”

    叶天也傻眼了,“这个梁军就是个不听话,要不咱们找不着嫌犯也不至于再找不到他。他明明可以跟我们待在一起的,可是他非要一意孤行,自己逞能。这下好了,连他也不见了。”

    牛队叹气,“梁军那小子你就不用提了,我对他也很头疼,那小子非常欠缺团队意识,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

    庄梦蝶道,“可是不管怎么说,在咱们遇到危险的时候,梁军还是挺身而出,救了咱们。”

    叶天皱眉,“庄作家,别看他挺身救了咱们,我可并不感激他。因为他原本早就可以通知牛队派人来支援咱们的,可是他偏偏要自己一个人逞能,也不顾自己断了一条胳膊。如果他早点出去通知牛队,老周和周晓光说不定都跑不了。”

    叶天和牛队一提起梁军,就一脑门子的气。

    何楚耀从后面挤过来,“叶组长,你说的尸体在什么地方?”

    叶天愕然,“什么尸体?”

    庄梦蝶提醒道,“就是谢宝儿的尸体呀,你忘记了。”

    叶天点头,“哦,差点忘记了。她的尸体当时是梁军带着我们去看的,梁军带着我们走的好像是另一侧的通道。”

    庄梦蝶点头,“是的,尸体另一侧通道,是放在一个破旧的木箱子里的。”

    然后,一行人又跟着叶天坐电梯回到地下二层。

    叶天打着手电,循着记忆中熟悉的路线,没费多大周折,就找到存放着木箱子的囚室。

    “喏!就是前面那间囚室了,看见木箱子了吗?谢宝儿的尸体就在箱子里。”

    叶天加快脚步朝着那间囚室走去,大老远的,就看见那个木箱子还跟之前那样,放在那里。

    何楚耀叹气,“这个谢宝儿也太可怜了。死了就被放在这样简陋的破箱子里,这个箱子看上去就像是几块捡来的木板随便钉在一起的感觉。”

    叶天没好气地道,“周晓光这个变态自己都没钱,还能给她提供什么好待遇?依我看,没把她的尸体剁碎吃了,她就已经够走运的了。”

    庄梦蝶急忙制止,“叶天,别说了,恶心死了。”

    叶天苦笑着摇摇头,推开囚室的门。

    一切都跟之前一模一样,木箱子上既没有上锁又没有钉钉子,应该可以毫不费力地打开。

    叶天伸手掀开箱子盖。

    噗吱呀吱呀

    箱子盖被打开了,可是箱子里面的情形却令人大跌眼镜。

    箱子里面居然空无一物。

    出现这样的状况,最震惊的当然要数叶天和庄梦蝶了,箱子里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

    庄梦蝶惊得说话都结结巴巴了,“可是之前,我明明亲眼看见谢宝儿的尸体就在这个木箱子里呀。”

    叶天叹气,“是呀。我也看见的,当时是梁军带着咱俩过来看的,梁军还跟咱俩说嫌犯周晓光是如何保存尸体的呢。”

    庄梦蝶道,“周晓光实在太变态了,他为了满足**残忍地掐死谢宝儿之后,不光用制作木乃伊的方法给尸体防腐,还挖出她的双眼生吞下去,据梁军说,谢宝儿的大脑和内脏都被周晓光吃了。”

    众警员中立刻有人感到不适,哇哇吐了起来。

    叶天道,“周晓光的变态行径还不止这些呢,据梁军说,他还每天握着尸体的手,跟尸体聊天呢。”

    众人全都傻眼了,“这都是什么毛病?一个女人就是活着时候再漂亮,死了也是臭肉一堆,还能握着一堆臭肉聊天吗?”

    何楚耀咳咳两声,“叶组长,庄作家,据你俩的描述,嫌犯周晓光的所作所为在医学上来说,是一种病症,叫做恋尸癖。恋尸是个人对尸体表现爱恋或性吸引的现象。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把恋尸列为X欲倒错。通过你俩的描述,我感觉嫌犯周晓光非常迷恋谢宝儿的尸体。如果我猜得没错,谢宝儿的尸体一准是被周晓光带走了。”

    叶天大吃一惊,“可是周晓光当时身负重伤,我用棒球棍打了他一闷棍,梁军在他背后开了三枪,他怎么还可能有力气再回来把尸体带走呢?”

    何楚耀笑道,“打一棍挨了三枪,对于常人来说,应该没有活着的可能了。可是周晓光年少时曾被父亲送去少林寺习武,他的体质要比常人好很多,而且背后那三枪如果都没打中心脏的话,也不会立即死亡。”

    庄梦蝶点头,“何法医分析得很对,既然在谢宝儿死去之后,周晓光不但精心保存尸体,还每天握着尸体的手聊天,可见他非常迷恋谢宝儿的尸体,之前由于我们在地下室搜捕,身负重伤的周晓光只能跟父亲匆匆逃走,没得及带走尸体。后来,他们一定是趁着我和叶天回到片场办公室打电话的时候,偷偷返回来带走了尸体。”

    叶天点头,“对,一定是这么回事。老周和周晓光应该是趁咱们去办公区打电话的时候,再次跑出来把尸体带走的。”

    牛队道,“照你们那么说,周晓光伤得这么重,走路都需要老周搀扶,他俩能带着尸体逃到哪里去呢?”

    叶天道,“尸体是被放了血去除内脏,还做了干燥处理的,分量应该非常轻。”

    牛队道,“她再轻也得有个五六十斤吧,因为一个成年女性骨头的分量就得这么重。很难想象老周能一手搀扶着牛高马大的儿子,还能背着谢宝儿的尸体,毕竟老周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

    庄梦蝶笑道,“所以说老周一定没逃多远,因为他的体力达不到,我倒觉得,说不定这老周就藏在银宝大厦里面呢。只是咱们地形没他熟,所以摸不着他在哪里。”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