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护士附在梁军身上,走到一楼,出了银宝大厦,径直朝着片场的大门口走去。

    门口的保安一看见他,立刻上前抓住他,训斥道,“你个臭要饭的,怎么又混进来了?你说你年轻力壮的,找份工作好好干,再娶个媳妇多好,没事搞得又脏又臭的,在这个片场里瞎转悠个啥啊?这里漂亮姑娘是多,她们又看不上你这臭要饭的,你进来偷看也是白搭。”

    保安也是在这里工作多年的老人了,之前撞见过梁军不下百八十次,因此骂起他来,台词也都是现成的,一套套的,都不带琢磨的,直接就出来了。

    梁军知道他嘴巴厉害,每次一见了他都是溜着边儿飞跑,一旦窜出门去,立刻沿着马路快速飞奔,消失在嘈杂的人流当中。

    保安心情好的时候,也只是动嘴骂骂他,心情不爽的时候,能手拎电棍一下子追出老远。

    可是今天,这臭要饭的怎么眼瞅着不对呢?

    见了他不但不逃跑,反而大模大样地走过来,跟没看见他似的。

    草了?拿老子当空气吗?保安心里的火更大了。

    关于保安这种工作就是这样,平时见了单位领导,点头带哈腰,跟三孙子似的,一见了什么收破烂的或者要饭的,立刻化作下山猛虎,真尼玛凶起来连自己都怕的感觉。

    再说说这保安,之前刚被强哥用手枪指着脑袋打骂过,当场吓尿的耻辱感一直憋在心里。真愁无处发泄呢。

    正巧,逮着这个要饭的出出气,找找心理平衡。

    “滚开!把你的脏手拿开!”

    “草了,你不就是个臭要饭的,你牛逼什么呀?”

    保安左手抓住梁军的衣襟,右手举起拳头正要抡下去,忽然觉得不对呀。

    怎么不对了呢?

    这要饭的不是个带把儿的爷们嘛,怎么一张嘴是个娘们声音呢?

    不是自己听错了吧?

    于是保安一拎梁军的衣襟,咆哮道,“你他娘的是不是做了变性手术了?说话一股子脂粉味儿,你丫的能阳刚点不能?”

    没想到,梁军一挥巴掌,甩了保安一个耳光,嘴里恨恨地骂道,“你个臭看门的,老娘本来就是女的,你他娘的眼瞎了吗?”

    这回,保安听得真真儿的,雾草,就是一娘们说话呢,听声音也就是二十郎当岁,再联想到片场里闹鬼的传闻,立刻觉出不对来,于是吓得妈呀一声喊,撒丫子溜进值班室把门别上,说啥也不敢出来了。

    再看那梁军倒也没有追来,而是大刺刺地朝大门外走去了。

    保安躲在值班室,透过门上的玻璃,眼珠不错地盯着梁军。

    等梁军一转身,保安看见梁军的后背,再次吓尿。

    妈呀,这梁军的后背上有一大滩血迹,血是从他后脑勺上的伤口流下来的。

    梁军走过的路上,滴了一路的血点子。

    保安心说这臭要饭的莫不是撞了邪,流这么多血,还跟没事人似的走得四平八稳的。

    再说梁军走到路边,伸手往口袋里一摸,哗哗直响,掏出一看,是一沓百元大钞,立刻高兴地自拍手,“赚到了,要饭的口袋里居然有钱。”

    虽然不是很多,不过,打车钱总是有了。

    梁军走到路边拦车,可是出租车司机一看见他穿得破破烂烂的,谁也不停车。

    旁边卖盒饭的大妈笑得合不拢嘴,“叫花子,你还真是发财了呢,竟然都有钱打车了?只可惜,你有钱打车,没人敢拉你。”

    梁军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八婆,好好地卖你的盒饭吧,要你多管闲事!”

    卖盒饭的大妈一听这昔日要饭的爷们一张嘴是女人声音,立刻尖叫一声,“鬼呀!鬼呀!”转身撒丫子就跑,连盒饭都不要了。

    梁军看着大妈的背影,坏笑道,“正好,他肚子饿了,我先替他吃点东西。”于是,抓起一份盒饭,打开,甩开腮帮子猛吃。

    盒饭是土豆炖牛腩加白米饭,梁军美美地吃了个干干净净。

    “二十年没吃人类的食物了呢,真是香啊。”

    大妈一口气跑到片场大门口,正好跟伸个脑袋鬼鬼祟祟往这边窥探的保安撞了个满怀。

    大妈一把抓住保安,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大事不好了,那叫花子指定是鬼上身了,连说话声音都变成了大姑娘了。”

    保安幸灾乐祸地道,“这事我知道呀,他刚才就是从我这里走出去的。这要饭的就是活该,没事总在片场瞎转悠,这下给自己惹出麻烦来了吧。咱这片场本来就不干净,是他自己招的,怨不得别人。”

    大妈没了主意,“那现在可咋办呀?他正在吃我的盒饭呢,肯定是不给钱,吃霸王餐了。”

    “大妈,一盒盒饭你就别计较了吧,你还是赶紧烧香,保佑他吃完就走吧。”

    “那他要是不走怎么办呀?”

    “不走,你那一箱子盒饭就都别要了呗。”

    “也不知是哪个女鬼上了他的身,说起话来,还挺横的。”

    “那咱就不知道了,这片场里的鬼又不是一只两只。”

    保安和大妈躲在大门口的树荫下,俩眼紧盯着梁军。

    梁军吃完盒饭,顺手拿起一瓶冰镇柠檬茶喝了起来。

    大妈看得清清楚楚,又心疼道,“他这一闹腾,我不但得赔上一盒盒饭钱,还得再搭上一瓶饮料,我今儿出门真是忘记看黄历了。”

    保安道,“大妈,别叨叨了,他现在已经吃饱喝足了,该走了。”

    果不其然,梁军站起身,朝着马路边走去。

    梁军站在路边,皱着眉头,“可是去哪里好呢?”他再次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一张身份证,“嗯?梁军?梁军就是这个要饭的名字吗?”回想一下要饭的模样,果然身份证上的照片有几分相似。于是点点头,看来这要饭的就是梁军。

    然后,再盯着身份证上的地址出神,“嗯?这个地址应该就是梁军的家庭住址吧?不如去他家里玩玩。”

    正好一辆出租车经过,梁军急忙伸手拦车。幸运的是,车停了。

    梁军拉开车门上车。

    司机道,“师傅,您上哪儿?”

    梁军把身份证举到司机眼前,“就身份证上的地址。”

    司机看了梁军一眼,心说这人男的女的?会打车吗?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乘客。怎么说话声儿是女的呢,不过,司机平时就不是多话的人,他踩了一脚油门,出租车嗡地一声驶入车流当中。

    卖盒饭的大妈看着梁军坐上出租走了,才战战兢兢地回到自己盒饭摊前,郁闷地叹口气,“走了就好,没白搭上一盒饭和一瓶水。”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