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把棉签递给何楚耀,“何法医,正好你给测试一下,这血液是什么血型?”

    何楚耀接过棉签,做了简单测试,兴奋地点点头,“棉签上的血是AB型,跟嫌犯周晓光是同一血型。看来这电梯里的血就是周晓光的。”

    牛队道,“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上13层搜捕。我们先上去,等下你们再上来。”

    几个警员立刻涌进电梯,电梯满员,牛队才按了关门键。

    电梯里除了叶天、庄梦蝶、小张、何楚耀和牛队之外,还有八个警员。

    电梯里,指示灯不停地闪动,电梯里的灯也开始忽明忽灭。

    暹罗猫再次发出呜呜的低鸣声,庄梦蝶抱紧安慰它,可是它仍旧很紧张,圆睁双眼,怒视着电梯顶棚,作势要扑上去的样子。

    叶天拍着它的小脑袋,“喵喵,你要乖了。”

    庄梦蝶紧张地道,“不是它不乖,是上面有东西。”

    叶天抬头看看脏兮兮的顶棚,皱眉道,“可是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庄梦蝶道,“有的,还有电梯里的灯一亮一灭的。”

    牛队哈哈大笑,“庄作家,你是不是恐怖小说看多了,电梯里的灯好好的,哪里有闪啊?”

    正在这时,电梯顶棚传来老太太恶毒的声音。

    “真是太讨厌了,一下子挤进来这么多人,全都是阳气重的,害得我根本无法下手,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暹罗猫忽然嗷呜一声,窜向顶棚,由于顶棚光滑,它什么都抓不住,只挠了一爪子蜘蛛网便摔了下来。

    电梯里本来就挤得满满登登,在暹罗猫跌落在别人脑袋上之前,叶天一把把它接住了。

    暹罗猫委屈地喵呜了一声,搂紧叶天的脖子。

    庄梦蝶道,“还是把喵喵给我吧,一会儿上去,你还得对付嫌犯呢。”

    叶天叹口气,把暹罗猫递给了庄梦蝶,“真搞不懂你俩,早知道应该让你跟喵喵待在场长办公室等我们了。”

    庄梦蝶道,“我和喵喵能看见你们看不见的东西,说不准还能提醒你们呢。”

    牛队道,“别添乱就好。”

    叮咚

    电梯的指示灯停在13的位置上。

    牛队道,“13层到了,咱们出电梯吧,大家把枪都拿出来。”

    庄梦蝶跟着警员们走出电梯,刚一出电梯门,她就看见楼道里有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进了楼梯间。

    “那边!那边啊,有人刚跑进楼梯间了。”

    庄梦蝶说完,抱着暹罗猫往那边跑去。

    几个警员立刻跟了上去。

    跑得最快的警员拉开楼梯间的门一看,立刻失望地摇摇头,“牛队,楼梯间没人。”

    庄梦蝶跑过去,望着空无一人的楼梯,呆住了。

    那一圈圈旋转而下的楼梯让人往下看的时候,不自觉地就会有种眩晕感。

    叶天扶住她,“庄作家,你是不是累了。要不你现在楼道里休息一下,不要管他们,让他们自己搜好了。”

    庄梦蝶愧疚地低声道,“可是我刚才明明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人跑过去啊。”

    叶天看看周围没人,凑近她低声道,“梦蝶,拜托,你不要总说那种你才能看见的东西,那样会扰乱军心的。”

    “可是他们的确存在啊。”

    庄梦蝶看着叶天的背影不满地嘟囔道。

    正在这时,庄梦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咯咯的娇笑声。

    回头一看,一个小护士正拾级而上,目露凶光地看着她。

    小护士举着一根满是红色液体的注射器,推了一下,呲出好些红色液体。

    “姑娘,不要跑,打针时间到!”

    庄梦蝶不觉大吃一惊,“小护士,又是你?”

    小护士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对,就是我。看来,你我还真是蛮有缘分的呢。”

    庄梦蝶抱紧了暹罗猫,瑟瑟发抖,“不要过来啊。”

    小护士恶狠狠地道,“笑话,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刚才我看见的白色影子是不是你?”

    “就是我,我是去楼上找王医生算账的。结果被你们打搅了,不过,我还会去找他的。我跟他的账会一一算清楚的。”

    小护士说着,脚下却没有停,一步步地沿着台阶走上来。

    眼见着离庄梦蝶就剩下三五级台阶了。

    小护士脸上狰狞的表情和阴森的笑容看得一清二楚。

    庄梦蝶吓得心啵通啵通直跳。

    暹罗猫见那小护士一步步靠近立刻嗷呜地咆哮一声,作势要扑过去,被庄梦蝶死死抱住,因为刚才被叶天说扰乱军心,庄梦蝶不敢尖叫,只好抱着暹罗猫往走廊里跑去。

    楼梯间,小护士站在楼梯上怅然若失,“真不好玩,跑得飞快,胆子这么小,还做什么警察嘛。敢不敢留下来让我扎一针呢?”

    又有两个白裙女子沿着台阶缓缓走上来,这两个女子一个长的锥子脸大眼睛萌的掐出水,一个秀丽飘逸的长发上别着一支好看的蝴蝶发卡。

    这两个女子正是白晓柔和曾雨晴。

    曾雨晴笑道,“护士妹子,你不要没事总是举着注射器吓唬他们嘛,不管好人坏人只要看见就一律扎下去。”

    小护士满不在乎地笑笑,“那怎么办,做鬼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忍不住找些事情来做。你说我活着的时候,什么都没学会,就只在这间医院里学会了打针,据说人一旦学会一样本事,长期不用就会生锈的。雨晴姐姐,你说我不打针我干嘛去?如何打发无聊的时间呢?”

    曾雨晴笑道,“那依着护士妹子的说法,我应该没事去片场的舞台上吊吊嗓子,在做演员之前,我学的是黄梅戏,好久没唱戏了,估计嗓子都生锈了呢。”

    小护士笑道,“只怕姐姐的金嗓子一亮,这青影片场的生意又该遭殃了,保不齐又得停业整顿一段时间了。”

    白晓柔道,“二位姐姐,这帮警察好像是来找人的。”

    曾雨晴道,“他们来找谁?是找那对禽兽父子还是找那个臭要饭的?”

    白晓柔道,“当然是在找老周和周晓光了。”

    小护士冷笑,“就凭他们,能找到才怪。”

    三个女鬼相拥着,哈哈大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