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吩咐一个警员陪着于勇和何香等120,一行人再度赶往银宝大厦。

    到了银宝大厦之后,直奔秘密通道。

    一群警察打着手电走进通道,通道顿时被照得亮若白昼。

    通道里栖息的无数老鼠、蜘蛛和蜥蜴之类的昆虫和小动物惊得纷纷四散奔逃。

    叶天走在最前面带路,重新回到地下室,才发现这里的空气是多么的污浊不堪。一向爱清洁又重保养的何楚耀立刻戴上口罩。

    庄梦蝶抱着暹罗猫紧跟在叶天身后,看着走廊两侧一间间无人的囚室,仍旧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俩人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很快找到那部变了形的电梯。

    牛队上前看了看,“这电梯都变形成这样了,还能用吗?”

    庄梦蝶道,“肯定能用,梁军就是坐着这部电梯上楼的。我们可是亲眼看着他上楼的。”

    一看见那部电梯,庄梦蝶怀里的暹罗猫再次变得躁动不安,它瞪大双眼,不住地发出低沉的呜呜声,肉呼呼的小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庄梦蝶急忙安慰它,“喵喵,没事的,不要怕。”

    牛队伸手去按电梯的开门键。

    庄梦蝶立刻惊呼道,“别开电梯门。那电梯里有一个浑身是血的老太太,她的脖子上还插着一把手术刀,特别瘆人。”

    叶天抓住她的手,安慰道,“别怕,这次咱们人多,几十个棒小伙子,再邪的东西也不敢出来触霉头。”

    牛队笑道,“之前他们片场的老黑也把这电梯说的邪了呼的,其实,不就是一部电梯嘛,死过人又怎么了?普天之下,哪没死过人呢?”

    噗吱嘎吱嘎

    电梯门艰难地打开了。

    原本坐在电梯里的老太太看见这么多人皱眉道,“好重的阳气呀,真是讨厌。”

    老太太脸上现出嫌恶的表情,然后她整个人嗖地一声,就像是被电梯顶棚的什么东西拽住一般,向上缩去。

    她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致于她的轮椅和她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团模糊的影子,一闪就不见了。

    牛队笑道,“你看电梯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嘛,庄作家,你就是自己吓自己。那老太太死在电梯里也是好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不用怕,早就时过境迁了。”

    庄梦蝶惊骇地睁大双眼,指着空无一人的电梯道,“不,她还在,我刚才明明看见她的,她整个人一下子缩到电梯顶棚上去了。”

    牛队走进电梯,抬头一看,只看见满是蜘蛛网的顶棚上,什么都没有。

    牛队朝庄梦蝶招手,“来,庄作家,你自己过来看。”

    庄梦蝶战战兢兢地走过去,伸出脑袋一看,电梯顶棚上似乎有一块黑色的东西,那黑色东西从顶棚里凸出来,尽管这电梯很久没人清扫,脏污不堪,可是仍旧能够看出,那黑色东西并不是电梯的一部分。

    那黑色东西看上去说尖不尖说圆不圆的,也就鸡蛋大的一小块,从形状上难以推断它是什么。仔细看去,那东西似乎还有着一定的纹理。

    暹罗猫似乎也看见那黑色东西了,它仰着小脑袋,冲着那黑色东西嗷呜嗷呜地叫唤。看来,它很不喜欢那个东西。

    庄梦蝶打着手电,踮起脚尖,凑上去仔细查看,等她看清那黑色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要凝固了。

    那黑色东西是一只黑布鞋,确切的说,只是一只黑布鞋的鞋面而已,就是老太太脚上穿的那种浅口黑布鞋的鞋面。

    耳边,再度传来老太太恶毒的声音。

    “还真是个讨厌的姑娘呢,带着她那只讨厌的猫又来了。”

    这话刺得庄梦蝶哆嗦了一下,然后,那凸出电梯顶棚的黑色鞋面开始一点点向顶棚里面缩,就这样一公分、一公分的,直至最后,全部消失。

    电梯再次顶棚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庄梦蝶再使劲揉眼睛,发现电梯顶棚除了密布的蜘蛛网之外,别无他物。

    哪有什么黑布鞋的鞋面呀?

    暹罗猫也再度平静下来。

    看着电梯顶棚恢复正常,庄梦蝶这才松了口气,“她已经走了,现在应该没事了。”

    牛队使劲摇头,“什么走了?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嘛。”

    庄梦蝶苦笑,“算了,不争这个了,因为你们看不见她,只有我能看见她。”

    牛队招手,“来,再多上几个人,这部电梯满载是13人。”

    几个警员走过来,刚要进电梯,被叶天拦住了。

    “等等,大家先不要进电梯,看看那是什么?”

    叶天指着电梯地板上一块紫黑色的污迹,走了过去。

    堵在门口的几个警员,立刻让道,让叶天走过去。

    叶天蹲下身子,仔细查看那块紫黑色的污迹,污迹也就巴掌大小,由于电梯里积满了灰尘和污渍,不仔细看,会很容易把它忽略掉。

    然而这块污迹很新鲜,很显然是前不久刚留下的。

    说它新鲜是因为这块污迹在手电照射下熠熠闪光,如果是陈旧性污迹,早就被灰尘覆盖,不可能有亮光了。

    叶天伸手,“庄作家,把棉签给我。”

    庄梦蝶赶紧打开背包,取出一支棉签递给叶天。

    叶天用棉签蘸了点紫黑色的东西,结果那东西到了棉签上变成了暗红色。

    叶天再把那东西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一股甜丝丝的铁腥味立刻涌进鼻腔。

    庄梦蝶紧张地问,“是血吗?”

    叶天点头。

    “不会是那个老太太的血吧?”

    叶天苦笑,“庄作家,你不是被那老太太吓傻了吧?老太太死了那么多年了,电梯里怎么可能还有她的血呢?”

    小张道,“那是谁的血?”

    叶天伸手K了小张一下,“当然是嫌犯的血了,嫌犯曾经被老周搀扶着进电梯上楼逃逸,重伤的嫌犯在电梯里留下血迹也再正常不过。”

    何楚耀道,“是周晓光的血迹吗?”

    叶天愕然,“周晓光?你们已经查到嫌犯的名字了吗?”

    何楚耀点头,“是的,我们通过DNA的亲缘关系查到周晓光。只可惜我们只是查到他的身份,找不到他的人。还是叶组长厉害,直接找到老窝了。”

    “我这也纯属于误打误撞,如果不是这个周晓光绑架了我和庄作家,恐怕我们也很难找到他的巢穴。”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