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用钥匙打开囚室的门,把束缚着强哥手脚的铁环打开,训斥道,“赶紧提上裤子,把你那丑东西藏起来。”

    强哥伸手提上裤子,嘟囔道,“这都是那个大块头造的孽,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叶天道,“庄作家,没事了,你转过来吧。”

    一直站在囚室门外,背对着囚室的庄梦蝶这才敢转过身来。

    强哥抱歉地笑笑,“这位小姐,真对不起,刚才我真的不是成心的,全是大块头那个混蛋干的坏事。”

    庄梦蝶抱着暹罗猫,鄙夷不屑地扁扁嘴。

    叶天冷哼一声,“别说大块头了,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强哥哪里还敢再吱声。

    叶天道,“这囚室还有其他人吗?”

    “有,还有一个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的。”

    庄梦蝶道,“他说的该不会是何香吧。”

    叶天厉声道,“那女的在哪里?”

    “具体在哪,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在这地下室里。”

    “除了那女的之外,还有别人吗?”

    “还有于勇。”

    “于勇?你怎么会认识于勇呢?”

    “于勇欠了我的高利贷。”

    叶天冷哼一声,“你给我老实待在这里,我现在去找于勇和何香,等我找到他们,咱们再一起离开这里。”

    强哥苦笑,“有这铁链拴着呢,我想不老实待着也不行啊。”

    叶天朝庄梦蝶一招手,“走,咱们找于勇和何香去。”

    庄梦蝶抱着暹罗猫,手里打着电筒,顺着走廊往前走。

    “这个地下室太大了,而且有这么多的囚室,找起来太费劲了。”

    正在这时,他们听见一个女人的啜泣声。

    “救命啊!救救我啊!”

    那声音虽然轻微,可还是被他们听见了。

    庄梦蝶禁不住喊了一声,“何香,是你吗?”

    啜泣声戛然而止。

    四下里死一般的寂静。

    “何香,你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又一阵沉寂之后,他们才再度听见啜泣声。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呀。”

    叶天和庄梦蝶赶紧循哭声跑过去,他们看见一个浑身伤痕、衣不蔽体的女人趴在铁栅栏上,满怀期待地望着他们。

    当她看见叶天身上穿的警服时,脸上立刻现出欣慰的表情,扑到铁栅栏上嚎啕大哭。

    “是警察!是警察啊!我终于等到了!”

    庄梦蝶道,“你是不是何香啊?”

    “是啊,我就是何香啊。”

    叶天把囚室的锁打开,何香抱着庄梦蝶哭得像泪人一般。

    庄梦蝶轻拍她的后背,“好了,没事了,你现在自由了。”

    “大块头呢?那个狗艹的混蛋在哪里?”

    “他应该已经死了。”

    “死了,我也想把他碎尸万段,这个畜生,简直不是人。”

    庄梦蝶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何香披上。

    何香在这边跟叶天和庄梦蝶哭哭说说的,可急坏了于勇。

    于勇和何香的囚室挨得比较近,他们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于勇扯开喉咙喊道,“何香,是不是警察来了?救我啊!救我出去。”

    何香这才想起于勇,“快,那边还有一个呢。”

    叶天赶紧走过去,打开锁,把于勇从囚室里放出来。

    四个人在走廊里汇合。

    庄梦蝶道,“咱们现在去看看梁军下来没有吧?”

    叶天点头,四人一起朝着电梯间走去。

    可是那部变了形的电梯依旧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电梯指示灯显示,电梯目前还在13层。

    庄梦蝶皱眉,“糟了,他还没下来呀。”

    叶天叹气,“算了,先不管他了。咱们现在先回到青影片场办公区去,先打电话通知王局派人过来,等下回来再找他吧。”

    “可是谢宝儿的尸体怎么办呀?”

    “尸体只能等一会儿打电话通知何楚耀,叫他过来拉走,咱们现在没车,搬不了尸体呀。”

    庄梦蝶点头,“好吧。”

    叶天道,“咱们目前就这么安排,先回到片场办公区,把何香和于勇先送医院。”

    于勇摆手道,“我没事,我待的时间短,没怎么挨打,主要是何香。”

    庄梦蝶道,“何香,你可以走路吧。”

    何香点头,“可以。”

    于勇道,“没事,我扶着她。”

    叶天一拍脑袋,“对了,咱们别把强哥给落下了。”

    庄梦蝶笑道,“差点把他给忘记了。”

    叶天走到强哥的囚室前,打开锁在墙壁上的铁环,却并没打开锁在强哥脚踝上的铁环。

    “喂,叶组长,你这是几个意思啊,你让我拖着这根铁链子怎么走路啊?”

    “别废话,走吧。我就是担心你跑了,才故意不打开你脚上的铁环的。”

    强哥不满地哼了一声,可是没招呀,只得一步一拖地跟在叶天身后。

    叶天道,“没办法,我的手铐不知被大块头弄到哪里去了。所以只好用这根铁链委屈你一下了。”

    脚上拖着个十几二十斤的铁环倒是不打紧,关键是,铁环内壁上的毛刺和小铁钉扎得要命,一动就疼得直叫唤。

    叶天道,“你就是个猪,你不会把你的裤管或者袖管撕下一截来,缠在脚踝上,那铁环不就扎不到你了吗?”

    强哥只得依言照做,撕下裤管缠在脚踝上,果然好了许多,至少能走路了。

    叶天带着强哥跟庄梦蝶、于勇和何香在走廊里汇合。

    强哥一看见于勇就破口大骂,“你个混蛋,老子的利息怎么办?”

    于勇吓得赶紧躲过一边。

    叶天笑道,“李强啊,我要是你,就先想想接下来会不会判死刑而不是关心还没收回来的利息。我奉劝你还是老实点,别再琢磨那些害人的招了。你走最前面,快走!”

    强哥心里郁闷无比,只得低着头走在最前面。

    叶天拿着枪紧跟在强哥身后,后面依次是抱着暹罗猫的庄梦蝶和搀扶着何香的于勇。

    一行五人径直出了秘密通道,走到那条无人的废街上。

    走出通道之后,强哥不自觉地回头看了看那棵高大的老槐树。

    叶天踹了他一脚,“看什么看!往前走。”

    “那里有……”

    强哥话说半截,还是咽回去了,心说,那里有尸体关我鸟事,我自己的屁股还没擦干净呢?

    “有什么有!你给我走。”

    叶天毫不客气地再踹他一脚。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