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所看见的一切,叶天和梁军自然是看不见的,他们所看见的只是庄梦蝶抱着猫惊声尖叫,然后拔足狂奔。

    叶天急忙追上去,拦着她,一把抓住她,使劲摇晃。

    “梦蝶,你到底怎么了?清醒一点吧。”

    “血!全都是鲜血,我浑身是血,喵喵也变成了一只血猫。”

    庄梦蝶像疯了一般的大喊。

    叶天道,“没有啊,没有血,一切都好好的,跟原来一样,你身上根本没有血,喵喵身上也没血。那些全是你想象出来的。”

    庄梦蝶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再看看怀里的猫,怔住了。

    果然,一切都跟之前一样,她身上一滴血都没有,而暹罗猫正被她抱在怀里,睁大惊恐的双眼看着她。

    “可是。那个老太太她就在电梯里,一把手术刀插在她的颈动脉上,鲜血四处喷溅,电梯里全是血。我亲眼看见的,叶天,你要相信我。”

    梁军跟过来道,“庄作家,这个地下室里诡异的东西太多,女人本来就很容易受环境的暗示,因为之前那个电梯里死过一个老太太,你就总是想着老太太,于是你就看见她了。其实这一切只是你的想象的。不信,你再回头看看那个电梯。”

    庄梦蝶大着胆子回头一看,果然看见电梯里空无一物。

    “大概这真是我幻想出来的吧。”

    庄梦蝶说完,搂紧了怀里的暹罗猫。

    暹罗猫像往常那样,张大嘴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她也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小脑袋。

    可是,正在这时,张大的猫嘴忽然变成老太太喊救命的口型。

    猫嘴咋变成人嘴了呢?

    庄梦蝶吃了一惊,瞪大双眼,才发现,自己不知怎的,又回到了电梯跟前。她想离开,可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反而迈步走进了电梯。

    “不要!不要啊!我不要待在这部可怕的电梯里。”

    她想跑,可是双脚就跟焊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

    低头一看,怀里暹罗猫的脸已经变成了老太太的脸,老太太满脸是血、面目狰狞,额头上血管暴突,她的白发上满是鲜血。

    老太太张大嘴巴,拼命大喊,“救命!救命啊!”

    那嘶哑而绝望的喊声就跟猪被屠户捅了颈子放血时发出的声音。

    紧接着,暹罗猫的两只小爪子也变成了老太太满是鲜血的双手,老太太伸手掐着庄梦蝶的脖子。

    老太太恶毒的声音也灌进她的耳朵。

    “去死!你去死啊!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投胎!”

    “不要!不要杀死我。”

    “不!你必须死!因为我要投胎。至于你,就好好地坐在这部电梯里等下一个倒霉鬼送上门把。”

    老太太恶狠狠地说完,再次用她那双如同鸟爪一般枯瘦的手使劲掐庄梦蝶的脖子。

    庄梦蝶哀求道,“可是我不想死啊。”

    “这由不得你了!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老太太说完,瞪着一双白多黑少、布满血丝的眼睛,咧着没牙的嘴大喊。

    庄梦蝶吓得心惊肉跳,她发现老太太的瞳孔正在逐渐缩小,到最后,竟然缩到只有针尖大小。

    老太太就是瞪着这样一双瞳孔如同针尖大小的眼睛在看着她。

    庄梦蝶抓住老太太的手死命往外掰,可是怎么都掰不开,眼见着她被老太太掐得直翻白眼,马上就要一命呜呼。

    叶天大喊一声,跑进电梯,把庄梦蝶从电梯里抱了出来。

    庄梦蝶的人一出电梯,那双掐在她脖子上的双手嗖地一下缩了回去。

    “这个年轻人,真是碍事!”

    庄梦蝶经过这一惊讶,彻底晕了过去。

    “梦蝶,你醒醒啊。”

    叶天给她掐人中,掐虎口,使劲喊她的名字。

    暹罗猫蹲在她旁边,舔她的手。

    过了好一会儿,庄梦蝶才苏醒过来。

    她一看见蹲在身边的暹罗猫,立刻起身朝后缩去。

    “不要,喵喵你不许靠近我。”

    暹罗猫不明其意,仍旧走过来,腻在她身上撒娇,就像它平时做的那样。

    庄梦蝶惊恐万状地盯着暹罗猫,它的小舌头每在她手上舔一下,她都不自觉地颤抖一下。

    不过,好在,这次,暹罗猫的脸没有再变成老太太的脸。

    叶天道,“梦蝶,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忽然抱着喵喵走进电梯,然后又抱着喵喵神情紧张地大吼大叫?”

    “不是我,我刚才看见喵喵的脸忽然变成了老太太的脸。老太太就在电梯里,她刚才伸手掐我的脖子,说我必须死,只有我死了,她才能投胎。”

    梁军苦笑,“可是电梯里啥都没有呀,我和叶组长一直就看见你一人跟表演单人小品似的,又喊又叫。”

    庄梦蝶辩解道,“那个老太太,只有我能看见,你们是看不见的。”

    叶天皱眉,“这部电梯是有点邪门。算了,咱们先不查这部电梯了,梦蝶一靠近这电梯就撞邪。咱们先查别的地方吧。”

    梁军皱眉,“可是,老周带着嫌犯很明显就是坐着这部电梯上楼了啊,咱们就这样撂下不管,那老周带着儿子还不跑路了。这周晓光社会危害性这么大,让他跑了岂不是放虎归山吗?”

    “这……”

    叶天看看庄梦蝶,再看看梁军感到很为难。

    庄梦蝶艰难地摇摇头,“可是我真的不能再靠近那部电梯了。”

    正在这时,她听见奇怪的声音。

    声音的来源方向仍旧是那部变了形的电梯。

    吱嘎吱嘎

    她猛然回头一看,看见一个空的轮椅在电梯里摇晃,轮椅的轮子跟电梯里的地板摩擦,发出难听的吱嘎吱嘎声。

    轮椅的前方,放着那双黑色浅口布鞋,椅子背上搭着老太太穿的白色病号服。

    这次,白色病号服不是纯白的,而是染血的,整件病号服被血染成了红色,就像是一件红色病号服。

    电梯里,传出老太太气若游丝般的声音。

    “姑娘,你就可怜可怜我这老太婆吧,把你的命让给我吧。我待在这电梯里无法投胎已经好多年了,如果你不肯帮我,我还得继续等下去。我讨厌这单调枯燥的电梯,每天只有我一个人待在里面,哪里也去不了,我真的受够了呀,姑娘,求你了,把你的命让给我吧。”

    老太太喊完,一双苍白得如同鸟爪般的手再次从电梯里伸了出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