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皱眉道,“可是这些人都去哪里了呢?李强的钱包在这里,他人在哪里?于勇呢?梁军,你在这地下室里摸了半天,你有见过于勇吗?”

    梁军道,“这个地下室很大,我也没全部走一遍,其实我拢共才进来两次,这是我进来的第二次。我只看见你们俩和那只猫,其他的人都没看见。哦,对了,大块头跟我说,何香还活着呢。”

    叶天和庄梦蝶怔住,“啊?何香?就是失踪的四位女演员之一吧?”

    “是的。”

    “可是何香人在哪里?”

    “据大块头说,嫌她太吵了,就把她锁起来了。至于锁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叶天道,“那咱们得赶紧找到何香把她解救出来。”

    看看这间小屋里实在找不出更多线索,三人只好走出门外。

    庄梦蝶蹲下身子,再次查看地上的血手印。

    这次,她从小屋中找回自己的背包,背包里有手电筒。

    打开手电筒,再次查看地上那滩血迹,果然又有了更多的发现。

    刚才,由于走廊里光线昏暗,只能勉强看清血手印。打开电筒之后,在那滩血迹的边上又出现两行模糊的血脚印,因为这两行血脚印是出现在走廊的暗影里的,所以在光线很暗的情况下很难发现它们的存在。

    两行脚印其中的一行是庄梦蝶再熟悉不过的44码的大脚印。

    而另一行脚印则是陌生的脚印。

    庄梦蝶道,“很明显了,地上44码的大脚印是嫌犯留下的,而令人惊讶的是之前咱们看见都是嫌犯留下的血指印,到了这里,血指印消失的同时血脚印出现了,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梁军道,“说明什么问题?”

    庄梦蝶道,“说明嫌犯到了这里之后,不再用爬而改用走了。”

    叶天禁不住噗嗤一乐。

    梁军道,“那就奇怪了,之前嫌犯连在地上爬都费劲,需要爬一下休息一下,到了这里,不但不用爬,还可以站起来走路了。”

    庄梦蝶笑道,“一点都不奇怪,你没看见44码脚印的旁边出现了一行40码的脚印吗?嫌犯之所以能够站起来走路,就是因为这个脚印为40码的人在旁边搀扶他的缘故。”

    梁军点头,“嗯,你这么解释,我就明白了。”

    叶天道,“那么这个扶着嫌犯走路的人会是谁呢?”

    庄梦蝶笑道,“不要着急,我用尺子量一量,也许就能知道他是谁了。”

    庄梦蝶从背包里拿出尺子量了一下,陌生的脚印是40码,男性皮鞋脚印。

    “根据身高和脚长的比例为7比1来推算,可以得知该嫌疑人的身高是175左右。再根据鞋底的磨损部位和磨损程度会随年龄变化而变化。随年龄的增长,其面积逐渐由落足点向前增大。年轻人的脚掌上扬幅度大,脚跟的着力面小;老年人走路时,脚是平的,行走迟缓拖沓,脚跟着力面大。根据他的足迹判断,这个人应该是个老年人了。”

    梁军笑道,“庄作家厉害呀,光看脚印身高年龄全看出来了。”

    庄梦蝶笑道,“还不止这些呢,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个脚印为40码的男人应该就是老周本人,因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阴森可怖地下室里、敢于扶着浑身是血的嫌犯逃跑的人除了老周,没有别人了。因为就算是个畜类,也总有个舔犊之情。看见儿子身受重伤,他不可能丢下不管。所以这个扶着嫌犯逃跑的人只能是老周本人。”

    叶天道,“庄作家分析得没错,这嫌犯一准是被老周给扶到什么地方去了,咱们赶紧追踪。”

    三人一起捋着脚印往前走,结果到了地下二层的电梯间。

    两行模糊的血脚印正是消失在电梯门口了。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老周扶着自己的儿子坐着电梯上去了。

    庄梦蝶一看见这部变了形的电梯,之前的种种不愉快立刻涌上心头。

    此刻,浮现在她眼前的是电梯里那个浑身是血、脖子上插着一把手术刀的老太太。

    一想起那个老太太,庄梦蝶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喵呜喵呜

    暹罗猫蹲在电梯门前,歪着脑袋顺着细细的门缝往里看。

    忽然,它开始变得狂躁愤怒,呜呜地低吼,伸出锐利的小爪子,使劲挠着门缝,像是正在跟电梯里的什么东西吵架似的。

    庄梦蝶吓得浑身发抖,大喊道,“喵喵,快过来啊,不要碰那电梯。”

    暹罗猫似乎没听见的主人的话,继续用小爪子挠电梯门,呜呜地怪叫,那刺耳的挠抓声和诡异的猫叫声,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既然暹罗猫不听话,庄梦蝶只好大着胆子走过去,蹲下身子,想把猫抱走,就在她抬头的一瞬间,她听见电梯里有奇怪的声音传来,噗塌噗塌的,像是有什么液状的物体正在从高处滴落。

    啊?电梯里面怎么会有这类奇怪声音呢?

    出于好奇,她顺着门缝往里看。

    结果看见一副奇异的场景。

    由于门缝又细又长,她所看见的场景也只是细细的一个窄条,而不是全部。

    首先看见的是轮椅的轮子,接下来看见的是病号穿的白色条纹服装。当然,这两样东西也只能看见一个细细的长条。

    她只能大致地推断出,应该是一个人坐在轮椅上。

    顺着那个细长条一直往下看,她看见一双黑色浅口布鞋。这双布鞋看上去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门缝里不断传出噗塌噗塌的声音。

    是什么东西在响呢?

    她下意识地望向那双浅口布鞋的旁边,血!一大滩血啊。

    原来那噗塌噗塌声就是鲜血滴落到地板上的声音。

    再顺着门缝往上一看,白色病号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染成红色。

    庄梦蝶禁不住尖叫一声,跌坐在地板上,身子一缩,往后退去。

    这时,门缝里一下子变黑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躁动不安地暹罗猫也跟着安静下来。

    正当庄梦蝶惊魂未定的时候,门缝里忽然露出一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她。

    耳边,响起老太婆恶毒的声音。

    “姑娘,你看够了没有?”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