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军带着叶天和庄梦蝶急匆匆地朝着放有木箱子的囚室走去。

    一走过去,梁军立刻就看见木箱子还跟之前那样,放在囚室内原来的位置。他急忙推开囚室的门,走了进去。

    “喏,谢宝儿的尸体就在那个木箱子里。”

    梁军抢先一步走进囚室,指着那个旧不拉几、看上去像是随便找了几块板子胡乱钉在一起的木箱子。

    这时,暹罗猫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噌地一下,跃到箱子上,喵呜喵呜地叫唤。

    庄梦蝶见状,急忙训斥道,“喵猫,你给我下来,知道那个箱子有问题了。你这个小马后炮。”

    暹罗猫并没有动窝,而是把两只小耳朵竖在头顶不断地转动,一副正在仔细倾听的模样。

    叶天道,“喵喵好像听见什么声音了?”

    三人静下心来,仔细听周围的动静,然而什么声音都没听见。

    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吹动着地下室内污浊不堪的空气。

    可是暹罗猫的小耳朵不住地在头顶转来转去,它看上去很不安。

    “喵喵,你先下来,不要站在箱子上碍事嘛。”

    庄梦蝶说着,伸手打算把暹罗猫从箱子上抱下来。

    正在这时,暹罗猫忽然眼睛一瞪,小胡须一翘,嘴里发出呜呜的警告声,身体后缩,后背弓起,看上去很警觉的样子。它的意思,庄梦蝶很清楚,是不许主人抱它。

    庄梦蝶的手僵在半空,感到很尴尬。

    “喵喵,你在搞什么?又不乖了,是吧?你给我过来。”

    庄梦蝶生气地走过去,打算硬把它抱下来。

    毕竟在大家马上就要打开箱子的时候,喵喵这时候忽然跳出来,站在箱子上,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作为一只乖巧可爱的小猫咪,暹罗猫可是很少会做出这么不聪明的举动哦。

    当然,作为主人,暹罗猫此刻的举动,也让庄梦蝶感到脸上无光。

    这时,暹罗猫忽然喵呜一声,从木箱子上一跃而下,窜进走廊里,往走廊深处跑去了。

    “唉吆,喵喵,你回来啊。”

    庄梦蝶追出囚室外,放声大喊。

    暹罗猫并不回头,而是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跑进走廊的暗影,消失不见了。

    暹罗猫不可思议的举动,令庄梦蝶很纳闷,她站在走廊里,盯着它消失的方向,怅然若失。

    叶天拉着庄梦蝶劝道,“庄作家,算了啊,喵喵就是这样,等下它自己就回来了。来,咱们先去看尸体吧。”

    梁军笑道,“你俩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哟。”

    叶天不以为然地笑笑,“尸体而已,做警察的,哪一个没见过尸体?”

    “这一具尸体相信是你们从未见过的。”

    梁军脸上的笑容诡异而神秘,反倒引起了叶天和庄梦蝶极大的兴趣。

    叶天苦笑,“一具尸体还能有什么古怪?”

    梁军唰地一下掀开箱子盖,一股浓郁的尸臭立刻散发出来。

    一具小巧玲珑的女尸静静地躺在箱子里,就像是睡着了般的安静。尸体保存完好,既没有变形更没有腐烂。

    叶天道,“没什么特别呀,跟所有的尸体都一样,一动不动,并没有跳起来诈尸。”

    梁军咳咳两声,“这具尸体的古怪之处并不在于诈尸。好了,不开玩笑了。要知道,这个谢宝儿已经死了一年多了。”

    叶天和庄梦蝶立刻瞪大了双眼,“嗯?谢宝儿已经死了一年多,尸体怎么还能保存得这么好呢?”

    梁军笑道,“那是因为大块头给谢宝儿的尸体做了防腐处理的缘故,谢宝儿咽气之后,他立刻放****的血,然后用福尔马林溶液反复冲洗血管。之后再挖掉尸体的眼睛、大脑和内脏,用干燥剂填充在尸体的颅腔和腹腔里。做完这一切之后,再在尸体的表面涂上厚厚的油膏和松香溶液。然后再在颅腔和腹腔内填上松香和干燥剂。经过这样处理过的死尸,就不容易腐烂了。”

    叶天很是惊讶,“梁军,你怎么知道得那么详细?”

    梁军笑道,“这可是大块头亲口告诉我的。”

    “亲口告诉你?你们之前有过交谈吗?”

    “是的,就在这间囚室里,大块头亲口告诉我,当年他打算QJ谢宝儿,遭到剧烈反抗,他一气之下就掐死了她,然后把尸体做成了现在的模样。”

    庄梦蝶皱眉,“我怎么觉得大块头处理尸体的方法怎么跟制作木乃伊的手法一模一样啊,你们难道不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就是制作木乃伊的每一道工序吗?”

    梁军点头,“是有点像,不过防腐工作完成之后,他并未用白布把尸体裹上。而是把尸体放在箱子里看着,每天握着尸体的小手,跟尸体聊天。”

    “每天握着尸体的手,跟尸体聊天?这大块头的脑子不是有什么问题吧?”

    “他当然有问题了。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处理尸体的眼睛、大脑和内脏吗?”

    庄梦蝶惊得张大嘴巴,“不是吃掉了吧?”

    梁军点头,“就是吃了,而且眼睛还是被生吞下去的。”

    庄梦蝶再也支撑不住,跑到囚室外,抓住铁栅栏,哇哇狂呕。

    喵呜喵呜

    暹罗猫忽然从走廊的暗影里冒出来,快速跑回到庄梦蝶身边,它用身体蹭着庄梦蝶的腿,看上去十分委屈。

    庄梦蝶蹲下身子,疼爱地拍着它的小脑袋,安慰道,“喵喵啊,都叫你不要乱跑了,你就是不听话。”

    她正准备把暹罗猫抱起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它的小爪子上有暗红色的东西。她用手摸了一下,感觉潮呼呼的。

    那是什么东西?

    由于走廊里的光线十分昏暗,她抱着暹罗猫来到囚室里,在灯光下,她看清楚了。

    暹罗猫小爪子上暗红色的东西是血!

    “喵喵,你的小爪子上怎么那么的血?你刚才去哪里了?”

    暹罗猫神情紧张,喵呜喵呜地叫唤着,似乎它也急于向大家传达什么信息。可惜的是,人类毕竟不懂猫的语言。

    人猫沟通,出现障碍。

    庄梦蝶重新跑到走廊上,她发现地上有一行梅花形状的血脚印。

    这行血脚印是从走廊的那端延伸过来的,很显然,暹罗猫肯定是踩到一滩血上,再跑回来,才会在地上留下这样一行血脚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