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道,“你们两个也太马虎了,查看尸体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先把枪收起来。”

    叶天笑道,“真心被他吓尿,以为死了,又起来诈尸。好了,庄作家,下次记住了,先缴械再查看尸体。”

    梁军道,“这下好了,一举破四个案子,实话告诉你们,我已经发现谢宝儿的尸体了。”

    叶天道,“哦?谢宝儿的尸体?在哪里?”

    “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看。”

    梁军朝叶天和庄梦蝶招招手。

    等梁军带着叶天和庄梦蝶走远了,原本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周晓光忽然动了起来。

    他喘着粗气,手抓铁栅栏,想要站起来,可是他的双腿和身体绵软无力,根本无法支撑他站起来,而且只要他稍微一动,头顶和背部的伤口便会呲呲冒血。

    时至今日,他才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既不是雷声雨声,抑或各种呻吟和惨叫,而是听着自己的身体持续不断地往外呲呲冒血的声音,那是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地流逝的声音啊。

    他试了好几次,仍旧无法站起身来,只得趴在地上,用手抓住地面努力往前爬。

    “爸爸!爸爸!救我啊!”

    不知怎的,此刻闪现在眼前的却是父亲那张严厉而慈爱的脸。

    眼泪和鲜血一起流下来,模糊了双眼的视线。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如此,每次当他受到委屈或者闯下无法弥补的大祸,他总会习惯性地投入父亲的怀抱,不论是父亲的责骂和爱抚,都能让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再度平静下来。

    “爸爸!我好疼,好疼啊!”

    这时,他听见自己最讨厌的声音猫叫声。

    喵呜喵呜

    又是那只讨厌的小肥猫!

    就听见噌噌噌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个小绒球似的东西从他身边跑过,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停住,歪着脑袋打量着他。

    “滚!给我滚开!”

    他愤怒地伸手驱赶它。

    可是它依旧蹲在那里,那双大眼睛里充满了嘲讽。

    它离他只是两步远而已,要在平时,他满可以一个箭步窜过去,一脚跺在它那可恶的小脑袋上,再使劲用脚把它的头碾碎。让这个低等生物明白,藐视他的下场。

    可是现在,他真的不能,两步远的距离,他至少需要爬十分钟,这十分钟当中有五分钟是用来喘气的。

    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自己粗重的喘息声,那既像是呼呼的风箱声又像是病人到了肺结核晚期喉咙里塞满了浓痰的声音,即使是天底下所有可怕的声音全都加在一起恐怕也不如自己这即将断气的喘息声瘆人。

    喵呜喵呜

    这个小混蛋,还在前面看着他。

    “滚开!你大爷我死不了的。”

    话说老周被儿子打晕之后,一直躺在床上,处于昏迷状态。

    听见砰砰砰的枪声,老周立刻从昏迷中惊醒,噌地一下翻身下床。

    糟了?

    怎么是枪声?

    难不成是自己不省心的儿子出事了吗?

    老周慌慌张张地拉开门,刚要往外跑,低头一看,差点没吓晕过去。

    地上趴在一个血人,这人不光浑身是血,就连脸上也满是鲜血。

    在血人边上,还蹲着那只讨厌的小肥猫。

    正错愕间,却看见那血人举起一只手,用断断续续的声音喊道,“爸爸,是我呀,我是晓光啊。”

    “啊,晓光啊。”

    老周仔细一瞅,可不是嘛,这虎背熊腰的,真的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周晓光呀。

    “爸爸,我疼啊,我好疼啊!”

    老周看见儿子成了这样,心疼得立刻掉下泪来。

    “儿子呀,你咋搞成这样了呢?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老周蹲下身子,想把儿子扶起来,可是以儿子小两百斤的体格,他又哪里扶得动呢?

    “爸爸,快!快把这小畜生赶走,我不要再看见它,它盯着我的模样,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我受不了它,爸爸,替我赶走它,求你了。”

    周晓光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禁不住一阵咳嗽,喷出一口鲜血。

    老周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砖,朝着那只小猫扔过去。

    “快滚!你这不吉利的小畜生。”

    石块飞过去,小猫喵呜一声,灵巧地跳过一边,躲开石块,然后一扭身,朝着走廊深处跑去了,只留着一个肉呼呼的小背影和一串清晰的梅花脚印。

    老周跪在地上,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

    “好了,那只多事的小畜生被我赶跑了。现在,告诉爸爸,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是不是有人开枪打了你?”

    周晓光有气没力地点点头,“是的,爸爸。他们来了,是他们朝我开枪的。”

    “他们是谁?”

    “警察。”

    “啊?是不是牛队带人找到这里来了?”

    周晓光摇头,“不是牛队。是那个臭要饭的,他是个警察,他装成要饭的,就是为了调查咱们。刚才是他跟叶组长一起打的我。他俩一个用棒球棍打我,一个用枪打我,他们想杀了我,可是我没有死。”

    “他们一共就两个人吗?”

    “还有那个跟叶组长在一起的女孩,是三个。不过等下,就不是三个人了,他们一定会把何香、于勇和谢宝儿全都放出来。等下他们就是六个人了。”

    老周摇头,“没有谢宝儿,谢宝儿早就死了,我跟你说过无数遍了。”

    “可是她根本没死啊。”

    “算了,不争这个没用的问题了。咱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他们马上就会来个彻底的大搜捕。”

    “爸爸,咱们能去哪里?”

    “乖儿子,告诉爸爸,你还能走路吗?”

    周晓光摇头,“不能,我站不起来了,那两个混蛋打我,我现在伤得很重,我只能爬。”

    老周想把儿子背起来,可是他已经老了,儿子也不再是十岁的小男孩,他背不动儿子了。

    老周搂住儿子,嚎啕大哭,“晓光,爸爸真没用,人家马上就要来抓咱们了。可是爸爸居然背不动你。”

    周晓光擦去父亲脸上的眼泪,哽咽道,“别担心,爸爸。只要您扶着我,我就可以走路了。”

    老周点头,“好。”

    于是,年老的父亲搀扶着年轻力壮的儿子朝着地下二层的电梯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